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一块钱的底线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8-27 编辑:程迷静 阅读:

  ◎ 殷艳妮

  二十年前的夏天,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带着父母不多的积蓄以及借来的钱,满怀憧憬踏入了梦寐以求的校园。

  一年学费四千元,这笔钱对我们家来说是巨款,更何况就算省吃俭用,我每个月生活费还要花掉三百元。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入学后,我很快找到了一份校内兼职的工作——卖电影票。

  学校为了丰富学生们的文化生活,每逢周末、节假日会请电影公司的工作人员过来放电影,地点在商学院礼堂,每场电影象征性收取一块钱。《无间道》《河东狮吼》《木马屠城记》等等热门电影都不放过,如果那段时间没有新上映的电影,就会放映经典老电影。在学校看电影比外面电影院便宜太多了,这可算我们学生的福利,很受大家欢迎。

  和我一起工作的还有C和G,他们都跟我一样,是勤工俭学的同学,只是不同系。售票还算轻松,只是散场后的清扫要累一些,好在我们有三个人,一个在售票处负责售票,一个在入口处负责收票,还有一个可以轮休。

  晃晃悠悠过了大半年,我们三个没有了最初的拘谨,渐渐变得熟络起来,说话也比较随便。

  某个平常的周末,同学们陆续入场,C过来找我,压低声音对我说:“你把你收到的票给我嘛,我先拿过去。”

  “为啥?这不还早嘛,有些人还没买票。”我以为他要准备盘点,可是盘点不该是两个人嘛。

  我们盘点的时候,把收到的票和钱归集到一起,核对印证。因为票价只有一块钱,所以核对起来很简单,票和钱的数额基本都能对上。

  “唉!我说你是不是傻。”C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欲言又止。他的脸在我眼前放大,像一块提示牌,每个表情都在急于让我领会某种很显然的意图。

  奈何我还是一脸懵。

  C有点急了,对我说到:“你是单纯还是蠢?你把票给我,我拿回去再卖给同学。”

  “所以……这部分就可以不入账了吗?”我总算是有点明白了。

  “我们平分呀,这可比辛苦工作轻松多了嘛!”

  “那怎么可以?”我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那一刻,我感到震惊,难以想象这样的话竟然从一个大学生口里说出来。

  C看我态度坚决,毫无转圜余地,只得恨铁不成钢般悻悻走开了。

  往常轮到我休息,如果没有别的事干,我也会去找他们,帮帮忙或者聊聊天。那件事之后他们两个在我面前话少了,语气也生疏许多,G同学甚至还带着一点防备、一点敌意。

  C私下里又游说过我几次。我们那个礼堂,不算大也不算小,一般情况下,周末来看电影的同学,二三百人还是有的,少个几十块钱也不太看得出来。根据他和G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这件事风险低、回报高、安全可靠,只要我们三个不说,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可是我一次也没犹豫过,因为这是错的。明知是错误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去做呢?我又开始干起了别的兼职。

  毕业多年,我渐渐明白,原来这就是“贪”!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共财物,一百万是贪,一百块是贪,一块钱同样是贪。若是不能坚守底线,难保不会由一块钱滑向更多、更深的深渊。就算清贫,也要保持清白的人生底色。

  那两个同学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们在我的脑海里,面目早就变得模糊、混沌。

  (作者单位:北碚区政协)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