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杨柳依依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8-20 编辑:程迷静 阅读:

  ◎ 刘婉诗

  我家后门外,有一个小天井,天井旁的小院里长着一棵垂柳, 高大挺拔,那是我家刚搬到中坝上不久,我和妈妈一道去西门外水碾坝的小河边弄回来的,砍截树枝,栽上,活了。柳树“贱”,有土有墒就能疯长,短短几年,已一人多高了。

  每年柳树拨芽的季节,一场柔润的细雨后,我家的柳树就开始萌发新芽了,那无数条纤细的柳枝上,缀满星星点点的青幽幽、毛绒绒的嫩芽,远远望去,像一条条翡翠般的丝带,又好似小姑娘头上漂亮的小发辫,她们在春天的和风中轻轻摇曳、飘荡,是那样婀娜多姿、仪态万千,与院子里的杨槐、石榴、美人蕉等花木,构成了一道清新靓丽的风景,常引得过往行人注目。

  闲暇时,兴之所致,豆蔻年纪的我,冲一杯香茗,拿本书,端把小竹椅在门口坐了,贺知章的诗句,便从嘴里蹦了出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少女时代总是有些多愁善感的,我常常沉浸于这样的画意诗情之中,怡然自乐。 柳树长到快两米时,从主干上分出两条枝干,呈Y字型,整齐对称。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每天进出家门时,都会瞄上几眼,她就像家人像朋友一样,日日陪伴着我们。

  一天,我和弟弟在家门外和小伙伴玩耍,一辆装木材的大货车在附近倒车,突然“咔擦”一声,车子不慎撞到了柳树,两条枝干被撞断了一条,断枝耷拉下来,大柳树顿时变得残缺不全,树枝和树叶七零八落,惨不忍睹!弟弟见状大哭起来。“哎呀,遭了!”我也本能地一声尖叫,眼泪忍不住簌簌往下掉。

  那个货车司机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立即从车上下来,他面带愧色十分内疚,连声向我们道歉说: “对不起,小朋友,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不要哭了哈,我另外去找一棵拿来,给你们栽上好不好?”望着受伤的大柳树,我和弟弟心疼不已,眼泪汪汪地抽泣说:“可是,我们就喜欢自家的这棵树。”

  母亲正在屋里忙碌,听到门外的声响,便出来查看,认出驾驶员是同事曾大姐的儿子李红兵。李红兵看我们姐弟俩哭得稀里哗啦的,知道自己闯祸了,不知所措。母亲连忙笑着解围说:“哎呀,没关系、没关系,不要紧的,柳树烂贱得很,等到来年,很快就会长出新的枝条来的。”李红兵也认得我妈妈,惴惴不安地说:“刘孃孃,真的很对不起。”母亲笑着说:“不关事的,不关事的”。

  目送李红兵开车离去后,母亲进厨房拿出一把砍柴刀,轻轻割掉断枝上连着的树皮,索性又拿了锯子,将另外一条枝干也锯掉一截,使得整株柳树看上去,仍然呈Y字型,显得整齐对称一些。

  几年后,那株柳树又长得生机勃勃、枝繁叶茂,重新恢复了昔日婆婆娑娑的韵致,还不时引来精灵可爱的鸟儿驻足欢叫,她依然是我家门前最引人注目的靓丽风景。

  (作者系铜梁区作家协会会员)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