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赏雪观瀑

时间: 2018-01-17 来源: 北碚区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920

从小在北方生活,对于赏雪,并没有多大兴趣。记得上小学的时候,一夜鹅毛大雪,早上起来连家门都打不开。上学路上,一脚踩下去就是半膝深,穿得又笨重,像狗熊一样连滚带爬地到学校,身后拖着长长的雪痕。冬季哪天不是“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但冰瀑是什么样子还真没见过。

头天早上7点,天还没亮就驱车上路,一路经江油、绵阳至平武,晚上5点多钟终于到了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虎牙藏族乡境内,住在高山堡村的一户农家。高山堡村是虎牙大峡谷里唯一的村子,只有二三百户人家,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

第二天早上6点,吃过农庄老板余大姐做的稀饭、玉米饼,当地的车就来接我们了。从农庄到大峡谷谷口,还有4公里盘山公路。山里气温低,路面都结冰了,要租当地带了防滑链的汽车才开得上去。遗憾的是,我们乘坐的那辆车虽然安了防滑链,但动力不够,开到半道上就歇菜了,全车人下车走路。好在一行人有备而来,冰爪、登山杖、手套、帽子全副武装,也没跟司机计较,一路说说笑笑向峡谷走去。

相对于“人间瑶池”九寨黄龙,与之腹背相依的虎牙大峡谷知道的人并不多。她全长30公里,历经千百年岁月沧桑,依然保持着最原始自然的风貌。境内光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五座。最高的雪宝顶有5588米,最低的虎牙关口只有1400米,正是这高低不同的落差,形成了大大小小一百多条瀑布,夏季飞流直下、浪花飞溅,冬季则成凝固的美——冰瀑,是亚洲最大的冰瀑群。

走进虎牙大峡谷,最先吸引我的不是雪景、冰瀑——路上积雪早已被游人踩得乌七八糟,峡谷两边高山上的积雪也是零零星星点、稀稀拉拉,冰瀑更是没有看到。倒是那从峡谷深处奔流而下的溪水,清澈见底,带着雪山的寒气,带着久居深山的神秘一路不急不缓地流淌下来,潺潺、淙淙…..溪流上,偶有粗大的断木供游人通过,颇有“断桥残雪”的意境。

继续往里走了两个多小时,地上的积雪明显厚了,两边山崖上的雪明显多了,山、石、树、草开始重重叠叠、错错落落的白起来,不像北方的“天地一笼统”,倒像宋代釉料开片的冰裂,像中国传统山水画,像夏圭的《溪山清远》图,峡谷上方,湛蓝、湛蓝的天空就是它的留白。

这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真的是雪花,小小巧巧、若有若无,在眼前一闪而过,你若想伸手去抓住她,她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一扭身就不见了,眼睁睁的,不由你心生一丝遗憾。

南国的雪花和南国的姑娘一样。

越往里走,两边陡峭、褐色的山崖上开始出现一排排、一片片、一幕幕倒挂的、晶莹剔透的冰挂、冰剑、冰晶、冰瀑,形态各异,气势磅礴,就像千年的岩石上开了花。尤其是最大的燕子岩瀑布,昔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瀑布在你眼前凝固成了一片冰河,保持着飞流直下的样子,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和幽幽的蓝光,那是纤尘不染的雪山之水才有的颜色。从它凝固的姿态中,你仿佛还能听到它昨天哗哗流动的声音,感受到它无比激荡的生命,而今天,它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沉默了,静止了,凝固了,一任游人在它身边欢呼雀跃。虽然气势磅礴,摄人心魄,但更有一种无言的苍凉。“繁花靡丽,过眼皆空,总成一梦”张岱的句子不由在脑子里闪现。

听说,夏季的虎牙更加迷人,山峰雄奇惊险,瀑布飞泻千米,溪流奔腾咆哮,繁花绚丽灿烂,海子清幽深远…..我在心里暗暗地想:今年夏天,一定要再来虎牙,看看它欢腾的身影,感受它激越的心跳,更要穿峡谷,登山峰,与这群峰和飞瀑来一次生命的对话。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虎牙赏雪观瀑

从小在北方生活,对于赏雪,并没有多大兴趣。记得上小学的时候,一夜鹅毛大雪,早上起来连家门都打不开。上学路上,一脚踩下去就是半膝深,穿得又笨重,像狗熊一样连滚带爬地到学校,身后拖着长长的雪痕。冬季哪天不是“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但冰瀑是什么样子还真没见过。

头天早上7点,天还没亮就驱车上路,一路经江油、绵阳至平武,晚上5点多钟终于到了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虎牙藏族乡境内,住在高山堡村的一户农家。高山堡村是虎牙大峡谷里唯一的村子,只有二三百户人家,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

第二天早上6点,吃过农庄老板余大姐做的稀饭、玉米饼,当地的车就来接我们了。从农庄到大峡谷谷口,还有4公里盘山公路。山里气温低,路面都结冰了,要租当地带了防滑链的汽车才开得上去。遗憾的是,我们乘坐的那辆车虽然安了防滑链,但动力不够,开到半道上就歇菜了,全车人下车走路。好在一行人有备而来,冰爪、登山杖、手套、帽子全副武装,也没跟司机计较,一路说说笑笑向峡谷走去。

相对于“人间瑶池”九寨黄龙,与之腹背相依的虎牙大峡谷知道的人并不多。她全长30公里,历经千百年岁月沧桑,依然保持着最原始自然的风貌。境内光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五座。最高的雪宝顶有5588米,最低的虎牙关口只有1400米,正是这高低不同的落差,形成了大大小小一百多条瀑布,夏季飞流直下、浪花飞溅,冬季则成凝固的美——冰瀑,是亚洲最大的冰瀑群。

走进虎牙大峡谷,最先吸引我的不是雪景、冰瀑——路上积雪早已被游人踩得乌七八糟,峡谷两边高山上的积雪也是零零星星点、稀稀拉拉,冰瀑更是没有看到。倒是那从峡谷深处奔流而下的溪水,清澈见底,带着雪山的寒气,带着久居深山的神秘一路不急不缓地流淌下来,潺潺、淙淙…..溪流上,偶有粗大的断木供游人通过,颇有“断桥残雪”的意境。

继续往里走了两个多小时,地上的积雪明显厚了,两边山崖上的雪明显多了,山、石、树、草开始重重叠叠、错错落落的白起来,不像北方的“天地一笼统”,倒像宋代釉料开片的冰裂,像中国传统山水画,像夏圭的《溪山清远》图,峡谷上方,湛蓝、湛蓝的天空就是它的留白。

这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真的是雪花,小小巧巧、若有若无,在眼前一闪而过,你若想伸手去抓住她,她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一扭身就不见了,眼睁睁的,不由你心生一丝遗憾。

南国的雪花和南国的姑娘一样。

越往里走,两边陡峭、褐色的山崖上开始出现一排排、一片片、一幕幕倒挂的、晶莹剔透的冰挂、冰剑、冰晶、冰瀑,形态各异,气势磅礴,就像千年的岩石上开了花。尤其是最大的燕子岩瀑布,昔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瀑布在你眼前凝固成了一片冰河,保持着飞流直下的样子,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和幽幽的蓝光,那是纤尘不染的雪山之水才有的颜色。从它凝固的姿态中,你仿佛还能听到它昨天哗哗流动的声音,感受到它无比激荡的生命,而今天,它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沉默了,静止了,凝固了,一任游人在它身边欢呼雀跃。虽然气势磅礴,摄人心魄,但更有一种无言的苍凉。“繁花靡丽,过眼皆空,总成一梦”张岱的句子不由在脑子里闪现。

听说,夏季的虎牙更加迷人,山峰雄奇惊险,瀑布飞泻千米,溪流奔腾咆哮,繁花绚丽灿烂,海子清幽深远…..我在心里暗暗地想:今年夏天,一定要再来虎牙,看看它欢腾的身影,感受它激越的心跳,更要穿峡谷,登山峰,与这群峰和飞瀑来一次生命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