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安网

他离开了地球,但从未离开稻田

——袁隆平原音再现梦和爱

来源:重庆法治报 时间:2021-05-28 编辑:谢琳 阅读:

  

袁隆平(资料图)

  “我的梦,是一株稻!它很小,小得一只蚂蚁都背得动;它很大,大到关乎人间温饱,天下苍生……”这是话剧《问稻》中一句小小的舞台词,袁隆平院士却用一生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2021年5月22日,他带着梦的种子去了“远方”,留给了世界一片稻香。

  在FM96.8重庆之声主持人江枫的手机里,存放着袁隆平院士的几段录音,4年里换了3部手机,可他仍然将袁老的录音片段小心珍藏着。每一段录音背后都是一个故事,让我们重新“聆听”,共同缅怀。

《问稻》剧照

  袁老的两个梦想:

  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全球梦

  录音片段1

  我有两个梦,第一个是我真实做的梦,叫做禾下乘凉梦。我梦见我那试验田里超级杂交稻长得比高粱还高,稻穗有扫帚那么长,籽粒有花生米那么大,哎哟我好高兴。我就坐在那个稻穗下乘凉,这是我做的真实的梦,叫做禾下乘凉梦。第二个梦,我叫做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全世界有稻田一亿五千万公顷,如果其中有一半——七千五百万公顷,种上了杂交稻,根据我们现在在国外推广杂交稻的情况,去年有五百五十万公顷的杂交稻(推广到国外),在国外(覆盖了)有七八个国家,每公顷增产两吨左右。如果说有一半,全球有七千五百万公顷种上了我们的杂交稻,每公顷增产两吨,那就可以增产粮食一亿五千万吨,可以多养活4~5亿人口。所以说发展杂交稻,要圆第二个梦啊,这个杂交稻啊,就为保障世界粮食安全,促进世界和平,发挥重大作用。我希望我这两个梦能够早日实现,我就心满意足了。

江枫(右)接受本报总编辑王伟采访

  2019年9月,袁隆平被授予“共和国勋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到:“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禾下乘凉梦,另一个是杂交水稻全球梦。”其实早在2017年,袁隆平便提出了自己的这两个梦想。

  2017年,西南大学根据袁隆平的大学生活和科学攻关的真实故事,改编了一出名为《问稻》的诗境话剧。既是问稻,也是问道。短短两个字,诠释了袁隆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在话剧演出前,舞台中央缓缓落下幕布,全息技术投射出袁隆平的身影。他就站在流转的光影中,坚定地讲述着他的梦想。舞台很小,但是理想的光芒却撑起了整个天地。这个场景震撼了所有人,也包括江枫,所以,他拿出手机录下了这段宝贵的音频。

  禾下乘凉、稻满天下,袁隆平的梦想旖旎又伟大。但江枫告诉记者,袁隆平的讲述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句简单的话语:“我好高兴。”短短四个字,像一束暖阳,穿透时间和空间,将袁老憨态可掬的笑容和乐观豁达的精神送到了眼前。

  两个梦想,就能让袁隆平心满意足。但江枫却认为他并非心满意足。他在临终前,躺在病床上都还念叨着杂交水稻……

扫码听袁隆平原音

  唱着《老黑奴》向饥饿宣战:

  “我来了,我来了……”

  录音片段2

  我是bass,bass是什么意思?是低音。Gonearethedays,whenmyheartwas youngandgay.Gonearemyfriends,fromthecottonfieldsaway.Gonefromthisearth,toabetterlandIknow.IheartheirgentlevoicescallingOldBlackJoe.I'mcoming,I'mcoming.Formyheadisbendinglow,Iheartheirgentlevoicescalling,OldBlackJoe.(快乐童年,如今一去不复返,亲爱朋友,都已离开家园,离开尘世到那天上的乐园,我听见他们轻声把我呼唤,我来了,我来了,我已年老背又弯,我听见他们轻声把我呼唤。)

  熟悉袁隆平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十分热爱音乐的人,特别是古典小提琴曲。他说,音乐能够将人带入到一个很舒服很美好的境界里去。大学时,他就是合唱团的成员,由于他声音较低,所以同学们亲切地给他取了一个“大bass”(大贝斯,也叫低音提琴,是主要负责低音声部的乐器)的称号。他自己对这个称号也十分满意。

  “Gonearethedays,whenmyheartwasyoungandgay.”录音里,袁隆平唱着他最爱的英文歌——《OldBlackJoe》(《老黑奴》)。由于喉咙的不适,他刚开始起错了调,清了清嗓子后,他又继续忘情地歌唱。

  他对音乐到底有多热爱?1953年,袁隆平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安江农校工作。他本来考上了飞行员,但是由于抗美援朝前线局势缓和,参加选拔的大学生“一律退回”,他就没能去空校正式受训。但在安江农校,他领取了人生中第一笔工资——42元,却花了27元买了一把小提琴。也许初入社会的他在这个湖南小镇上也感受到了寂静与孤独,音乐能为他增添勇气与坚定信念。

  “我来了,我来了……”袁隆平以他瘦小的身躯,坚定地踏上了一条艰辛求索的稻香路。事实证明,他为中国所做的贡献,为人民付出的精神,就像他对音乐的热爱一样,绚丽又耀眼。

扫码听袁隆平原音

  像老黑奴一样:

  尝遍百苦 一往无前

  录音片段3

  Gonearethedays就是我快乐和玩耍的时间过去了,我的朋友从棉田里过去了。Gonefromthisearth(就是)到哪里去嘞,离开了地球,到一个我们知道更好的地方去了,实际上就是passaway。Iheartheirgentle……(就是)我听见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呼唤我,呼唤老黑奴,我来了我来了。因为我的腰已经弯了,我来了我来了,那个意思就是我也遭passaway了。

 

  什么是老黑奴?是歌词中历经苦难,但依旧充满善意友好地对待这个世界的黑人奴隶,也是余华笔下尝遍百苦却又坚强活着的福贵,亦或是袁隆平这样无私奉献、辛勤耕耘的杂交水稻专家。

  “离开了地球,到了一个我们知道的更好的地方去了。”录音中,他说过去的时光逝去了,老朋友也离开了,但是他们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2010年,在原西南农学院53届老同学聚会上,袁隆平发来一封信,其中引用了一句话:“百岁笑嘻嘻,九十不稀奇,八十是多来唏,七十是小弟弟”,建议老同学们提高生活质量,过一个愉快健康的晚年。袁隆平随时随地都用他豁达的精神勉励着他人。

  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从未离开他深爱的这片土地。不管是培育杂交水稻,还是帮助人民抵抗饥饿,他就像老黑奴一样,饱含着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沉的热爱。一个人只有对这片土地如此之深的热爱,才会爆发如此之大的能量,一生埋头做事、一往无前,彰显着中国人的力量。

扫码听袁隆平原音

 

  袁老与稻穗论青春:

  青春 是无数的可能

  录音片段4

  捂着一撮稻穗,我问了又问,我想他问过我青春是什么嘞,他说青春是无数的可能。

5月22日,西南大学,师生们纷纷自发来到校园中的袁隆平塑像前敬献鲜花,以寄托哀思(资料图资料图)

  什么是青春?并不是人生的某个阶段,而是一种心态。卓越的创造力、坚强的意志、艳阳般的热情、毫不退缩的进取心以及舍弃安逸的冒险心。

  众所周知,袁隆平院士从不追求物质享受,也没有任何架子,穿普通衣服,在路边店理发,开几万元一辆的国产汽车,用国产手机。然而,不为人知的是,袁隆平的能力十分全面,多才多艺。他精通英语,在国际论坛上能用英语直接发言,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不需要翻译;他会演奏小提琴;他是游泳健将,差点进了国家队;他还差点当上了飞行员。1952年,袁隆平报名参加飞行员考试,从西南农学院800名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空军预备班的一员。在高中时,袁隆平还曾经夺得武汉市游泳第一名、湖北省第二名。他参加过西南联省游泳锦标赛,获得第四名,而前三名都进了国家队。此外,袁隆平还会跳舞、绘画、打排球。

  被问到青春是什么时,袁隆平回答道:“青春是无数的可能。”在人生的漫漫长河中,有无数条支流,无数个选择的方向。他没能成为音乐家和游泳冠军,甚至与飞行员失之交臂,但是当他坚定选择研究农业时,他所创造的价值,就已经无可比拟了。

  “袁隆平虽然离开了我们,却永远不会离开稻田,永远不会离开他深爱的土地!”采访结束时,江枫饱含深情地说。

  那些与我们同时代的光芒熠熠的人物,就像常伴我们左右的日月星辰,他虽然划过天幕不再回来,但是他光芒所照耀到的地方,是一个时代的定稿,也是未来的新生。袁老,一路走好!

扫码听袁隆平原音

  感谢音频提供者江枫先生(江枫,FM96.8重庆之声主持人,主任播音员。曾荣获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重庆市双十佳新闻工作者、重庆市十佳主持人等荣誉)。

  记者 王伟 罗浦维 谭剑 饶果 实习生 黄滢月

【免责声明】重庆长安网未标有“来源:重庆长安网”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17,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政法文化

  • 春天非你莫“鼠”
    子鼠踏春,与人间久别重逢。法治中国年轮新启,我们想...
  • 越过二道岭
    生命似河,岁月如歌。当共和国迈过七十华诞,我们也跋...
  • 触摸文学温度 诠释责任担当
    活动现场 携手推进和繁荣法治文学创作,用文学的力量...
  •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17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