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热门关键词:  发布  法治  平安 合阳

父母的宠物

◎杨旭军

来源:重庆法制报 时间:2020-12-04 编辑:肖华 阅读:

  得知母亲住院的消息,我的天一下子就塌了。

  弟弟打来电话说,母亲是和父亲牵着毛驴拉肥料时,毛驴不听话,拉翻了板车,被压的,受了些内伤,所幸没有大碍,住一段时间的医院就好了。

  虽然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我仍然不能释怀,我恨那头毛驴。我于是把所有的怨恨发泄给哥哥。父母年纪大了,干农活已是力不从心,我们兄妹都在外,不放心,怕出事,劝了无数次,叫父母不要再种地了,但父母就是不听,理由很简单:“我们不种了,娃们回家来吃啥!”父母怕我们兄妹回去挨饿!

  后来兄妹们商量,劝是没有用的,干脆把犁地的毛驴卖了,父母没办法耕地,自然就不种了,这是治本的办法。联系的买主来了,父母坚决不同意,母亲哭得跟孩子似的,拉着毛驴不放,哥哥心软了:“算了吧,养了一辈子牲口,突然没有了,寂寞,就当宠物养着,做个伴,以后少种点田地,当活动筋骨。”哥哥是长子,我们只好听他的。父母也答应了我们,以后少种些。

  但背着我们,父母照样把所有的地都种上了。这不,终于出事了。我气愤地打电话数落哥哥,早把驴子卖了,就没有这事。这回哥哥真的怕了,无论如何要把那头该死的毛驴卖了。不想,从来不会拨电话的父亲央人拨通了我的电话,他是给毛驴说情的。电话中,父亲嗫嚅着说:“伤了你妈妈是怪我,不怪毛驴,怪我——”父亲说,当时毛驴在前面拉,他在掌辕,妈妈牵着毛驴,车太重,下坡时,父亲本来应该搡住车,但年迈的他力不从心,板车快速下滑压倒了毛驴,母亲心疼毛驴,想把毛驴掀开,结果,倒下的毛驴重重地压住了母亲。

  “不怪驴,怪我——”父亲生怕冤枉了驴子,对自己充满责备。他还是舍不得卖驴子,我的心紧了一下,眼泪一下汪满了眼眶。

  我其实很理解父母,一辈子在土里劳作,牲口是他们的得力帮手,和他们相依为命,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父母像疼孩子一样疼着它们,甚至宠着它们,说毛驴是父母的宠物毫不过分,父母心目中,牲口是有感情的。

  记忆中,父母养过许多这样的宠物。

  包产到户的时候,我们家分到了社里一头小骒马,枣红色的,实在漂亮得很,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那个年代,一头好牲口可是一家人的寄托啊!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父母把小骒马打理得膘肥体壮,他们甚至舍不得让它出大力,但这头小骒马最终辜负了父母。有一天,它忽然病了,发疯般地用头擂墙,父亲请来了最好的兽医也无济于事,折腾了两天后,小骒马死了。父亲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了两天,然后长叹一声,背着手出门了。中午时分,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踢嗒”声,父亲赶着一头毛驴进了门。

  那是怎样一头驴啊!身上的毛落了不少,一块一块露出褐色的皮,耳朵耷拉着,更要命的是,它一条后腿是残废,似乎短了半截,每走一步,屁股就往旁边甩一下,它认真而吃力地走路,身后留下一路杂沓的蹄音。这头又丑又残的驴子,是父亲花了三十二块钱买的,连母亲也没有对它寄予希望。

  但它仍然是一家人的期望。父母认真饲养它,它竟慢慢地毛色光亮起来,但它毕竟是残疾,使不上大力。犁地时,哥哥在旁边帮着拉,看着前面一拐一瘸的毛驴和瘦骨嶙峋的哥哥,父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总是不忍心将犁头插进土里。就是这头残疾驴子,帮父母度过了难关,它不仅完成了所有农活劳作,还给我们家生了三头小毛驴,父母卖了两头,一头留下来耕田,我们家生活状况从此大大改观。瘸毛驴是我们家的功臣,后来它老得无法动了,父母仍舍不得将它卖到屠宰场,它连草也嚼不动了,母亲给它熬粥喝,一直给它养老送了终。

  后来这头毛驴也是瘸毛驴的后代。父亲是种庄稼的好手,也很会调教牲口,把它调教得极通人性。哪块地是我们家的,它记得一清二楚,平时下地,它驮着肥料种子前面走,父亲挑着犁具后面跟着,父亲落到后面了,毛驴不知道去哪块地,如果正好走到我们家的一块地头,它会停下来等父亲,父亲赶上来说声“不是这儿”,它就继续往前走。田种完了,父亲还要做些善后工作,就把把农具往毛驴背上一搭,说声“回去吧”,它就驮着农具“嘚嘚嘚”地回家了,绝不会乱跑。

  儿女长大了,我们天各一方,家里只有父母,毛驴是他们的伴,母亲常说,有毛驴在,家里好像多了个人。父母偶尔走亲戚,从不在外面过夜,毛驴是他们的一份牵挂,他们生怕它饿着渴着,再晚都要赶回去。久而久之,毛驴竟然能听出来父母的脚步声,听到父母往驴圈这边走,它就撒娇似地“昂昂”叫唤。一次,家里修房子,驴圈也暂时拆了,毛驴被寄在一座闲置的空院子里,偌大的庄子晚上只有毛驴一个,它竟整夜地叫,不肯吃草,父母就不停地跑去看。后来房子修好了,母亲迫不及待地将毛驴牵了回来,还高兴地打长途电话给我:“我把咱家的毛驴给牵回来了,它一个拴在外面,怕。”

  我笑得不行,说:“一头驴子,它哪儿知道怕!”

  母亲认真地反驳:“怎么不知道?人物一理,怎么不知道!”

  母亲住院花了4000多元钱,按照市场价,这些钱至少可以买5000斤小麦,而父母一年辛辛苦苦,远远收不到这么多粮食,还不算种子化肥,不算劳力,更不算养毛驴的花费,这也成了我们说服父母卖掉毛驴的理由,但父母不算这样的账。母亲甚至有点蛮不讲理:“不卖,就是不卖。我们的力气咋能算钱!”

  她伤情稍稍好转,还躺在病床上时,就也给毛驴说情,竟和父亲说的如出一辙:“不怪驴,是怪我们人,怪我们人老了,不中用了!”

  我们终于还是没有卖成驴。知道了父母的不舍,哥哥还是那句话:“养着吧,给父母做个伴。”于是,父母一如既往地宠着毛驴,而我们也似乎从父母对毛驴的不舍中,觉出了年纪愈来愈大的父母,在儿女天各一方后的深深的孤独!从此,谁也不提卖驴的事。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剥夺毛驴能给父母的那一点点慰籍呢?

(作者系媒体人)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追寻法治足迹见证光荣历程
    12月27日,由市委政法委、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市作家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制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制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