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贫困

◎ 罗 涌

文章来源:重庆法制报 责任编辑:肖华 发布时间:2018-10-19 16:11

年底就要申报脱贫摘帽了,县里向每个乡镇派出“驻乡工作队”这支轻骑兵,主要任务就是脱贫验收前的预演,对全乡农户摸排走访,一户一册,户户过关。

今天我们走访的这家非贫困户,以为遇上钦差大臣,开始发飙。走进院坝,第一印象脏乱差,院坝长出了杂草,洗衣机就放在屋檐下,污水直接排在梯坎上,流在坝子里。

待我们介绍身份后,女主人跟我们套起了近乎,表示友好,当我们问及家庭收入时,她便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说:“我家没有什么收入,两个老病号,这日子啷个过哟。”我一听便吃了一惊,果真如此?属于典型的贫困户对象识别不精准,应纳未纳,这还了得。但我咋看都不觉得这两个人是生了病的人,而且是没有收入来源的病人,身体结实,说话流利爽快,行动敏捷。见我们犹豫了,男主人从屋里拿出医院的诊断书,想得到进一步认可。我看了看,好家伙,冠心病、腰椎病、肠胃病,一共五种疾病,还真是病人,一时也不好拿捏。

此时,正在厨房、厕所、院坝“三改”验收的村主任一行人正好路过,跟我们打招呼。男主人声音顿时提高八度,竟然又提出一只拉杆大箱,打开后,将里面的药抓出一把,撒了一地:“你们看,你们都看啊,你们都有眼睛的,这都是药,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说完就朝着路边站着的村主任,大声叫嚷起来:“去年我申请低保,不晓得怎么回事,上级领导们硬是没批准,公平吗?贫困户要什么满足什么,非贫困户的困难咋就没人理睬呢,这不公平吧!你们看看,这是不是实际情况,我是不是因病致贫,该不该享受低保兜底。”

村主任很忙,没撂下一句话,扭头走了。

当我问到女主人的病情时,她不好意思起来,男主人便替她帮腔:“呵呵,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反正,反正就是流尿。”我问有否病历或者诊断书,女主人一听,几步下到院坝里,离得我们远远地说:“我没去过医院,只是找人问过,说是生小孩时,挤压了膀胱,兜不住尿,这算病,无法医治。”说完一脸羞涩。我认真地记下这家人的所有问题,准备走访完成,提交乡政府研判整改。

中午吃饭时,我跟村主任提到这家人的困难时,村主任猛地摆起了头。他嚼完一只开山脑壳吞了下去,回答说去年就数他家闹得最凶,村里确实讨论过他家吃低保的问题,但村民不投票,我也没办法。我进一步询问时,村长已经有些不快了:“他家女儿当老板,在城里买了房子。”见我不高兴的样子,村主任立马解释说:“他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他敢不敢和我当面对质?哼,我上了手段的。”“什么手段?”“‘侦查’手段!对付这种人,就得有证据。我知道他关键时刻要发难,我不得不留一手,音频视频都有,他在装穷。”说完,便从手机里调出图片给我看:“这才是真相,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走访看见的,是眼球贫困。”

我只好闭嘴,一口饭在嘴里,像吃了一颗酸枣。

(作者单位:石柱县检察院)

上一篇:荔枝生巴峡间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党校的黄葛树 党校的黄葛树
    摄影 朱智 夏季轮训,再次走进了市委党校,被里面的黄葛树们深深吸引。 十字路口中央用石台围起的那棵参天黄葛树,独领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打动你的,不止是情怀……
    用文学的力量推动法治进步。5月21日,重庆法制报《了然》副刊创刊两周年“心动了然·情系法治”活动在重庆嘉瑞酒店举行
    秋
    驼 铃 驼 铃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寻梦 一个少年的足球情怀
    梁启超先生曰: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铿锵玫瑰特别的爱
    人类的爱,有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然而,有一种特别的爱,却鲜为人知。它是一群特别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为特别
    拨亮心中那盏灯 拨亮心中那盏灯
    牵挂 牵挂
    (一) 牵挂,不仅仅是一种情愫,更是一种操行,一种品质。对此,重庆璧山区公安局反信息诈骗中心主任伍悦,有自己的诠释
    有个警察叫徐鹏 有个警察叫徐鹏
    三年前,也是夏天,一则轰动重庆的新闻,给这座火炉般的城市横添出几分烦燥,几分闷热,连同几分不曾有过的恐怖: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