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园关不住

时间: 2019-04-26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593

人的心就像那绚丽多彩的春天,想关是怎么也关不住的。

不知别人是怎样的,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只有在劳动中,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丰盈与充实。

有事情做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只管专心地做事情。当然也偶尔有走神的时候,但那毕竟是一瞬之间的事。少年时期放牛割草就出现过如此情形。放牛的时候,牛儿吃到绿油油的庄稼了,我都没有发觉;割草的时候,镰刀割破手指头了,才猛然惊觉。青年时期,我下田割稻谷也出现过这种情况。烈日下,眼前一片金灿灿的稻谷,镰刀伸出去,脑子里却在想,今年该有白米饭吃了吧,今年该不会饿肚皮了吧,今年该不会无米过年,要去生产队里申请储备粮,连续几个夜晚接受众人的审查和领导的批示了吧?这些念头在脑子里还没有闪现完呢,耳边“嚓”的一声,镰刀割在手指上了,手指流血了,眼睛发花了,浑身发麻了,紧接着才是钻心般的疼痛。所以,后来我做事情的时候就专心做事情,从不敢心骛旁物。但是人的心是最富有生命力的东西,它时常要游走于人体躯壳之外,长时期把心紧锁在人体的躯壳之内,心就会枯萎,直至窒息而亡,心死则形亦灭矣。所以,把事情做完之后,自然会打开心门,让心出来散散步,做做操。让阳光晒一晒,让清风吹一吹,让雨水淋一淋,让心亲一亲江波,让心闻一闻花香,让心看一看碧草。

无论多大的年龄,人们的心有时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他总要眼睛忽闪忽闪,眉毛抖动抖动,手脚东舞西舞的。你要是把门锁紧了,他会哭闹,他会呐喊,他会踢踏。如果他的力量足够强大,他会破门而出的。所以心是不太好管理的,就像孩子一样不太好管理。大人有时候骂不听话的孩子:你疯啦?其实谁没有“疯”过呢?放眼当今世界,哪里不是“疯子”遍地!哪里不是“疯子”当道!有的是“心疯”,有的是“形疯”,有的则是“心形皆疯”。其实,“疯”与“不疯”也是相对的。“疯”还要有一定的条件和水平,一般的人是“疯”得相对平静,有些人则“疯”到了癫狂。当然,人们总是说别人是“疯子”,没有谁会说自己是“疯子”的。

而今是一个自由的世界。鸡、狗、猪全都自然放养,人和人的心也同样向往着自由的世界。所以,心有时候管不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管不住就管不住吧。说不定每个人和每颗心注定是要“疯”个一回两回的,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和忧心忡忡的。

猪和狗已经出门了,鸡也已经上山了,你的心在哪里呢?是在湛蓝的星空,还是在碧绿的草地?是在陡峭的山崖,还是在浩渺的大海?是在温暖的茅屋,还是在冷寂的别墅?

(作者系市作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春色满园关不住

人的心就像那绚丽多彩的春天,想关是怎么也关不住的。

不知别人是怎样的,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只有在劳动中,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丰盈与充实。

有事情做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只管专心地做事情。当然也偶尔有走神的时候,但那毕竟是一瞬之间的事。少年时期放牛割草就出现过如此情形。放牛的时候,牛儿吃到绿油油的庄稼了,我都没有发觉;割草的时候,镰刀割破手指头了,才猛然惊觉。青年时期,我下田割稻谷也出现过这种情况。烈日下,眼前一片金灿灿的稻谷,镰刀伸出去,脑子里却在想,今年该有白米饭吃了吧,今年该不会饿肚皮了吧,今年该不会无米过年,要去生产队里申请储备粮,连续几个夜晚接受众人的审查和领导的批示了吧?这些念头在脑子里还没有闪现完呢,耳边“嚓”的一声,镰刀割在手指上了,手指流血了,眼睛发花了,浑身发麻了,紧接着才是钻心般的疼痛。所以,后来我做事情的时候就专心做事情,从不敢心骛旁物。但是人的心是最富有生命力的东西,它时常要游走于人体躯壳之外,长时期把心紧锁在人体的躯壳之内,心就会枯萎,直至窒息而亡,心死则形亦灭矣。所以,把事情做完之后,自然会打开心门,让心出来散散步,做做操。让阳光晒一晒,让清风吹一吹,让雨水淋一淋,让心亲一亲江波,让心闻一闻花香,让心看一看碧草。

无论多大的年龄,人们的心有时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他总要眼睛忽闪忽闪,眉毛抖动抖动,手脚东舞西舞的。你要是把门锁紧了,他会哭闹,他会呐喊,他会踢踏。如果他的力量足够强大,他会破门而出的。所以心是不太好管理的,就像孩子一样不太好管理。大人有时候骂不听话的孩子:你疯啦?其实谁没有“疯”过呢?放眼当今世界,哪里不是“疯子”遍地!哪里不是“疯子”当道!有的是“心疯”,有的是“形疯”,有的则是“心形皆疯”。其实,“疯”与“不疯”也是相对的。“疯”还要有一定的条件和水平,一般的人是“疯”得相对平静,有些人则“疯”到了癫狂。当然,人们总是说别人是“疯子”,没有谁会说自己是“疯子”的。

而今是一个自由的世界。鸡、狗、猪全都自然放养,人和人的心也同样向往着自由的世界。所以,心有时候管不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管不住就管不住吧。说不定每个人和每颗心注定是要“疯”个一回两回的,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和忧心忡忡的。

猪和狗已经出门了,鸡也已经上山了,你的心在哪里呢?是在湛蓝的星空,还是在碧绿的草地?是在陡峭的山崖,还是在浩渺的大海?是在温暖的茅屋,还是在冷寂的别墅?

(作者系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