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我们去康定致敬爱情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6-25 编辑:谢琳 阅读:

  唱了几十年的《康定情歌》,萦怀了半生的念想,终于在这个多雨的初夏,去了康定,夙愿得偿。

  最早知道《康定情歌》,知道万千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迷离和浪漫,是初中时代。身体正在快速发育,精神正在开枝散叶,忽然有一首这样咏颂爱情的歌传入耳鼓,叩击心房,恰如在春天的处女地里撒下种子,便毫无顾忌地发芽长叶,迅雷不及掩耳地开出花来。

  其实,我们那个时候唱得更多的是苏联歌曲,《小路》《喀秋莎》《山楂树》《纺织姑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学俄语很难,名词形容词的性,动词的格,还有无处不在的弹舌音,弹得我们舌头发麻清口水长流,脑袋被弄成了一锅浆糊。第一学期,俄语不及格,这可是我上学读书以来第一次考试不及格。懊恼灰心丧气,觉得丢死了人!

  俄语老师刚刚大学毕业,花样年华,正在热恋之中,面对班上大半同学俄语不及格,也是挠头抓腮不知所措。有一天其女友来访,他俩在办公室用俄语唱《小路》: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窗外围了一群看稀奇的学生。忽然间开了窍,他决定以歌为桥,把孩子们引上学习之道……于是每次俄语课前几分钟,我们教室里都是歌声飞扬!

  效果很好,我的俄语成绩突飞猛进,由不及格到及格,由及格到优秀,最后还当了俄语科代表。俄语老师大悦,为快速提高我的俄语水平,给我介绍了两个苏联女学生留德米拉和柳霞,一个在列宁格勒,一个在托姆斯克,我们一直用俄语通信。现在想来,俄语老师实际上是我音乐的启蒙人,他不仅仅教我们俄语歌曲,也教我们许多中国歌曲,其中就有这首《康定情歌》。我还在多次歌唱比赛中演唱得了头奖。

  终于言归正传。这首歌在我幼年的心里訇然打开了一扇窗、一片天,随着青春荷尔蒙与日俱增,也就有了许多朦胧的幻想。后来的十年浩劫中,《康定情歌》一度成为靡靡之音不能传唱,直到雾霾散去天清气爽,我考入四川音乐学院,方才又听见了那清丽婉转摄人魂魄的旋律。

  说来也巧。我的班级辅导员竟是一个从甘孜藏族自治州文工团调来的美丽女孩。从此更增添了对康定城的幻想。辅导员其实就是管天管地管思想管生活的班主任,她比我岁数还小,很漂亮,很苗条,皮肤白皙,说话轻声细语,有书卷气。我问她:“你是从康定城来的吗?是从跑马溜溜的山上来的吗?”她很单纯地说:“是啊,有问题吗?你和那儿有联系吗?有故事吗?”女辅导员一嘴的成都话,倒把我给弄尴尬了。“哈哈,没有没有!”我连忙打住。(必须备注一下,这位女辅导员后来成了四川音乐学院著名的民族唱法教授,至今仍活跃在声乐教育舞台上。)我的声乐老师程希逸乃川音出了名的权威教授,曾是重庆青木关音专的高材生,他制定的教案是不可轻易改动的,我却提出希望他指导我唱《康定情歌》。程老师眉毛一蹙正色说:“你晓不晓得,许同学,那是民歌,你是美声,不适合唱那种调调,我的课是不会教你唱民歌的!我晓得你们年轻人喜欢唱爱情歌曲,我们美声唱法的情歌多得去啦,意大利的、法国的,呵呵够你学的啦……”自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跟老师提《康定情歌》,老师哪里知道华彩少年时代的我们,这首民歌陪伴着我们成长,在我们生命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启蒙意义啊!

  初夏五月,终于来到唱了几十年也没见过的跑马山康定城。心情很舒畅很放松,一路上都在温习那熟悉的旋律和歌词,心想兴许会有一展歌喉的机会。山很高,天很蓝,云很白,河很清,一路顺风溜溜的无碍无险没有高反,就这样到了这座向往了几乎一辈子的城市。

  与我预测的相反,没有人和你唱《康定情歌》,倒是街头巷尾时有袅袅旋律飘出,如丝如缕,如咏如诉,成为这座城市的血脉与灵魂所依所系。这类音乐旅店里有,藏餐饭店里有,各种旅游景点里有,甚至特色产品店里也有,原版的改编的,演奏的演唱的,通俗的流行的,追随着你,萦绕着你,就像你的生命的一部分,无须歌唱,刻骨铭心。

  由海拔2400米的康定城去海拔3800米的仙湖木格措,我这台运行了几十年的老机器居然没有高反,有点得意忘形沾沾自喜。突如其来的豪雨打乱了节奏,青春少女网红歌手们就在云散雨歇的那一刻,于蔚蓝色的湖畔劲歌热舞,彼时老夫聊作少年狂,和他们一起大声呼喊,酣畅淋漓,登峰造极,也不惧耗氧过度。呼吸有点急促,脑袋稍觉眩晕,正想上车休息,忽然间有音乐轻轻响起,犹如氧气拂面,立马精神抖擞。那音乐正是同行旅游体验官龙泽索南,一位生在甘孜走南闯北自诩“团结族”的藏族歌手,一位客居重庆20年的音乐人,用他特有的民族风演绎了不一样的《康定情歌》,用他生命基因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唱出了与生俱来的爱与崇拜。我们的旅游体验官和四海八荒慕名前来的旅客,都在风雨中狂舞嘶喊,木格,好一个爱情之措,康定,好一座爱情之城啊!

  同行的旅游体验官女孩子占大多数,个个如花似玉才艺过人,穿上藏袍束上腰带更是娇艳欲滴魅力四射,把木格措的湖水都带出了妖气仙气美人气。重庆大学美视学院的小美女韩雪太拼命了,学播音主持的她没有忘记幼年的艺培,一曲曲舞蹈跳下来,只有靠吸氧去挽救自己和自己的艺术生命;还有乐界大名鼎鼎的土家族原创音乐人胡海舰,用他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把心底的呐喊和虔诚献给了湖泊和雪山,带去了我们成渝两地体验官对神祇的无上敬意……

  农历四月八,传统的跑马山转山节,满城的青年人都去山上越野走酷去了,我在城里转悠,想看看不一样的风情。康定城海拔高于泸定千米,山势却没有泸定险峻,地面也比泸定开阔,只是城中心那条叫折多的河,狭窄且湍急,狂野彪悍,直奔大渡河而去。跑马山如今就是一个大大的坝子,传说中溜溜的山和溜溜的云依然如故,只是张家大哥李家大姐受时代潮流引领,早已不再是男耕女织或者男牧女绣,大多改行从事文旅行业,过上含糖食贻的小康日子了。

  每年一度的跑马山转山节文艺演出在折多河畔的广场上举行,人头攒动,载歌载舞,欢声如雷……在座的康定市文旅局郭局长告诉我,跑马山正在进行升级改造,以后会把大会转移到那儿举行,以更贴近生活,贴近真实,会演绎丰富多彩的藏民生活,把歌曲里的大姐大哥带入现实中,让来自全中国全世界的友人和游客,沉浸在《康定情歌》的氛围里,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有趣的是,会场上,我又见到甘孜州网红文旅局长刘洪,又见到他不厌其烦有求必应地和每一位粉丝周吴郑王地合影留念;然后,我们再一次共进午餐,再一次聊到重庆人的好客与吃火锅的尴尬。我当然也再次允诺,下次来重庆,不吃火锅吃小面吧,而后全国文保单位通远门老城墙上饮茶,吃网红打卡地领事巷里黄埔餐厅声名遐迩的回锅肉吧!众人皆乐之。

  ◎许大立(作者系资深媒体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本报文化顾问)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