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边的树

时间: 2024-06-14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637

◎ 邱雪梅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教学工作会与悬崖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更没有想到某一天,自己居然会成为悬崖边上的那一棵树。

那棵树可能不够高耸,不够强大,但刚刚好,在一个孩子快要跌落悬崖的瞬间,把他牢牢地托住,拉了回来。

我是一名中学班主任,语文教师,在将近20年的教学历程中,我和各种各样的孩子在一起,有欢愉,也有伤痛。我们肩并肩的跋涉,我们手挽手的歌唱,当然我们也在跌宕起伏的日子里,在崎岖的山间林道中,穿过迷雾,站在山巅上眺望彩霞满天。

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个孩子,名叫小冉。八年前的一个早上,我成了他的老师。

2016年8月31日,阳光明媚,初一21班的教室里,47位同学陆陆续续地进校报到。上午九点,虽然还有一个位置空着,但我仍然准时开始了报到流程。

大约十点钟,一位提着黑色帆布书包的同学飘到了教室门口。他就是小冉,身体瘦小,扭着身子,头耷拉着,乱蓬蓬的头发好像很久都没有洗过的样子。

整个报到过程,小冉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瞌睡。报名结束,小冉歪着头找我说话,他说:“老师,我……我小学成绩就不好,不晓得初中读不读得走。”我摸摸小冉的头,笑着说:“邱老师不一定能保证让你闪闪发光,但确定会让你越来越好。相信我,但你更要相信你自己。”

从此我随时关注小冉的一举一动,但结果呢,整个初一的成绩,他一直保持倒数前十。他是课堂“睡神”,是违纪名单和各办公室的“常驻嘉宾”,还是恶作剧的“百变高手”。最严重的一次,是他在网上买了卡罗莱纳死神辣椒引诱十个男生吃,结果其中两个男生的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只能去医院洗胃……

对待这样的熊孩子,我该怎么办?既然当了小冉的老师,我就把自己当成他身旁的一棵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下意识就联想到了树。我总觉得,在他摇摇晃晃的时候,需要我站出来,为他挡住些什么。

我改变了策略,开始寻找新的办法来帮助小冉。

我在小冉的小学班主任那里了解到,小冉的父母在小冉四岁时便已离婚,他和亲生母亲一年才见一次,跟继父母的关系也很不好。自小学五年级起,小冉的父亲开了一个麻将馆,便让小冉住在麻将馆看店,稍有差错便是一顿揍。我后来去看小冉,居然看见他是住在麻将馆二楼一个三角形的储物间里,除了一张凌乱的床,就是更凌乱的杂物。这样嘈杂他如何入睡,这样混乱的环境,何谈健康成长?我赶紧联系小冉的父亲,请他让孩子回到家里住,小冉的父亲却表示自己太忙,只能尽力减少小冉在麻将馆住的次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再强调分数,将批评改为建议,让科任老师也对小冉多给鼓励、多单独辅导,刻意让他完成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给绿植浇水、管理图书角、换纯净水桶、晚上关灯……在期末考试中,小冉成绩居然前进了十名。

看到小冉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无比欣慰。但某天刚下晚自习,我得到消息,小冉纠集四五十人准备打群架,我赶紧叫了几位老师和保安赶过去,及时喝止拿着石块准备砸向别人的小冉。后来,警察驱散聚集的人群,带走了小冉,当时我的心都被刺痛了。那是我的学生啊,他那么小,却被带上警车,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还好,因为肇事情节不算严重,小冉回到了学校。年级组长、小冉的父亲和我,轮番帮助了他一个多小时,但小冉只是站着,一句话也不说。他的父亲愈发愤怒了,一脚踢了过去,骂骂咧咧地大叫:“不读了,给老子滚回去!”

小冉冷笑一声:“不读就不读!”小冉父亲立刻就拉着他要去办休学手续。这个时候,我坚决地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话:“我不同意!小冉读不读书,我说了算!”

小冉吃惊地看着我,眼睛里是我许久没有看到过的光亮。

那一丝光亮,我一生难忘。

小冉的成绩依然没有大的起色,但明显安静了许多。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了去区里的职教中心。他听了我的嘱咐,认真锻炼身体,那个瘦弱的孩子成了体训队长;他认真学习,成了学习委员;后来他跟我报告了入团的消息。天哪,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冉,他居然入团啦!

2022年7月,小冉考取了轻工职业学院。

就在前些日子,小冉专门给我打电话,说要到学校来看我,还说要请我吃饭,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去年初冬的一个下午,小冉当真来到我所在的中学看我,晚上我们共进晚餐。看着小冉充满阳光的样子,我心里面真的有说不出的感慨——曾经的那个小冉,只差一点点跌下悬崖,他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是的,那段时间,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面对一个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学生,该怎么办?就算那个学生对你的呼唤无动于衷,你就忍心叹一口气默默转身,看着他跌下悬崖?就算家长和学生已经决定要放弃学业,那你呢,作为他的老师你会不会坚守初心?

现在我可以说,作为小冉的老师,我很庆辛自己始终没有放弃。很庆幸,我成为了一棵长在悬崖边的树,挡住那些有可能坠落的学生。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生命的意义所在。

  (作者单位:重庆市松树桥中学校)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悬崖边的树

◎ 邱雪梅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教学工作会与悬崖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更没有想到某一天,自己居然会成为悬崖边上的那一棵树。

那棵树可能不够高耸,不够强大,但刚刚好,在一个孩子快要跌落悬崖的瞬间,把他牢牢地托住,拉了回来。

我是一名中学班主任,语文教师,在将近20年的教学历程中,我和各种各样的孩子在一起,有欢愉,也有伤痛。我们肩并肩的跋涉,我们手挽手的歌唱,当然我们也在跌宕起伏的日子里,在崎岖的山间林道中,穿过迷雾,站在山巅上眺望彩霞满天。

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个孩子,名叫小冉。八年前的一个早上,我成了他的老师。

2016年8月31日,阳光明媚,初一21班的教室里,47位同学陆陆续续地进校报到。上午九点,虽然还有一个位置空着,但我仍然准时开始了报到流程。

大约十点钟,一位提着黑色帆布书包的同学飘到了教室门口。他就是小冉,身体瘦小,扭着身子,头耷拉着,乱蓬蓬的头发好像很久都没有洗过的样子。

整个报到过程,小冉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瞌睡。报名结束,小冉歪着头找我说话,他说:“老师,我……我小学成绩就不好,不晓得初中读不读得走。”我摸摸小冉的头,笑着说:“邱老师不一定能保证让你闪闪发光,但确定会让你越来越好。相信我,但你更要相信你自己。”

从此我随时关注小冉的一举一动,但结果呢,整个初一的成绩,他一直保持倒数前十。他是课堂“睡神”,是违纪名单和各办公室的“常驻嘉宾”,还是恶作剧的“百变高手”。最严重的一次,是他在网上买了卡罗莱纳死神辣椒引诱十个男生吃,结果其中两个男生的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只能去医院洗胃……

对待这样的熊孩子,我该怎么办?既然当了小冉的老师,我就把自己当成他身旁的一棵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下意识就联想到了树。我总觉得,在他摇摇晃晃的时候,需要我站出来,为他挡住些什么。

我改变了策略,开始寻找新的办法来帮助小冉。

我在小冉的小学班主任那里了解到,小冉的父母在小冉四岁时便已离婚,他和亲生母亲一年才见一次,跟继父母的关系也很不好。自小学五年级起,小冉的父亲开了一个麻将馆,便让小冉住在麻将馆看店,稍有差错便是一顿揍。我后来去看小冉,居然看见他是住在麻将馆二楼一个三角形的储物间里,除了一张凌乱的床,就是更凌乱的杂物。这样嘈杂他如何入睡,这样混乱的环境,何谈健康成长?我赶紧联系小冉的父亲,请他让孩子回到家里住,小冉的父亲却表示自己太忙,只能尽力减少小冉在麻将馆住的次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再强调分数,将批评改为建议,让科任老师也对小冉多给鼓励、多单独辅导,刻意让他完成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给绿植浇水、管理图书角、换纯净水桶、晚上关灯……在期末考试中,小冉成绩居然前进了十名。

看到小冉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无比欣慰。但某天刚下晚自习,我得到消息,小冉纠集四五十人准备打群架,我赶紧叫了几位老师和保安赶过去,及时喝止拿着石块准备砸向别人的小冉。后来,警察驱散聚集的人群,带走了小冉,当时我的心都被刺痛了。那是我的学生啊,他那么小,却被带上警车,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还好,因为肇事情节不算严重,小冉回到了学校。年级组长、小冉的父亲和我,轮番帮助了他一个多小时,但小冉只是站着,一句话也不说。他的父亲愈发愤怒了,一脚踢了过去,骂骂咧咧地大叫:“不读了,给老子滚回去!”

小冉冷笑一声:“不读就不读!”小冉父亲立刻就拉着他要去办休学手续。这个时候,我坚决地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话:“我不同意!小冉读不读书,我说了算!”

小冉吃惊地看着我,眼睛里是我许久没有看到过的光亮。

那一丝光亮,我一生难忘。

小冉的成绩依然没有大的起色,但明显安静了许多。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了去区里的职教中心。他听了我的嘱咐,认真锻炼身体,那个瘦弱的孩子成了体训队长;他认真学习,成了学习委员;后来他跟我报告了入团的消息。天哪,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冉,他居然入团啦!

2022年7月,小冉考取了轻工职业学院。

就在前些日子,小冉专门给我打电话,说要到学校来看我,还说要请我吃饭,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去年初冬的一个下午,小冉当真来到我所在的中学看我,晚上我们共进晚餐。看着小冉充满阳光的样子,我心里面真的有说不出的感慨——曾经的那个小冉,只差一点点跌下悬崖,他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是的,那段时间,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面对一个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学生,该怎么办?就算那个学生对你的呼唤无动于衷,你就忍心叹一口气默默转身,看着他跌下悬崖?就算家长和学生已经决定要放弃学业,那你呢,作为他的老师你会不会坚守初心?

现在我可以说,作为小冉的老师,我很庆辛自己始终没有放弃。很庆幸,我成为了一棵长在悬崖边的树,挡住那些有可能坠落的学生。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生命的意义所在。

  (作者单位:重庆市松树桥中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