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阿妹

◎ 刘永梅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小凤 发布时间:2018-04-20 09:43

每月发务工补贴那天,苗阿妹总会换掉褪色劳保服、解放鞋的装束,身着苗装出现在社区便民服务大厅,我们竖起大拇指表示看见她了,阿妹莞尔一笑,就站在边上等着。待工作人员拿出劳务补贴表,她签上姓名、摁上手印、接过工资,小心翼翼地揣在衣包里,挥手道别抿笑着离开。

居民楼原来的清洁工辞职后,李大姐就介绍来了自己的弟媳苗阿妹,说她不嫌脏不怕累,愿意做楼层清洁。我们从李大姐处得知,苗阿妹上初中时生过一场大病,失去了说话能力,与她交流除了手势比划,就是写字。李大姐的弟弟在工地上干活,有一天没一天的,家里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两个孩子要抚养,家庭负担很重。

第一次见到苗阿妹,她不高不矮,皮肤白净,两颊带红,乌黑长发盘成了饱满的发髻,炯炯有神的眼睛满含笑意。很快,就与我们谈妥了。

苗阿妹做楼层清洁一周后,楼栋里的居民来到社区大厅,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新来的清洁工,收垃圾时从顶楼拖到底楼,一路汤汤水水,我们若是踩滑了,哪个负责?”“她半夜两三点,还听得到她上下楼的脚步声,我心烦!”“她看到我们只是笑,从不招呼人,一点礼貌都没有……”

见状,社区工作人员开始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与居民沟通。

“拜托亲们倒汤水时,请多加层垃圾袋,原来的清洁工就是因嫌劳务补贴低,清洁又难做才离开的,至今为止,我们还有不少住户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拒交每月20块钱的服务费……”说到这里,一些人开始闪躲不再开腔。

“我们会转告她,楼层清洁早晨5点开始做,叮嘱她走路时注意脚步声,尽量不影响到大家,行吗?”一些人点点头,表示同意。

说到第三个问题时,我降低了声调,说:“她是一个压根儿就不会说话的苗家妹子,她的微笑就是最善意的招呼……”

话音刚落,人群沉默了几秒又炸开了——

“什么?不会说话,原来这样啊!我们误会她了!”

“这工作辛苦,起早贪黑,又脏又臭,一年365天无休……”

“是少数民族妹妹呀?还是两个孩子的妈,我们这些有退休工资的老头老太婆不是应该多照顾下人家才对么?生活不容易,她干这份体力活很苦,我们还是应该体现下民族团结精神嘛……”

最后,居民们一致表示让苗阿妹留下来,不再要求换人。

一个月后,居民们又涌向社区大厅。

江婆婆粗嗓门一亮:“苗阿妹做的清洁巴实,楼梯角的灰尘,她硬是用手捧起装背篼里的,我还没见过哪个楼层清洁员这么做过,我们几十家住户只认这个苗阿妹。”

至此,居民楼的清扫保洁工作总算是协调好了!

平日里,我们总会看见阿妹去垃圾转运站倾倒垃圾,每次她都会将垃圾桶里里外外冲刷得干干净净,在听不见的赞许声中,默默地又将垃圾桶拖回居民楼。

每月领劳务费时,盛装打扮的她总让我们心里如沐春风。

居民楼老化陈旧,离拆迁的日子已不远,不知道苗阿妹到时又能去哪儿挣钱养家糊口……

(作者供职于万盛经开区万盛街道)

上一篇:陪你看桃花
下一篇:小面的味道
相关文章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乡间响起了“法制喇叭”……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法律维系社会,正义铸就和谐。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赡养方面的法律知识5月30日,酉阳县李溪镇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