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南疆往事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7-30 编辑:谢琳 阅读:

  认识新疆南疆,是从新兵下队开始的。

  生命就是这样,往昔的斯人斯事斯景,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跳出一些零碎而又清晰的记忆,像梦魇一样缠绕身边,让人回味和把玩。

  曾记得在遮天蔽日的粉尘包围下,绿色敞篷车嘶叫着,从车尾吐出最后一缕黑烟,终于不堪重负,停摆在一条坑坑洼洼的机耕道路上。十班长彭四海一个箭步跳进没膝的盐碱地里吼了起来:“所有的新兵全部下来推车!”在乍暖还寒的3月,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和大头皮鞋,不知所措笨拙地跳了下来,于是一场停车、下车、推车、上车的画面反复上演。终于在人困车乏之际,班长兴奋地说:“我们的家四排快到了。”我们好奇地远远望去,除了大雪样掩盖着的白茫茫一片,间杂稀疏的不知名的植被,就再也什么都看不见了。完全没有新兵分配前,班长眉飞色舞描述的那种“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丽风光,也压根没有见到奔驰如电、无与伦比强壮高大、毛色发亮的汗血宝马。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所谓的雪花,其实不过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而已。这片土地是荒芜的、死寂的、贫瘠的,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留恋和欣赏的地方,倒是老兵们自嘲的一句话一直流传着:盐碱地长不出参天大树,戈壁滩走不出虎威将才。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分到了这里,生来就注定了没有出息的命运,如同多数的种子种下去,来春长不出嫩芽。

  部队营房是一排刷着红棕色墙漆的土块房。听排长说,相对前两年,我们已经是幸运儿了,一根铁丝画地为牢,一根木头垒窝为家的历史才刚刚结束。我们揪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原位,比别的不足,比以前有余,豁然成了我们的精神胜利法。

  但是这种自我安慰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剥落得一丝不挂。在这个路到头、水到头、电到头的地方,在这个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的地方,自然界总是对我们这些贸然的闯入者露出不屑的蔑笑,它想尽穷尽使尽一切办法和手段,摧残着你的意志和体力,让你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南疆的风,它绝对不是摇曳的轻柔的,而是咆哮的狂暴的,寒风从四面八方拥挤而来,抽丝剥茧把人身上的仅有一点温暖搜刮得干干净净,留下的就是刺入骨髓的冰冷。再加上站哨用的那把枪,千万不能湿手去握着,不然会弄得皮开肉绽,皮肤与钢枪“依依不舍,骨肉难分”。更恼人的是那里春风“荡漾”,尘土随时漫天卷集,即使是门窗紧闭,一觉醒来嘴里二两土,衣上披层纱。

  紧接着粉墨登场的就是肆虐猖獗的蚊子了。营房四周全是戈壁沼泽,最适合蚊虫繁衍生息,用铺天盖地形容之多,三个蚊子一盘菜形容之大,奇痒难耐形容之毒一点都不为过。记得刚入营时,厕所距营房有两百多米,看见老兵蹲号时总是要带上一把茅草,心里百思不得其解。轮到自己上厕所时,刚蹲下一群蚊子就伺机而动,三下五除二赶紧完成必修课,也免不了被咬得一片红疙瘩。直到老兵揭秘才恍然大悟,原来上厕所时先要点燃茅草,趁着浓烟弥漫,蚊蝇晕头转向之时,正是出恭良机。每次执勤站哨,祼露的皮肤都要喷上驱蚊药水,并戴上特制的防护装备,才可以参与任务。在这里当兵,基本不存在什么打骂体罚,也大概率不会有人偷奸耍滑。谁要犯了错,按规矩只需要自觉请领静站五分钟,就可以赎罪了。三年兵赵吉祥,出门放牛时忘记了解开拴在树上的绳子,一头壮牛居然被蚊子活活围攻咬死。赵吉祥因为此事丢掉入党的机会,但却为全排人换来了一顿丰盛饕餮大餐。

  当然,最煎熬的还是这里的寂寞了。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能到县城去出趟公差或轮个双休,瞅瞅那车水马龙,看看那俊男靓女,尝尝那新疆烤肉,品品那手抓焖饭,是每一名战士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每每老兵退伍前夕,总是看到他们兴高采烈戴着大红花出趟远门,但是吃这喝那的时候,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总是舍不得自己独自吃,而是将好吃的东西打包起来,归队的时候全排人一起分享,大家在“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的合唱中,失声抱头痛哭,难舍之情溢于言表。感动之余,我也骄傲自己曾与他们相濡以沫并肩战斗,也曾是其中那一个渴望外面世界但又无比热爱军营的稚嫩的一员,深深感谢部队在我心中埋下了坚持、坚强、坚韧和坚硬的种子,庆幸边防有我、建功有我、强军有我。

  直到现在,我仍忘不了沙漠巡逻时那种“狂风乍起自从容,手握钢枪气荡胸。振臂高呼跟我走,沙飞石滚共冲锋”的豪迈时刻;忘不了“亮剑梨城擒贼,出手博湖追犯,书信识红颜”的高光时刻;忘不了老班长向病中的我嘘寒问暖,亲手煎药的温情时刻;忘不了暴雪阻路,排长带领我们湖中破冰,钓取大鱼渡过断粮难关的危急时刻;忘不了大队长勇斗围困我们的群狼,树立战狼铁血的硬汉时刻,等等。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传奇一点点书写,在南疆驻守时间久了,我们才真正地领略了这里的雄阔雄奇,骁勇剽悍,淳朴忠厚,激情豪迈,甚至那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声歌唱、大气处世的原始粗犷,也铸就了我“幸得痴怀磨一剑,平风铁石亦增辉”的执著。

  也许,人的一生都是这样,在创造新生活的同时,又创造着许多怀念的理由,让尘封的往事,在某一天的某一个时刻,如同幽灵一样,不经意地出没在我们身旁。这种猛烈的撞击,像火焰一样炽热,像奔马一样迅捷,是那么地近,那么地真实,那么地摄人心魄,散发出不可抗拒的诱惑。

  谁让它是那些让我牵肠挂肚、不能遗忘的南疆往事!

  ◎卢金伟(作者系武警重庆总队某部政治委员)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