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李渡老街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6-04 编辑:谢琳 阅读:

  在涪陵监狱下行约五公里处,有一老街名曰李渡。因是长江岸边重要的水驿,未到涪陵工作之前,就曾听说过他的大名。

  从单位出发,沿着蜿蜒的林间山路,驱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李渡老街。当在半山腰时,停车俯视,李渡老街尽收眼底,层层叠叠的房子在长江边拔地而起,沿着山势,错落有致,鳞次栉比,有充满历史气息的砖瓦石房,也有充满现代元素的高楼大厦。在时间的延续下,他们交织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特别的时代画卷,砖瓦石房犹如一张古朴的竹简,记录着李渡的前世,高楼大厦又像一个巨幅屏幕,播放着李渡的今朝。

  外地人初来李渡,李渡人必谈李白,这仿佛是每个李渡人心照不宣的习惯!到涪陵工作后,当第一次听到李渡与李白联系一起时,心中颇为惊讶,这片土地瞬间增加了历史厚重感,让人肃然起敬。史料记载,乾元二年,李白被贬,流放夜郎,船至李渡,由此过江。老百姓为了纪念李白渡江这段历史,将原有地名“洪渡”改名为“李渡”。从此,一代诗仙与一片热土便产生了交集,成了一代代李渡人的文化记忆。

  千年之后,重情重义的李渡人依然铭记着那个豪迈奔放、放浪不羁的李白,在他当年渡江处,安放着一尊两米多高的太白石像,供人们参拜;在修建新区时,将一条繁华的南北主干道命名为太白大道。今朝,走在李渡老街的青石板路上,我仿佛也与诗仙来了场跨距千年的相会,听他吟唱“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行走在李渡老街的上街,有点儿冷清和落寞,除了时而路过的汽车,未曾有一个身影与我擦肩而过。街边,绝大部分房屋墙面斑驳、窗户破损、门庭紧锁,看上去已有些时日无人居住了。在一间门市前,看见一块布满灰尘的粮店牌匾,充满年代感,情不自禁联想到此地以前应该是川流不息,商贾云集,而现在却门庭冷落,人烟稀少,顿时一丝苍凉涌上心头。

  行走在李渡老街的中街,相对上街而言,多了些人气。有老人陪伴孙子玩耍,有大姐们围坐闲聊,有水果铺的老板苦苦等待生意的到来。

  临近中午,看到街边有家火锅店,拾级而上,安坐下来。我们的到来让女主人有些意外,不过她马上回过神上前热情招呼。吃饭时,老板娘主动和我们搭讪,当得知我们不是李渡本地人后,她瞬间转换身份,成为李渡历史的讲述者,开始详细介绍李渡的昨日种种。此刻,她俨然不只是这家火锅店的老板,而是成为整个李渡的主人。老板娘说,这家店她开了30多年,养活了一家大小,倾注了所有的情感,李渡搬迁后,虽然生意每况愈下,但偶尔有之前的街坊邻居回来坐坐,想着门面是自己的,经营成本低,又不想去城里住,就一直开到今天。听了老板娘的讲述,我看出来她是一个很有情怀的人。我想,她只是想在味蕾上帮助更多的街坊邻居记住老李渡、记住乡愁。

  行走在李渡老街的下街,滚滚长江映入眼帘。李渡,因水而兴,也因水而衰,就在这滚滚江水下,淹没着李渡老街绝对多数房屋,许多人的家园从此沉睡江中。为了支持三峡工程建设,李渡老街居民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特别是淹没线下的居民,舍小家,为大家,放弃故土,移居他处,着实让人感动。

  站在江边,仰望李渡老街,再回头看看那一汪奔腾不息的江水和东上西下的船舶,一个人或者哪怕是一座城,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显得好渺小,何尝不是船舶划破江水后激起的一朵朵浪花!

  ◎吴文山(作者单位:涪陵监狱)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