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

◎ 董运生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肖华 发布时间:2018-03-30 11:31

清明时节,细雨纷纷,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阡陌之间,三五行人,不疾不徐,从从容容。田间的小道上,花儿正肆意地怒放。蒲公英、油菜、玉兰,大的小的,高的矮的,赶着趟儿,仿佛倦了一冬的大姑娘,终于攒够了气力,一起赶走严寒,将春天点亮。

周末,我从大伯屋前走过。大伯的房子坐西朝东,背靠浅山,面朝小河,冬有暖阳,夏有凉风,也算称得上“宜居”二字。大伯节俭惯了,我们也很尊重他的习惯。近二十年了,邻居们的房子不少已变成了砖混结构,大伯的还是照旧。大伯门前是一大片玉兰,红的、白的、黄的,花开时节,俨然一片花海。大伯喜欢养花,月季、牡丹、石榴、凤仙、兰花,知名的、不知名的,只要喜欢,从来不惜力气养到院里。现在好了,无须劳神费力,门前就这么大一片玉兰,再加上阡陌之间的各色菜花、野花,目遇之而成色,耳闻之而为声,以花为友,可以修心,可以养性,准能对上大伯的脾胃。

大伯走的前一天是大年三十,他也没歇着,还冒雪挑着一百多斤的担子,走了十几里山路。大伯不抽烟,喝一点小酒,喜欢打点小牌,但一年中他也只在大年初一打上一天。家境贫寒,农活儿又多,两根纤绳,深深地套在他的肩脖。新年第一天,天极冷,雪花羽毛般地从天空飘下,天不亮时地上就已积了厚厚一层,院子里静极了,仿佛时间停止了流动,只听见白雪无声的哀歌。大哥过来我家报信时,我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大伯向来无病无疾。大伯走得太急了,一年中的第一顿饺子都没吃上,更别说兄弟几个打上几局牌;大伯许是太累了,一觉睡去,竟忘记了醒来的时间;许是走得太早,或是走得太轻,他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一棵桐树倒了,风风雨雨,留下了款款窄窄,不到五十个年轮。四十九岁,按现在的标准,还是中青年。一个家的顶梁柱倒了,一个家头上的天塌了,一群兄弟失去了大哥,一帮侄子没有了大伯,一位母亲白发送黑发。

送大伯走时,父辈和兄弟们都放声大哭,唯独我没有落泪,尽管我知道,盖棺后除了梦中,从此将再无见面之时。为此,长辈们说我心硬,我也愧疚了多年,生就心软的一个人,却偏偏没有落泪。而今想来,不是不悲,而是当时还不懂得大悲无泪。

我伫立良久,无言。雨丝飘湿了头发,一滴水自额上滴下,摸一摸,和二十年前心里的泪水一个味道。四围的辛夷花开得正盛,清风拂过,三五英落。无由地,一首王维的小诗涌了上来:“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逝者如斯,生者惟有更好地活着,方不负这十里春风,陌上花开。

(作者供职于重庆三峡学院,系万州区作家协会会员)

上一篇:岁岁清明
下一篇:买鱼奇遇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