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音缘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11-19 编辑:谢琳 阅读:

  是的,就是音缘。我要给大家讲的故事,就是因声音而结的因缘乃至姻缘。

  上世纪九十年代,茶山竹海深处,有一个隐秘而不为世人知晓的角落,叫蟒蛇洞,盛产煤炭。如果不是有一圈封闭的围墙,袅袅升起炊烟的院落与其他农家别无二致。这是新胜茶场煤炭大队一中队。1995年,除了单位对外名称更为永川监狱之外,还有一个变化就是,这儿分来了三名大学生。

  三名大学生各有特色。朱虹,沉默内向,衣冠楚楚,酷爱文学书法;吴波,一表人才,伶牙俐齿,擅长对外交际;汪雪,身材魁梧,老成持重,办事干净利落。中队长在打心眼里喜欢他们的同时,也在为留不住他们的心而犯愁。要知道,除了已婚的大娘大嫂,这儿连女性都难以看到,更别说年轻俊俏的姑娘了,难道让小伙子们留在这蟒蛇洞打一辈子光棍?

  这儿的民警,除了要轮流钻洞下井带罪犯挖煤之外,还要负责看管菜园和打石场,以及中队值班工作。下煤井见不到天,打石场挨不着地,都是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儿。井下的艰辛就不用说了,单说打石场,需要先在队部后山陡峭的岩壁上放炮打下巨石,再分割成条石,最后又打磨成井下需要的拱圈石,直至运送到井口,方才算完成任务。这活儿既要防炸药、石头伤人毁房,又要防罪犯脱逃,丝毫马虎大意不得。既然危险,不搞撤出行不行?笑话!在那个连民警都要自挣口粮的辛酸年代,这些煤炭队可是为监狱的生计解决了大难题。

  转眼快到五四青年节,各单位都在准备庆祝联欢活动的节目。三个小青年的心思也活泛起来,有练书法的,有打擒敌拳的,有唱歌跳霹雳舞的,各显神通。中队长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接连宣布:这段时间,减少三人带班班次,尽量留在队部值班;队上伙食搞好些;把自家才买的麦克风话筒放到简陋的队部兼俱乐部。其他已经成家的老同志呢,也心照不宣地响应。用中队长的话说,就是要“筑巢引凤”。

  这天,电话铃声响起。正在值班的吴波赶紧跑过去,提起话筒:“你好!请问你找谁?”

  话筒里传来一个女声:“你好!我是三大队团支部,我找二大队团支部。”

  倘若是朱虹、汪雪或其他人,这个电话也就该这样结束了:“对不起,你打错了。”可是,偏偏接电话的是吴波。

  声音仿佛来自天籁,既动听,又亲近。他的心荡漾起一阵波澜,颤抖的手把话筒抓得更紧了,生怕断了线:“哦,你好!请问你找我们——什么事啊?”

  银铃般的笑声继续:“嘻嘻嘻,我们大队几个女孩排了一个舞蹈,但少了三个舞伴,想请你们支援一下。”

  吴波的大脑飞速地旋转了一下,立马答道:“可以可以,完全可以。”

  这时,匆忙按下的录音机暂停键不知是失灵了还是存心捣乱,大声唱响:“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话筒那边依旧是笑声:“嘻嘻嘻,太好了,我们排的就是这曲子。”

  脸红脖子粗的吴波缓过了劲,扭头看看操场上挥汗如雨的汪雪,又看看朱虹虚掩的房门,顿时喜上眉梢,连忙一叠声答道:“就是就是,我们还可以配上现场书法、拳击表演。”

  此时,山里正莺飞草长、杂花生树,一派春意盎然。吴波当然知道,三大队是女犯大队,就在他们山背后的半山腰,一群女民警带着女犯经管着一大片茶园、果园。此刻,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幅美丽的画卷:碧绿的新茶漫山遍野,无数同自己一样年轻的姑娘正用青春芳华守护、装点着静好河山。

  电话还在继续,那边突然问道:“你那边是什么声音,叮叮当当的,好好听哟。”

  吴波有些迟疑了,好半天才回答道:“是打石场开山打石头的声音……对不起,忘了告诉你,我们这儿不是二大队,是煤炭大队一中队,就在你们后山里头。”

  电话那边传来沙沙声,好像是在手指搅电话线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这时候,吴波赧然汗下,恨不得立马走人。然而,他还是有几分不甘心。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话筒那边又传来了声音:“刚才你是在骗我嗦?那你说,究竟能不能够完成任务?”

  吴波松了一口气:“保证不辱使命!”

  他们谈了很多很多,包括工作、学习和生活。姑娘的声音犹如甘泉,缓缓流过吴波心中干枯的河床。

  正当他鼓足勇气准备问对方芳名时,电话那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一个一点不温柔的大嗓门:“李凤,电话粥煲完没有?利大队长正在到处找你!”

  李凤立刻“一击两鸣”:“快了快了,你莫催嘛”,“哎呀,跟你说哈,我们昨天刚抓到逃犯,星期天晚上要搞活动,你们带上节目,到我们大队部来友情赞助一下哈,也算是提前彩排哟。对了,你叫……”

  吴波刚要作答,不知怎的,看见汪雪满头大汗站在门口招呼自己吃午饭,而朱虹正气定神闲地在院里啃排骨,突然改变了主意:“我叫汪雪,星期天见!”

  电话那头又笑起来了:“你真叫汪雪?嘻嘻嘻,好奇怪哦。记住,你们一定来哟,我们要杀大肥猪办招待的。”

  ……

  彩排很成功,晚会更出色,节目联袂拿到了第一名。

  可是,这不是安徒生童话,故事有着超乎戏剧的结尾:吴波最后娶了那个大嗓门,她居然是一个不能再美丽温柔的女孩,名叫张婧;而李凤,真的嫁给了被冒名过的汪雪;不会搞忘了朱虹,他的书法《蟒蛇帖》虽被一个名叫焦向北的抢了风头,屈居亚军,但几年后却在市里的拍卖会上,被一个富家千金连同作品一并带回家珍藏。而今,他们都是重庆政法战线的骨干。

  多年后,我带着成串的疑问探询当事人,他们均笑而不答,尤其是美女们,笑得死去活来,就是坚贞不从。

  好在“利大队长”实在是厚道人,看见我再三谦卑敬酒、不耻下问,终究不忍心:“兄弟,别问了,这都是我默认的。小伙子都很优秀,我都仔细打听过。你晓得不?帮我们抓获逃犯的就是虎背熊腰的汪雪,一脸煤炭灰,死妮子李凤一听说立马对他崇拜惨了!哦哦,张婧那个傻姑我也没有安排她去催工,她就是喜欢那种小鲜肉的假小子。至于朱虹背后的痴情女孩就不跟你说了……这个儿娃子脑壳里东西真的要多些。你看嘛,他的头发油光锃亮,蚂蚁都爬不上去!”

  啊?原来如此!

  散席之前,唯有李凤望了望窗外云遮雾绕的东山,悠悠地叹了口气:“唉!好想听那年那天的叮叮当当声哟。”

  ◎ 胡鑫(作者系渝西监狱监狱长)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