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杀猪盘阻击战(连载)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6-04 编辑:谢琳 阅读:

  ⑧ 极限冲击

  梁刚和亚男走出海宾机场时暮色已晚。

  一到酒店就开专案会,这又是一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几个月前,那华建筑材料公司财务人员接到一个自称是外地某建筑公司负责人的电话,说要将所欠那华公司的300万元付给他们,需要那华公司提供银行账号。但财务人员并没查到与这家外地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信息,于是向老板汇报。老板想了想,说:“有人要打款给我们是好事呀,先收下来再说。”然后财务人员按照对方公司要求加了QQ,很快,财务收到跟自己老板头像一模一样的QQ指令,让他立即支付另外一家的货款298万,结果不言而喻。

  副所长袁江说:“这个案子分局授权我们所里主办,反诈中心副主任胡敏具体指导。由于诈骗分子选择银行临近下班时间作案,要不是被骗单位报案及时、银行冻结及时,恐怕那华建筑材料公司最后这98万也是保不住的。经过几次调取监控查看银行流水,目前能够确认,这笔钱被分割成76张银行卡在ATM机上提走,23名取款人取出40万后下落不明,有58万被成功冻结。取款人身份已全部明确,居住在海宾开发区一个城中村里,都是亲戚关系,其中一个名叫林佳林的人可能是主谋。”

  “分局合成作战中心已锁定了这个人的基本信息。”梁刚一边介绍一边从包里取出资料递给袁江,“林佳林,1987年五月出生,南方某政法大学侦查专业本科毕业,同时拿到了该校法律专业本科文凭,目前在海宾多家金融机构担任法律顾问,换句话说,他对公安侦查和法律运用,对银行业内部操作流程都比较熟悉。”

  胡敏说:“海宾市公安局协助我们查找到的林佳林落脚点至少有五个,其中,安置房小区有三处,但真正的家在市区最高档的别墅区,进门刷脸卡。而经常去的地方是尚未征地拆迁的农家小院,离市区最好的中学比较近,两个双胞胎小孩的姨妈在该校当老师,住在小院里。这个村的人原本就是一个林姓为主的大家族,抱团意识强,在当地颇有些人脉,附近还有一些小工厂。今天是周末,据可靠情报,林佳林要去接小院里接小孩回家,这是个绝佳机会。”

  袁江介绍了前几天蹲守发现的情况:“小院大门外有一个小卖铺,营业员口音跟我们很像,但那店是林家一个亲戚开的,昨天还问过我们在等谁,要不要帮忙,很警觉,村口和院子周围都有监控。我的意见是,梁刚和谢亚男是生面孔,可以扮成一对恋人,或者附近工厂的打工仔,先到小卖铺假装聊天,暗中选择蹲守位置,其余的人分别对应各自抓捕对象做好准备,我带两个人负责接应。所长专门打电话提醒我说,梁刚和亚男已经一夜未眠,但机会难得,只有辛苦你们了。当地派出所这边也落实了审讯场所。”

  经过短暂准备,梁刚再次核对了林佳林的生活照片和身份证照片,吃完盒饭,便和亚男迅速行动。

  晚上七点半,在离小院近两百米的位置,一辆豪华旅行车驶出小院大门,眨眼功夫不见了。根据车牌号尾数判断,正是林佳林的车,并确认当时车上没有其小孩。

  这是去哪里?还回来吗?两人紧急出场,到小卖铺买矿泉水花生米,亚男甜嘴认老乡,得知小院的主人明天生日。当地警方传来信息,林佳林去了机场,正赶回市中区,估计是陪客人吃饭。

  专案组判断,林佳林返回院子可能性很大,原地守株待兔。趁着夜色,副所长找来两块废旧的建筑工地挡板,在拆除的一个角落处搭起了简易小棚,距离公路不足三十米,距离小院大门不足两百百米,在返回的必经之路放流动哨。

  熬到凌晨一点,远端发现目标。

  马路上一男一女,迎着来车方向踉踉跄跄,骂骂咧咧,看起来醉得不行。

  “碰瓷吗?怎么着?”开车人紧急刹车打开车窗吼道。倒地的亚男故作痛苦呻吟,梁刚佝偻着身体一动不动,犀利的眼神瞬间确认开车的正是林佳林,手机设定的暗号一键发出。林佳林很快反应过来,打开车门想要动手,说时迟那时快,前后夹击,手到擒来。

  时间过去六个小时了,林佳林依然一言不发。从小孩的优异成绩健康成长说到亲人的担忧和天亮后的生日庆典,从同类案件的作案手法到掌握的部分证据逐一当面展示,可他就是油盐不进。袁江和梁刚都已疲惫不堪,心里很着急。亚男趴桌上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到洗手间洗把脸,回到审讯室,拿起银行流水清单和对应的关系图表仔细核对,找出一个叫黄小飞的取款信息推到林佳林面前。

  “这个人是你孩子姨妈的小舅子是吧?”

  林佳林看了亚男一眼,挪动了一下身体没说话。

  “其他取款人大都是小舅子的同学和远房亲戚,唯独这个人跟你最亲,平时跟你联系也最为密切,你们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不定期有流水一万两万五万不等,他可是什么正式工作都没有的人,是零花钱还是过年过节红包?人家家境不错,又不是直系亲属,你怎么对他这么好?”

  袁江补上一句:“你不承认也可以,黄小飞等20多人都在我们手上,就是零口供,我们也要送你上法庭,主动交代,还能争取宽大。”

  林佳林看了亚男一眼,承认是自己交办黄小飞去找银行卡取款的犯罪事实。天已大亮。

  钱!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由梁刚谢亚男带队到银行解冻被骗资金,直接返还受害单位;一路由袁江带队继续追查租借银行卡的人违法取得,与当地派出所协调羁押安全问题。

  银行告知,他们不接受公安机关的解冻返回业务,只有等法院判决后才能返还。“十万火急,犯罪分子转移钱的事情也就一眨眼功夫,再拖下去,受害方的钱怕都成灰了。而且这冻结的银行卡可能涉及更多债务无法分清的问题,再说我们也一直是这么办的。”梁刚说。

  “你拿法律文件来。”银行表示为难,称他们一直就是这么办理的,没有法律文件作支撑肯定不能办。

  双方争执,面红耳赤。

  谢亚男迅速联系分局法制部门,翻阅出一份文件——根据公安部联合人民银行等多部门出台的相关规定,为及时有效打击犯罪尤其新型犯罪,及时为受害人挽回损失,公安机关在侦查环节有权决定涉案财物的扣划和返还。办完手续后,这位负责人当场通知银行相关人员一起学习。握手言和,在银行大楼前合影留念。

  “反诈中心有眼光啊,专门点你来派上大用场了。”回到当地派出所,袁江为亚男点赞。

  亚男红着脸,说:“我虽然学金融的,在银行工作过一年多,但很多年业务也淡忘了,交涉起来有些呆板胆小,倒是把瞌睡赶跑了。”

  “不宜久留。”袁江把梁刚和亚男拉到一边小声说,“据当地派出所可靠消息,已有林家人准备到派出所纠缠,扬言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把人留下。林佳林家族人多,又不巧遇到林家生日宴,为避免夜长梦多,走为上计,亚男抓紧订机票,我去跟当地派出所所长沟通,梁刚安排押解警力。”

  一切按计划进行。不料,节骨眼上亚男却带了个坏消息:“经查询,林佳林属于严重失信人员被拉入黑名单,不能乘坐飞机。”

  “高铁,快!”袁江语气十分坚定。

  亚男的手指快速翻动着手机页面,梁刚在一旁参谋:“选择下午两点那趟车比较合适,这里打车过去半小时,上下车步行半小时,剩半个小时机动。”

  “最近一趟车什么时间?”袁江问。

  “不到四十分钟发车。”亚男答道。

  “就这一趟,快!约车,多几辆!”袁江不容置疑。

  第一辆车出发,第二辆车出发……最后一辆,林佳林由袁江和梁刚押解。当地派出所派出警车开道,一路双闪,押解到车站广场的另一端下车时,离发车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两人架着林佳林的臂膀在广场上一路狂奔,在当地民警和保安协同配合下,过安检,上站台,关车门,列车启动,一气呵成,分秒不差!

  有铁路警察来相助,座位上梁刚和亚男早已呼呼大睡。算下来,他们已极速工作超48小时了。半夜,林佳林态度大转变,主动交代了自己的上家……

  列车到了下一站,袁江叫醒梁刚,传达了上级指示和注意事项,自己则带着两名侦查员下了车,很快消失在灯火阑珊处。

  ◎树金(作者系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局长)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