雪天的温度

◎ 郑京鹏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肖 华 发布时间:2017-12-01 11:37

清早起来,从窗户往外望去,只见一场皑皑白雪覆盖了山、道路桥梁、房屋车辆,以及绿地上的花草树木,真有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味道!真是难得一见啊!心里一阵欣喜,决定去观赏这难得一遇的雪景。

来到小区的大门口,一股寒风迎面扑来,不禁打了个寒颤。鼓足勇气走进冰天雪地里,因为我心中有美好的愿景,这就能够克服遇到的艰难险阻。大概十多岁的时候,我在家乡村小的学习生活结束,考进了位于乡场上的学校。对一个乡村的孩子来说,每天都要步行到离家十多里远的乡场上去读书,春、夏、秋三季都不是问题,最难熬的要数冬季,尤其是下雪天,那时的物质条件极其艰苦。

下雪天,身上还穿戴着薄薄的旧衣旧帽,最不好将就的就是脚下了。晴天穿的草鞋、布鞋,在雪天就不管用。因为穿上它们,很快就会被融化的雪水浸透,跟不穿一个样。因此家境不好的孩子,干脆就赤裸着双脚去上学。我的家境还算稍好一点,上学还有一双破旧的黄胶鞋可穿。然而,破旧的胶鞋怎能抵挡得住雪水的浸透呢,只能是自我安慰而已!为了防滑,我们都用稻草搓一根绳索,绑在脚上。到了学校,才用带去的烘笼烤干湿脚、湿鞋,换上带去的草鞋、布鞋。现在回想起来,虽然仍有一些心痛之外,更多的则是自豪。因为那时我们心中,有一种“知识改变命运”的美好愿望。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愿望,我们便有了一种精神的力量,心中才产生了一种“高温”,肢体才得以活动,战胜雪天!

后来参加了工作,我在一所镇上当中学教师。那时正逢大干快上的年代,“战天斗地”的口号不绝于耳,到处都摆开了修造梯田的战场,即使是下雪天也没松懈。我们学校也投入到了学农、支农的热潮之中,师生们都被轮流安排去参加劳动。一个白雪覆盖大地的早上,我还躺在床上,听得寝室外的机耕道上,响起了一位中气很足的男子的嗓音:“出工了,今天去学校对面,把山包上的那块梯田修完。”我知道,那嗓音是从附近生产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口里发出来的,他是县里“战天斗地”的先进典型!这天也正是我带领自己班上的学生去参加劳动的轮次。我迅速地起床,精神抖擞地往对面已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山包上走去!这时,学校的起床钟声也敲响了。我去到教室,给学生们作了动员,在当时宣传口号的鼓动下,大家吃过早饭都去了。书记笑呵呵地站到学生们面前,抖了抖身体说:“这雪天的天气呀,就跟弹簧一样,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你们看,经过前一阵的劳动,我现在一点都不冷了。为了实现‘梯田满山岗’的美丽前景,我们就得大干快上!”在书记的鼓励和带领下,学生们一扫不愿意的情绪,搬的搬石头,砌的砌堡坎,终于完成了任务。现在回想起来,支部书记的不畏严寒,我和学生们的不畏严寒,都是因为心中有那个“梯田满山岗”的美好愿景。

今天,物质条件得到了极大地改善,防寒的措施也增添了不少。我看看自己,穿戴着防寒服、防寒帽、防寒靴,再也不会备受寒冷天气的煎熬了。然而,为什么还是有不少的人害怕严寒,不敢外出观雪赏雪呢?那是因为,他们缺乏一种精神力量的支撑!我以为,尽管物质条件好了,但心中美好的愿望、美丽的前景不能缺,敢斗严寒和战胜困难的精神不能丢。只要有了美好的愿景,有了敢斗严寒和战胜困难的精神,面对自然界雪天低下的温度,不仅心里的温度会得到改变,生理的温度也会改变。

这样想着,望着满天飞舞的白雪,我禁不住吟诵起了古人那“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诗句,身体里似乎增添了更大的热量,便闲庭信步般地继续往前方走去……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市作协会员)

上一篇:哑妞的一生
下一篇:人生,要减负前行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