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解故事

时间: 2024-05-24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871

◎ 刘永梅

我不会吹拉弹唱,煎炒炖煮也仅仅是满足家人需要,但我有个拿手好戏——调解。家里存放的一个蓝底带金字的硬皮小本,装着我满满的调解故事。

老钱背驼,老史腿瘸,年纪一个八十多,一个七十几,都是上场口无儿无女无收入的老人。按常规说,境遇相同的两个老人应该和睦相处,可他们偏偏针尖对麦芒,碰面就吵架,邻居苦不堪言,却也拿他俩没办法。

被调到上场口工作的我,刚坐下来,就有居民上门,希望我调解处理好两个老头一天小吵、两天大吵、五天摩拳擦掌,让人不得安宁的局面。我向邻居和同事摸排老人情况,可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不和。

“不得了,不得了,两个老头又吵起来了,再下去就要动手了。”接到电话后,我和另外一个同事急忙赶去现场。

看到混乱场面,我顿时火冒三丈,大呼:“放开手,拉开距离,停止吵闹。”可,他们根本不理会,我急得直跺脚。此时,一居民提着结实的长木凳从场口经过,我伸手“借”了过来,往他们中间一扔,吼道:“打,继续打,哪个要长木凳,拿去使劲地打,打赢的进牢房,打输的进火葬场。”话音刚落,瞬间悄无声息。围观人群消失后,两个老人闷闷不乐地各自回巷子进了自家门。

木凳劝架还不错,清静了半个月后,老史来我办公室反映称,钱老头屋里有个红嘴巴绿眼睛的女人在说话,叫我们立刻马上一分钟都不要耽搁去干涉下。

出于担心,我和同事跑到老钱处:“钱大爷,在忙啥子?”

“哎哟喂,不要这样叫我,就叫钱老头嘛,巷子里大人细娃儿都是这样的,我哪有资格当大爷哟。没忙啥,我在听戏。”进了屋,果真见老钱捧着掉了漆的唱戏机在听戏,女声缓慢柔美如在轻言细语。我接过唱戏机,故意站门口让远远盯望的老史看到,他的眼神让我觉得他十分稀奇这玩意儿。

于是我问钱大爷能不能借老史听听。

“借给史罐罐呀?不行不行,他讨厌得很!”

“那,借我可以吗?”

“你哪瞧得起这个机子?”

我拿了机子出来,告诉老史:“刚叔,这就是你说的红嘴巴绿眼睛的女人,钱大爷说了,借您听几天。不过,声音放小点哈,不要影响邻居休息。”

“刚叔比史叔好听,放心,我欢欢喜喜听几天,过天还你办公室来。”走了几步后,他又转身回头:“我保证从今天起,绝不喊他‘老不死’了。”

唱戏机又让巷子平静半个多月,网格员王姨高兴报喜:“巷子里居民说,这个把月的太平日子过得舒服。”顺便我就与王姨动员大伙每人凑个三五块钱,让老钱拿上现金加上旧机子去换台新的唱戏机,然后与老史轮换使用。

听说,换新机子那天,两个老头是一块去的,回来后,又一起挨家挨户向左邻右舍道谢。

后来,少了吵闹,少了事,让我们还挺不“习惯”。

一个冬日清晨,我走在路上被老钱拦住:“老史屋头听不见声气,他有腿病,晚上爱烤火,我们去看看嘛。”

赶忙去到老史住处,我见煤炉在屋外,稍微放了心。使劲敲门后,老史跌跌撞撞开了门,老钱看架势不对,摸了摸老史的额头:“咦,有点发烧,我们快点去医院。”

上报情况后,我紧随他们去医院办手续做治疗。

老钱急得流泪:“兄弟,千万莫走哈,我比你长十多岁,要走,也该我走。医生,一定救活我兄弟,没有他的话,哪个陪我吵嘴斗架哟?”

守护了几小时后,老史缓了过来。

“大哥,今天要不是您发现的话,兄弟可能就……现在当大家的面,我给你道个歉,这几十年,我老是欺负您,是我不对,请大哥多担待。”

“哪里哪里,我也有让人讨嫌的时间,比如,故意淋湿您的煤球,抖翻您的撮箕,我这个哥当得差劲,从今往后,我们都不吵架了。”

最终,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接老史出院那天,我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小破旧的上场口,安全隐患多,即将拆迁重建,同时也征求他们意见,是外出租赁民房几年再回,还是立马搬迁至其他社区安置?

他们竟反问我:“能不能你在哪儿,我们就跟去住那儿?”他们埋怨我不耿直,说我都要调去别的地方工作了,还不告诉他们。

我说:“还有半天才走,慌啥嘛。今天中午的豆花饭我请了,这两年的工作多亏两位老辈子的大力支持哈!”

“不得行,我来请!”

“要不得,我请!”

我摆了摆手,拿出劝架的气势:“听我说,这次拆迁搬家我请你们,下次乔迁新居你们请我,做个约定,可以噻?”

吃完饭,我摁住衣袋里刚领到的人民调解员证,笑着向他们挥手告别。

  (作者单位:重庆市万盛经开区万盛街道松林社区居民委员会)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我的调解故事

◎ 刘永梅

我不会吹拉弹唱,煎炒炖煮也仅仅是满足家人需要,但我有个拿手好戏——调解。家里存放的一个蓝底带金字的硬皮小本,装着我满满的调解故事。

老钱背驼,老史腿瘸,年纪一个八十多,一个七十几,都是上场口无儿无女无收入的老人。按常规说,境遇相同的两个老人应该和睦相处,可他们偏偏针尖对麦芒,碰面就吵架,邻居苦不堪言,却也拿他俩没办法。

被调到上场口工作的我,刚坐下来,就有居民上门,希望我调解处理好两个老头一天小吵、两天大吵、五天摩拳擦掌,让人不得安宁的局面。我向邻居和同事摸排老人情况,可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不和。

“不得了,不得了,两个老头又吵起来了,再下去就要动手了。”接到电话后,我和另外一个同事急忙赶去现场。

看到混乱场面,我顿时火冒三丈,大呼:“放开手,拉开距离,停止吵闹。”可,他们根本不理会,我急得直跺脚。此时,一居民提着结实的长木凳从场口经过,我伸手“借”了过来,往他们中间一扔,吼道:“打,继续打,哪个要长木凳,拿去使劲地打,打赢的进牢房,打输的进火葬场。”话音刚落,瞬间悄无声息。围观人群消失后,两个老人闷闷不乐地各自回巷子进了自家门。

木凳劝架还不错,清静了半个月后,老史来我办公室反映称,钱老头屋里有个红嘴巴绿眼睛的女人在说话,叫我们立刻马上一分钟都不要耽搁去干涉下。

出于担心,我和同事跑到老钱处:“钱大爷,在忙啥子?”

“哎哟喂,不要这样叫我,就叫钱老头嘛,巷子里大人细娃儿都是这样的,我哪有资格当大爷哟。没忙啥,我在听戏。”进了屋,果真见老钱捧着掉了漆的唱戏机在听戏,女声缓慢柔美如在轻言细语。我接过唱戏机,故意站门口让远远盯望的老史看到,他的眼神让我觉得他十分稀奇这玩意儿。

于是我问钱大爷能不能借老史听听。

“借给史罐罐呀?不行不行,他讨厌得很!”

“那,借我可以吗?”

“你哪瞧得起这个机子?”

我拿了机子出来,告诉老史:“刚叔,这就是你说的红嘴巴绿眼睛的女人,钱大爷说了,借您听几天。不过,声音放小点哈,不要影响邻居休息。”

“刚叔比史叔好听,放心,我欢欢喜喜听几天,过天还你办公室来。”走了几步后,他又转身回头:“我保证从今天起,绝不喊他‘老不死’了。”

唱戏机又让巷子平静半个多月,网格员王姨高兴报喜:“巷子里居民说,这个把月的太平日子过得舒服。”顺便我就与王姨动员大伙每人凑个三五块钱,让老钱拿上现金加上旧机子去换台新的唱戏机,然后与老史轮换使用。

听说,换新机子那天,两个老头是一块去的,回来后,又一起挨家挨户向左邻右舍道谢。

后来,少了吵闹,少了事,让我们还挺不“习惯”。

一个冬日清晨,我走在路上被老钱拦住:“老史屋头听不见声气,他有腿病,晚上爱烤火,我们去看看嘛。”

赶忙去到老史住处,我见煤炉在屋外,稍微放了心。使劲敲门后,老史跌跌撞撞开了门,老钱看架势不对,摸了摸老史的额头:“咦,有点发烧,我们快点去医院。”

上报情况后,我紧随他们去医院办手续做治疗。

老钱急得流泪:“兄弟,千万莫走哈,我比你长十多岁,要走,也该我走。医生,一定救活我兄弟,没有他的话,哪个陪我吵嘴斗架哟?”

守护了几小时后,老史缓了过来。

“大哥,今天要不是您发现的话,兄弟可能就……现在当大家的面,我给你道个歉,这几十年,我老是欺负您,是我不对,请大哥多担待。”

“哪里哪里,我也有让人讨嫌的时间,比如,故意淋湿您的煤球,抖翻您的撮箕,我这个哥当得差劲,从今往后,我们都不吵架了。”

最终,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接老史出院那天,我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小破旧的上场口,安全隐患多,即将拆迁重建,同时也征求他们意见,是外出租赁民房几年再回,还是立马搬迁至其他社区安置?

他们竟反问我:“能不能你在哪儿,我们就跟去住那儿?”他们埋怨我不耿直,说我都要调去别的地方工作了,还不告诉他们。

我说:“还有半天才走,慌啥嘛。今天中午的豆花饭我请了,这两年的工作多亏两位老辈子的大力支持哈!”

“不得行,我来请!”

“要不得,我请!”

我摆了摆手,拿出劝架的气势:“听我说,这次拆迁搬家我请你们,下次乔迁新居你们请我,做个约定,可以噻?”

吃完饭,我摁住衣袋里刚领到的人民调解员证,笑着向他们挥手告别。

  (作者单位:重庆市万盛经开区万盛街道松林社区居民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