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热门关键词:  发布  法治  平安 合阳

我愿做那牧马人

来源:重庆法制报 时间:2020-09-11 编辑:肖华 阅读:

  微信朋友圈里有人连发了几段电影视频,像素很低还夹杂着早期电影的音效,看得出他为此而着迷。说来奇怪,看似并不完美的视频,却让我萌生亲近感。上网一搜,原来是八十年代初的电影《牧马人》,曾荣获金鸡奖和百花奖,视频配上一首流行乐曲让人眼前一亮。这一亮,像一簇火光电石的星火,唤醒脑海深处沉睡的记忆,回到四十年前那个夏天的傍晚。

  那天太阳还没落山。“搞快点!晚哒就莫得好位置啰!”妈提起小板凳牵着我就出了门。我俩踩着歪歪斜斜的条石板,一路小跑下坡,绕过较场坝长途汽车站,穿过叫新桥的石拱桥,路过制革厂大门口便开始爬坡,爬到叫营盘的岔路口左转,目的地就不远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离家几里路的“电影院”,其实只是一所学校操场。

  电影还没开始。前方不远处耸立着两根细长的木杆,鼓足劲儿绷紧一张大幕布,我踮起脚尖也看不到幕布底边,黑压压全是人头。转身一瞧,操场边上的大树枝上也坐了人。挤不进来的小伙伴不甘示弱,闹着“骑马马肩儿”,爬到大人肩上抱住额头,好不神气!

  “来,妈妈抱!”没等回过神,一支甜甜的冰糕钻进嘴里。坐进妈怀中,电影也开始了。

  我觉得自己踏上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跟着主人公一起放马,一起奔跑,向往那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憧憬着生活在那个世界的美好。

  后来听说,我嘴里含着冰糕棍睡着了。我想,那场梦一定很甜。其实关于冰糕的故事,也不都是甜蜜,三岁那年的往事,至今还那么苦涩。

  我背着齐脚跟的大背篓,拽一根竹棍,站在家门口院坝里,眼泪鼻涕止不住地流,湿透了上衣,上气不接下气地喊妈。妈哭着赶我走,左邻右舍的街坊邻居来到院坝劝她:“有啥子事进屋再说嘛!”隔壁家的张婆婆赶忙跑过来给我擦眼泪,俯下身把我的小脑袋贴在她胸口。谁劝妈也不听,谁拦也不让,一直把我赶到院坝尽头,再往前就下坡,望不见家了。我手心的汗水浸湿了皱皱巴巴的二十元钱,是从家里偷的,准备去买冰糕。“以后你就拿偷的钱生活一辈子!去讨口要饭当叫花子。你莫叫我妈,我不得要你!”身后是她声嘶力竭的训斥。当时,买一支冰糕两分钱。

  “妈跟你说,钱只有咱们自己挣来的,花得才有意义,才心里安闲。不是我们自己的钱,一分也不要,这叫志气!”《牧马人》里李秀芝给儿子清清讲的话,在我听来就是我妈在对我说的话,一字字一句句像刀子刻在心里,从来不敢忘记。

  世上最甘甜的除了冰糕,还有乳汁!经过那次突如其来的疼痛之后,我才真正懂得。

  原先,我家住在爸单位宿舍楼里,晒楼的墙角堆放着密密麻麻的竹竿。那天我刚伸手去摸竿头,刹那间像触了电猛地弹缩回来,一阵钻心的痛。很快,食指肿得比大拇指还粗,上面有个小红点。“遭马蜂居(蜇)哒!”外婆一边拿毛巾冷敷一边说着,这可怎么办?

  “听说马蜂居哒,涂上人奶,很快就好!”妈自言自语道,可哪里有人奶呢?她紧锁眉头,突然说:“隔壁那栋不是刚好有人生娃吗?”说完就拉我下楼。那家人开了门,一股奶水味扑面而来,我连连作呕,不禁往后退。妈说明来意,那位年轻阿姨赶忙迎我俩进屋。

  走进卧室,一个婴儿躺在床上津津有味吮吸着手指。阿姨在床角坐下,解开衣襟,妈把我手指慢慢贴近她乳头,只见她轻轻一挤,乳汁便包裹了我的整个手指。这来自生命深处的“温泉”,传递着体温,在指缝间流淌,流到掌心,流到手腕,顺着小臂往下滴。说来也怪,蜇伤的灼烧感也减轻许多,我甚至有种回归襁褓之中的感觉。

  乡里乡亲朴实甘甜的乳汁,早已融入我少年时代的血液里,走得再远也不会忘记。

  离开故乡前一年,我是在艰难和压抑中度过的,我参加了高考复读。落榜的夏天,日子不好过。家里是待不下去了,索性拖起行李箱就出了门,把自己关在学校里。

  从城里去学校的公交车站在高笋塘转盘,离家有好几里路,每次星期天下午妈都送我,还提着大包小包。“拿嫩个多吃的东西干撒子嘛!”我总埋怨。从前公交车很慢,开得慢,起步也慢。上了车,要等好一会才出发。车不走,妈也不走。我拉住扶手弯下腰,推开玻璃窗:“妈,你自己回去嘛!”她总是点头挥手。她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当汽车扬起的漫天尘土遮盖了车尾的一切,还隐约望见她的身影,会不会是我强忍泪花引起了错觉。

  从那一刻起,我懂得了,再难也不要放弃!

  学校旁有一块空地,我经常去那里背英语单词。一天下午,天色突变,狂风呼啸而来,我赶紧揣起书本就往学校跑。还没跑到屋檐下,全身淋湿。庆幸的是,护在胸口的书完好。

  当邮递员将录取通知书和鲜花递到我手上时,最难熬日子里那些放弃、彷徨与坚持,一下子涌上心头,我再也无法忍住泪水,像那场午后暴风雨,淋湿衣襟。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南北朝民歌,每次诵读,我就想起小时候的露天电影院,想起三岁那年的大背篓,想起指缝间流淌的乳汁,想起妈送站的背影,想起心中那片广阔无垠的大草原,还有从前那时候的人们,奋斗和陶醉过的世界······

  (作者:黄翊翀 单位: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追寻法治足迹见证光荣历程
    12月27日,由市委政法委、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市作家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制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制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