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栀子花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9-03 编辑:程迷静 阅读:

  ◎ 黄海子

  陈家湾和别的地方一样,总是有几处与别处不一样的事物。

  比如在陈家湾土生土长的吴石匠。

  吴石匠的父亲在吴石匠十五岁的时候就走了。留下吴石匠母亲和八个孩子。吴石匠的父亲是陈家湾有名的石匠,吴石匠是老大,自然就接过了父亲的石匠手艺。吴石匠因为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亲与石头打交道,对陈家湾这一带的石头,自然是了如指掌。当然,石匠手艺也很到位。

  陈家湾的匠人都爱喝酒,吴石匠也不例外。

  吴石匠喝了酒喜欢说石头,说好石头,坏石头。

  说坏的石头的时候,他嘴里常常有恨意。

  他说,那一处的石头,天生的犟,比犟牛还犟,不管你怎么抽打它,它像没得知觉一般,就是不抬步拉犁。这处的石头也是这样,好话歹话都说尽了,大锤二锤不停地敲砸,大楔子小楔子都用尽了,但它就是不按你的意愿来,东炸一块西炸一块的,让人看着烦心。

  末了,吴石匠嘴里会惋惜地说,唉,这石头是没想明白道理,世间的石头就是拿来修房造物,打棺材打水缸打人用得着的家什的,你不按意愿来,多挨些錾打,最后还不得依人的意愿?这石头傻,比傻子还傻。

  吴石匠说石头好的时候不多,吴石匠说石头好的时候,像是在说自己。

  他说:“这处的石头一看就是经历过世事磨难的。当你站在这块石头上,哪怕它长得一副凶狠顽劣的样子,但一看它的纹理,看它的脉络,就知道它那副凶狠顽劣的样子是做给不了解它的人看的。当你和它交谈好了,了解它了,一旦动手,它就按着你的想法愿望把自己全盘托给你。好石头多半都经历过磨难,知道自己的归处,所以总是顺着天意顺着人事。”

  吴石匠在家排行老大,吴家除他是男娃外,后面清一色的妹妹。

  父亲走后,他就和自己的母亲一起支撑这个九口人的家。

  日子在吴石匠母亲的缝补里,在吴石匠的敲打中,虽然左支右拙地过得紧紧巴巴,一家人倒是也平平安安的。但是这日子的紧巴,却耽误了吴石匠的婚姻,开始吴石匠对男大当婚还很介意,但想想自己的条件,慢慢的心就淡了死了。但是他的每一个妹妹出嫁,他和他母亲都把自己妹妹的嫁妆弄得丰丰盛盛的。

  吴石匠嫁自己七妹的时候,母亲已经走了。

  他像母亲在时出嫁其他妹子一样,给七妹做了八铺八盖,四箱四柜的嫁妆。七妹出阁那天,依旧邀请了自家的亲戚,陈家湾的乡邻好友。几个嫁出去妹妹也回来帮忙。吴石匠把七妹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的。

  忙完七妹的婚礼,夜间吃晚饭的时候,吴石匠感到有些失落。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对她的八妹说:“家里本来就穷,也没什么家什,现在少了一个人,就更空了,心也跟着空落落的。”再喝了一口酒又说:“等你再一出嫁,家里就更空了。”八妹接过吴石匠的话:“哥,我不嫁,我陪你守着我们这个家。”吴石匠笑笑:“哪有打不开的石头,哪有不嫁的妹子,别瞎说。”“还是那句话,我就不嫁,要嫁,我只嫁你。”八妹说完,脸一抹,下桌子宰猪草喂猪去了。吴石匠端着酒杯定在桌面上,忘了往嘴里送。

  八妹不是自己亲生的妹子。这是吴石匠一家和陈家湾人都知道的事,八妹自己也知道。

  八妹是那年吴石匠和父亲到别处打石头,在回家的路上捡的。吴石匠把这女娃背回家后,他们一家子就到处放话,希望孩子的大人来把孩子领回家。可是这一年一年的,父亲走了,母亲也走了,妹妹们该出嫁的都嫁人了,现在就只剩八妹没嫁了,还不见八妹的亲人来找八妹。要说八妹的年纪,其实和六妹仿佛,只是她来到这个家里最晚,排了第八而已。看身材骨架,比嫁的七妹还老成。

  母亲还在时,那是嫁五妹那天,姐妹间闲话,问八妹以后嫁人选哪样的人,八妹考都没考虑说:“选大哥。”这话被母亲听到了,狠狠地说道了八妹一顿:“这世间哪有妹子嫁哥哥的,不脸红,以后不准这么玩笑的。”谁知八妹听了,和母亲嚷道:“大哥又不是我的亲哥哥,我凭哪样不能嫁他。”

  吴石匠的母亲临走时,拉着吴石匠的手说:“我走后,你照顾妹子们的事我是放心的。但是你那个犟八妹的心思,我不放心。你当哥的可不能糊涂啊,不要让别人背后戳你的背说我们吴家收养她就是为了给自己养个媳妇。要是八妹的父母还在的话,指不定哪天要回来把八妹接回家去。我们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家境,八妹虽然犟,但乖巧,我们不能误了别个。”末了,继续说:“哪有丢了孩子不找的道理,平民百姓,就是丢颗针也要找半天……”

  吴石匠想着母亲的话,心里转过味来。

  他把端着的酒一口喝了,又倒了一杯。

  听着院坝边窸窸窣窣的响声,他晓得是八妹在浇院坝边的栀子花。这栀子花是八妹那年打猪草时从别人家讨要来种的,没几年,这花被八妹照顾成了很大的几丛,春天开花的时候,满院子都香。

  七妹嫁了以后,为了怕人说闲话,吴石匠晚上就不在家住了。他抱了一床被子,跑去跟陈家湾望山的人在山棚里挤着过夜。

  陈家湾出的第一个女石匠,是八妹。

  吴石匠终究没折腾赢他八妹,不管他托了多少媒人,想了多少方法,八妹最终还是跟他在了一起。

  八妹跟吴石匠在一起,是吴石匠那次打石头的时候遇到了坏石头。那石头不按常理来,乱起经络,有一大块石头崩裂的时候,把吴石匠的双腿至膝盖一下打没了。

  八妹成地道的石匠以后,陈家湾常常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景致。八妹用背篼背着吴石匠,吴石匠肩上扛着打石头的大锤。他们要不是在朝阳里出门去打石头,就是在夕阳里归家。

  这年栀子花开的时候,八妹的亲生父母找到了八妹。

  陈家湾的人都去八妹家探一究竟,看看八妹会不会和自己的父母走。八妹坐在堂屋的桌子边,对她的父母说:“我以后会回去看你们,但我不会跟你们回去了,你们就当把我嫁到了这里……”

  这天,进出八妹家的人特别多。把八妹院坝边那几丛白得干干净净的栀子花的香,搅得到处都是。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