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母亲买新衣

时间: 2021-01-21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191

  ◎汪万英

  二十四节气大雪那天,七曜山上大雪纷纷,方斗山下细雨绵绵,凛冽的寒风穿透厚厚的羽绒服,钻进身体搅得人透心凉。我一层层打开包裹,小心取出山猫仿皮草长款大衣,提着衣领使劲抖了三下,大衣柔软厚实的皮毛立即灵动起来,热切地想要拥抱母亲。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急忙脱去身上的外套,伸出双臂,配合我帮她穿上新衣。

  我的眼睛因为近视和严重白内障,看不清大衣的纽扣位置。我双手摸索着,摸到右边衣襟第一颗向里弯曲的扣子,十分费劲地慢慢把它掰直,再摸到左边衣襟圆弧形的扣子插进去,小心地向外扭成一个弯钩扣住。仔细扣好第二颗、第三颗,整理好衣领和身上的皮毛,母亲抬眼暖暖地看着我,冲我童真般甜甜一笑。一瞬间,我与自己和解了,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冰雪都融化了。

  记忆中,我小时候从未见母亲穿过新衣服,她总是穿一件洗得发白、打有补丁的红色或蓝色碎花布外套。孩子们最盼望过年,因为过年有肉吃,有新衣穿。大年三十上午,父亲将卖给国家后剩下的猪头、猪蹄等烧好洗净,和着萝卜炖一大锅,一直要吃到正月十五。中午贴上对联,敬过祖先,爷爷奶奶上位就坐,一家人围坐一桌,欢欢喜喜吃团年饭。大年初一大清早,母亲将我们从梦中轻轻唤醒,给我们穿上白布染的蓝色新衣,说一些祝福的话。我们东摸摸西扯扯,左瞧瞧右看看,心里乐开了花儿。我们甜滋滋地吃完父母包的大汤圆,来到院坝里、街檐下,和小伙伴们一起跳绳、踢毽、扇烟盒、打梭棍……邻家女孩红色那碎花灯芯绒衣裤和羊角辫上的红头绳,像一团跳跃的火焰,让我好生羡慕。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等我长大了,一定要给妈妈和自己买好多漂亮的花衣裳!

  母亲说,她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花衣裳。她结婚那天,父亲用一件红色和一件蓝色的碎花布衣裳娶了她。婚后他们攒钱买房,抚养孩子,赡养父母,供子女上学,母亲再没添置过一件新衣。我大学毕业那年,家里不用再卖粮食瓜果给我凑书学费了,母亲终于给自己扯了一件四毛钱一尺的碎花布做衣裳。

  参加工作后,我开始着手实现小时候的夙愿,给母亲买新衣。知女莫过母亲,她总是高高兴兴地试穿给我看,她的笑容很甜,一直甜到我心里升起幸福感和自豪感。

  记得有一年春节拍全家福,大家排好队,摄影师举起相机正要按快门,婶婶突然不拍了。堂妹赶紧跑过去问原因,婶婶说,她要穿一件和我母亲同样好看的衣服才肯拍照,惹得大家哭笑不得,答应拍完全家福后立即去买,这才哄婶婶拍了照。其实,堂妹每年都给婶婶买新衣服,婶婶不知何故却喜欢我母亲穿的那件红花羽绒服。婶婶曾羡慕地对母亲说:“你好幸福呀,女儿把你打扮得像朵花花儿。”

  婶婶的话让我倍感欣慰、备受鼓舞。自从经济独立后,我总想把母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她买衣服、鞋袜等服饰,买耳环、项链等首饰,我把母亲当女儿打扮,就像她爱我那样。而我自己,已多年未添置新衣,不是缺钱,而是根本没有穿新衣的欲望。

  去年,母亲病情严重且持续了大半年,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巴不得事事亲力亲为,为父母做好一切。然欲速则不达,我们的辛苦付出并没有赢得父母的认同,反而认为我们管得太多,管得太紧,束缚了他们的自由。父母为此生气,甚至怒不可遏。父母的不理解和误会让我痛苦、抑郁,很长一段时间,我心里虽然担心、想念他们,却不敢轻易走近他们。我常常失眠,噩梦连连,醒来后泪流满面。

  我想救赎自己。在朋友们的开导下,我开始“疏远”父母,由原来只要有空就去看望,改为一周或十天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就打个电话;由原来每次去看望陪一天半天改为半小时甚至几分钟;由原来送一束鲜花,改为送一盆鲜花,教会母亲浇水,简单几句问候就撤;由原来事无巨细改为父母开口了才做,不开口就佯装不知。我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社会事务中。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父母见到我好像没那么生气了,他们偶尔会给我打电话,有时包了饺子、炸了酥肉叫我去吃,不去就打包给我送来。我慢慢走出阴霾,心情逐渐好起来。一天晚上,我突然想给自己买件新衣,就在网上选,一件黑白相间的山猫仿皮草长款大衣吸引了我,那种久违的穿新衣的渴望突然涌向我,情不自禁下了单。

  收到大衣,我迫不及待地穿在身上,暖和极了。看着镜中漂亮的衣服,我忽然想起很久都没给母亲买新衣了。我想,母亲一定也会喜欢这款大衣,于是我给母亲也买了一件。果然,母亲一见如故,眼里还放着光。

  “这件衣服我终于想到手了!”穿着新衣的母亲惊喜又激动地说。原来,有一天母亲在电视购物节目里看到同款大衣,她很喜欢。当等到父亲晚上回到家,让父亲帮她打电话订购时,这款大衣已经没有了。母亲大失所望,好几天打不起精神。

  “还是你懂妈妈,你和妈妈心有灵犀呀。你们这‘母女装’真好看!”我先生笑着调侃道。

  “有了这件大衣,我再也不买新衣服了。”母亲欣喜地说。

  “别呀!我以后还要给您买好多漂亮的新衣服呢,把您当女儿一样,打扮成一朵美丽的花花儿啦。”我在心里悄悄对母亲说。

  (作者系石柱县西沱中学高级教师、重庆散文学会会员)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我给母亲买新衣

  ◎汪万英

  二十四节气大雪那天,七曜山上大雪纷纷,方斗山下细雨绵绵,凛冽的寒风穿透厚厚的羽绒服,钻进身体搅得人透心凉。我一层层打开包裹,小心取出山猫仿皮草长款大衣,提着衣领使劲抖了三下,大衣柔软厚实的皮毛立即灵动起来,热切地想要拥抱母亲。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急忙脱去身上的外套,伸出双臂,配合我帮她穿上新衣。

  我的眼睛因为近视和严重白内障,看不清大衣的纽扣位置。我双手摸索着,摸到右边衣襟第一颗向里弯曲的扣子,十分费劲地慢慢把它掰直,再摸到左边衣襟圆弧形的扣子插进去,小心地向外扭成一个弯钩扣住。仔细扣好第二颗、第三颗,整理好衣领和身上的皮毛,母亲抬眼暖暖地看着我,冲我童真般甜甜一笑。一瞬间,我与自己和解了,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冰雪都融化了。

  记忆中,我小时候从未见母亲穿过新衣服,她总是穿一件洗得发白、打有补丁的红色或蓝色碎花布外套。孩子们最盼望过年,因为过年有肉吃,有新衣穿。大年三十上午,父亲将卖给国家后剩下的猪头、猪蹄等烧好洗净,和着萝卜炖一大锅,一直要吃到正月十五。中午贴上对联,敬过祖先,爷爷奶奶上位就坐,一家人围坐一桌,欢欢喜喜吃团年饭。大年初一大清早,母亲将我们从梦中轻轻唤醒,给我们穿上白布染的蓝色新衣,说一些祝福的话。我们东摸摸西扯扯,左瞧瞧右看看,心里乐开了花儿。我们甜滋滋地吃完父母包的大汤圆,来到院坝里、街檐下,和小伙伴们一起跳绳、踢毽、扇烟盒、打梭棍……邻家女孩红色那碎花灯芯绒衣裤和羊角辫上的红头绳,像一团跳跃的火焰,让我好生羡慕。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等我长大了,一定要给妈妈和自己买好多漂亮的花衣裳!

  母亲说,她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花衣裳。她结婚那天,父亲用一件红色和一件蓝色的碎花布衣裳娶了她。婚后他们攒钱买房,抚养孩子,赡养父母,供子女上学,母亲再没添置过一件新衣。我大学毕业那年,家里不用再卖粮食瓜果给我凑书学费了,母亲终于给自己扯了一件四毛钱一尺的碎花布做衣裳。

  参加工作后,我开始着手实现小时候的夙愿,给母亲买新衣。知女莫过母亲,她总是高高兴兴地试穿给我看,她的笑容很甜,一直甜到我心里升起幸福感和自豪感。

  记得有一年春节拍全家福,大家排好队,摄影师举起相机正要按快门,婶婶突然不拍了。堂妹赶紧跑过去问原因,婶婶说,她要穿一件和我母亲同样好看的衣服才肯拍照,惹得大家哭笑不得,答应拍完全家福后立即去买,这才哄婶婶拍了照。其实,堂妹每年都给婶婶买新衣服,婶婶不知何故却喜欢我母亲穿的那件红花羽绒服。婶婶曾羡慕地对母亲说:“你好幸福呀,女儿把你打扮得像朵花花儿。”

  婶婶的话让我倍感欣慰、备受鼓舞。自从经济独立后,我总想把母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她买衣服、鞋袜等服饰,买耳环、项链等首饰,我把母亲当女儿打扮,就像她爱我那样。而我自己,已多年未添置新衣,不是缺钱,而是根本没有穿新衣的欲望。

  去年,母亲病情严重且持续了大半年,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巴不得事事亲力亲为,为父母做好一切。然欲速则不达,我们的辛苦付出并没有赢得父母的认同,反而认为我们管得太多,管得太紧,束缚了他们的自由。父母为此生气,甚至怒不可遏。父母的不理解和误会让我痛苦、抑郁,很长一段时间,我心里虽然担心、想念他们,却不敢轻易走近他们。我常常失眠,噩梦连连,醒来后泪流满面。

  我想救赎自己。在朋友们的开导下,我开始“疏远”父母,由原来只要有空就去看望,改为一周或十天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就打个电话;由原来每次去看望陪一天半天改为半小时甚至几分钟;由原来送一束鲜花,改为送一盆鲜花,教会母亲浇水,简单几句问候就撤;由原来事无巨细改为父母开口了才做,不开口就佯装不知。我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社会事务中。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父母见到我好像没那么生气了,他们偶尔会给我打电话,有时包了饺子、炸了酥肉叫我去吃,不去就打包给我送来。我慢慢走出阴霾,心情逐渐好起来。一天晚上,我突然想给自己买件新衣,就在网上选,一件黑白相间的山猫仿皮草长款大衣吸引了我,那种久违的穿新衣的渴望突然涌向我,情不自禁下了单。

  收到大衣,我迫不及待地穿在身上,暖和极了。看着镜中漂亮的衣服,我忽然想起很久都没给母亲买新衣了。我想,母亲一定也会喜欢这款大衣,于是我给母亲也买了一件。果然,母亲一见如故,眼里还放着光。

  “这件衣服我终于想到手了!”穿着新衣的母亲惊喜又激动地说。原来,有一天母亲在电视购物节目里看到同款大衣,她很喜欢。当等到父亲晚上回到家,让父亲帮她打电话订购时,这款大衣已经没有了。母亲大失所望,好几天打不起精神。

  “还是你懂妈妈,你和妈妈心有灵犀呀。你们这‘母女装’真好看!”我先生笑着调侃道。

  “有了这件大衣,我再也不买新衣服了。”母亲欣喜地说。

  “别呀!我以后还要给您买好多漂亮的新衣服呢,把您当女儿一样,打扮成一朵美丽的花花儿啦。”我在心里悄悄对母亲说。

  (作者系石柱县西沱中学高级教师、重庆散文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