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部打钢板服务不打折的“老黄牛”

时间: 2021-05-14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104

5月11日,赵邦荣对一起车辆擦挂事故进行现场处置

执勤结束,赵邦荣需要长时间按压腰部,缓解疼痛

  5月11日,晨光熹微,新的一天缓缓苏醒,重庆长江大桥渐渐车水马龙。

  南岸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南坪大队民警赵邦荣如往常一样,在队里换好警服戴上装备,准时来到了南桥头执勤点,开启了新的一天工作。

  从警35年,他不仅见证了公安事业的时代变迁,成为了大家尊敬的“老前辈”,更是通过尽忠职守、为民服务的一件件小事,为全队上下带了头、打了样。

  “为民服务没有终点也没有捷径,只能一件小事一件小事地去做。”谈及在公安机关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如初,赵邦荣总这样说道。

  从“鬼门关 ”里捡回一条命

  腰部还打着钢板就上岗

  早高峰执勤结束后,赵邦荣回到流动执勤车里,卸下厚重的装备,用手反复按了按腰部,这是多年前一次车祸留下的后遗症,久站不坐或者天晴下雨,腰部都会隐隐作痛。

  那天,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赵邦荣正在路面执勤,“警察同志,前面隧道发生了车祸,你快去看看。”过往车辆中有司机向他大声呼喊道。闻讯后,赵邦荣一阵小跑,进入隧道查看究竟,远远看到一辆公交车与货车发生了擦挂,双双搁置于隧道内。就在这时,他后背突然受到猛烈撞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同事回忆,当天下雨路滑,隧道内视线较差,一辆大货车驶入隧道后并未减速,当发现穿着反光背心的赵邦荣时,已来不及刹车,径直向他撞了上去。赵邦荣当场被撞出了十多米远,地上、身上都是模糊的血肉。

  数小时的手术总算保住了性命,赵邦荣全身上下也打上了石膏,缠满了绷带,头部也出现浮肿。同事们心痛不已,纷纷为他分担了工作,让他安心养伤,但当时的热血青年不愿成为战友们的负担,在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的同时忍着疼痛偷偷进行康复训练。

  “车祸猛于虎,此次遭遇更让我感受深刻。如今我已伤愈,作为一名交通警察,我想现在就返回岗位。”在家休养半年后,闲不下来的赵邦荣,腰部还打着厚厚地钢板,主动向单位提出申请,回到了原岗位。

  冷静处置公交车被“碰瓷”

  破获全市首起出租车诈骗案

  返岗后的赵邦荣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养伤。一年后,腰部的钢板顺利拆除,出于工作考虑,单位将他调到事故处理小组,担负着集勘查现场、调查取证、侦破交通肇事案件、判断事故责任等繁琐工作于一身的重任,这对于老赵来说,是全新的开始,在避免勤务工作消耗身体的同时,也将他带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为尽快转变角色,他积一方面虚心请教,向队上的骨干能手取经,一方面刻苦钻研,认真梳理总结每一起经手的案件。

  夜班,一通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被十多人‘碰瓷’,被围在医院走不了,民警同志快来救救我。”电话那头,一名公交车司机急促地向赵邦荣求助。

  为防止事态扩大,赵邦荣迅速赶赴现场,看到报警司机被十余人团团围住,甚至还有人持刀对其进行威胁。见情况不妙,赵邦荣一个箭步冲到司机身前,将其挡在了身后,并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对方手中的利刃。

  “把刀收起来!”赵邦荣挺起胸膛,向持刀男子呵斥道。

  “他撞伤了人不赔钱,我们不得罢休。”面对赵邦荣的警告,人群里纷纷嚷了起来。

  “交通事故调查清楚后自然会给你们公道,如果你们采取过激行为,公安机关将严惩不贷!”

  在紧张的交涉中,对方感受到了赵邦荣的强硬,最终将刀收了起来。赵邦荣对在场人员进行登记,并将公交车司机单独带回了警队,避免其受到伤害。

  当晚,赵邦荣和同事对此事进行连夜调查。原来,该司机驾驶公交车经过第五人民医院时,被突然围上来的十余人拦住,称他撞伤了人,司机很清楚自己遭到“碰瓷”,便与其发生争执,势单力孤的他被众人胁迫到了医院。情急之中,司机选择了报警。

  真相明确后,赵邦荣立马联系了当时的刑警7队进行共同处理,并于当晚将涉及此案的11人全部抓获。事后,赵邦荣才得知,被抓的11人竟还涉及出租车诈骗,自己情急之下的挺身而出,不仅保护了公交车司机的安全,也协助破获了全市首起出租车诈骗案。

  “交通行为中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无论司机是肇事者还是受害者,我们民警都会第一时间确保其安全。”谈及此案,赵邦荣吐露了他从事事故处理工作的经验。而在担任事故处理民警的十多年里,他的结案率也长期领跑全队。

  发动车主参与道路环境治理

  搞定乱停乱放“硬骨头”

  由于在事故处理小组表现突出,赵邦荣被单位调整到整顿小组,负责辖区交通秩序疑难杂症的处置工作。“只要把事情交给他,我们就可以不管了。”这是当时全队上下常对赵邦荣开的一句玩笑话,这是大家对他的信任,更是对他办事能力的肯定。

  曾经,弹子石转盘附近由于公交车、三轮车乱停乱放,让此地常年处于交通杂乱无序的状态,整治多次也收效甚微。于是,在2000年,秩序整顿的重任交到了赵邦荣手上。

  面对这块“硬骨头”,赵邦荣谋定而动,多次实地走访,发现常期在弹子石转盘路段违规停放的驾驶员中,不少都是曾经因为交通违法行为被自己教育过、处理过的,都对他比较熟悉,自己也在他们心中有一定的威望。“可以先从这些驾驶员的思想工作着手,让他们带动这一片区其他驾驶员一起参与整治。”赵邦荣找到了突破口。

  按照这个思路,他挨个对这类驾驶员进行整治前的宣传,动员他们积极参与,自觉遵守交通法律法规。同时,还召集该片区的客运车负责人开会,最终,赵邦荣与车主们达成一致意见,由各条线路的公交车负责人每天轮流当班对此地车辆停放、交通秩序等问题进行监督,赵邦荣与同事也不定期的对该路段巡逻,加大对各类交通违法行为的惩治力度。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段时间下来,弹子石转盘的违停情况有了明显改观,交通状况在车主共同参与、自主管理的氛围中变得秩序井然。

  将每件小事办到群众心坎上

  甘做为民服务的“老黄牛”

  “警察同志,谢谢你,不然一上午我又‘白忙’了。”出租车司机老李对于赵邦荣的帮助,连声道谢。

  2021年4月18日,老李驾驶出租车经过长江大桥南桥头引桥时,车辆突然抛锚,当时正值早高峰,一天中车流量最大的时段,出租车的抛锚,让引桥上排成了长龙。正在执勤的赵邦荣立马跑到出租车前,与老李一同将车辆推到了南桥头路边宽阔地带,不到3分钟,引桥交通恢复畅通。与此同时,赵邦荣又帮老李联系了拖车,让老李将车送到修理厂进行修理。前后不到一个小时,老李的车辆检查出问题并完成了修理,又回到了正常营运状态。事后,老李专程返回到南桥头执勤点,当面向赵邦荣表示感谢。

  像这样的小事,赵邦荣记不得每天会遇到多少次。而只要遇到,他总会将心比心,用真心真情去对待。在他看来,要践行好人民警察为人民的神圣使命,就必须时刻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站在群众的立场去开展工作,才能真正做好服务人民的各项事宜。

  如今,赵邦荣已经58岁,再过2年就要退休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但他依旧坚守在岗位上。由于他干了一辈子交通警察,有着丰富的交通管理工作经验和多个岗位锻炼的履历,同事们都称赞他是交通管理“多面手”,他总是谦虚地说,“我只愿做一个‘老黄牛’,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为人民服务的‘老黄牛’。”

记者 饶果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腰部打钢板服务不打折的“老黄牛”

5月11日,赵邦荣对一起车辆擦挂事故进行现场处置

执勤结束,赵邦荣需要长时间按压腰部,缓解疼痛

  5月11日,晨光熹微,新的一天缓缓苏醒,重庆长江大桥渐渐车水马龙。

  南岸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南坪大队民警赵邦荣如往常一样,在队里换好警服戴上装备,准时来到了南桥头执勤点,开启了新的一天工作。

  从警35年,他不仅见证了公安事业的时代变迁,成为了大家尊敬的“老前辈”,更是通过尽忠职守、为民服务的一件件小事,为全队上下带了头、打了样。

  “为民服务没有终点也没有捷径,只能一件小事一件小事地去做。”谈及在公安机关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如初,赵邦荣总这样说道。

  从“鬼门关 ”里捡回一条命

  腰部还打着钢板就上岗

  早高峰执勤结束后,赵邦荣回到流动执勤车里,卸下厚重的装备,用手反复按了按腰部,这是多年前一次车祸留下的后遗症,久站不坐或者天晴下雨,腰部都会隐隐作痛。

  那天,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赵邦荣正在路面执勤,“警察同志,前面隧道发生了车祸,你快去看看。”过往车辆中有司机向他大声呼喊道。闻讯后,赵邦荣一阵小跑,进入隧道查看究竟,远远看到一辆公交车与货车发生了擦挂,双双搁置于隧道内。就在这时,他后背突然受到猛烈撞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同事回忆,当天下雨路滑,隧道内视线较差,一辆大货车驶入隧道后并未减速,当发现穿着反光背心的赵邦荣时,已来不及刹车,径直向他撞了上去。赵邦荣当场被撞出了十多米远,地上、身上都是模糊的血肉。

  数小时的手术总算保住了性命,赵邦荣全身上下也打上了石膏,缠满了绷带,头部也出现浮肿。同事们心痛不已,纷纷为他分担了工作,让他安心养伤,但当时的热血青年不愿成为战友们的负担,在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的同时忍着疼痛偷偷进行康复训练。

  “车祸猛于虎,此次遭遇更让我感受深刻。如今我已伤愈,作为一名交通警察,我想现在就返回岗位。”在家休养半年后,闲不下来的赵邦荣,腰部还打着厚厚地钢板,主动向单位提出申请,回到了原岗位。

  冷静处置公交车被“碰瓷”

  破获全市首起出租车诈骗案

  返岗后的赵邦荣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养伤。一年后,腰部的钢板顺利拆除,出于工作考虑,单位将他调到事故处理小组,担负着集勘查现场、调查取证、侦破交通肇事案件、判断事故责任等繁琐工作于一身的重任,这对于老赵来说,是全新的开始,在避免勤务工作消耗身体的同时,也将他带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为尽快转变角色,他积一方面虚心请教,向队上的骨干能手取经,一方面刻苦钻研,认真梳理总结每一起经手的案件。

  夜班,一通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被十多人‘碰瓷’,被围在医院走不了,民警同志快来救救我。”电话那头,一名公交车司机急促地向赵邦荣求助。

  为防止事态扩大,赵邦荣迅速赶赴现场,看到报警司机被十余人团团围住,甚至还有人持刀对其进行威胁。见情况不妙,赵邦荣一个箭步冲到司机身前,将其挡在了身后,并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对方手中的利刃。

  “把刀收起来!”赵邦荣挺起胸膛,向持刀男子呵斥道。

  “他撞伤了人不赔钱,我们不得罢休。”面对赵邦荣的警告,人群里纷纷嚷了起来。

  “交通事故调查清楚后自然会给你们公道,如果你们采取过激行为,公安机关将严惩不贷!”

  在紧张的交涉中,对方感受到了赵邦荣的强硬,最终将刀收了起来。赵邦荣对在场人员进行登记,并将公交车司机单独带回了警队,避免其受到伤害。

  当晚,赵邦荣和同事对此事进行连夜调查。原来,该司机驾驶公交车经过第五人民医院时,被突然围上来的十余人拦住,称他撞伤了人,司机很清楚自己遭到“碰瓷”,便与其发生争执,势单力孤的他被众人胁迫到了医院。情急之中,司机选择了报警。

  真相明确后,赵邦荣立马联系了当时的刑警7队进行共同处理,并于当晚将涉及此案的11人全部抓获。事后,赵邦荣才得知,被抓的11人竟还涉及出租车诈骗,自己情急之下的挺身而出,不仅保护了公交车司机的安全,也协助破获了全市首起出租车诈骗案。

  “交通行为中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无论司机是肇事者还是受害者,我们民警都会第一时间确保其安全。”谈及此案,赵邦荣吐露了他从事事故处理工作的经验。而在担任事故处理民警的十多年里,他的结案率也长期领跑全队。

  发动车主参与道路环境治理

  搞定乱停乱放“硬骨头”

  由于在事故处理小组表现突出,赵邦荣被单位调整到整顿小组,负责辖区交通秩序疑难杂症的处置工作。“只要把事情交给他,我们就可以不管了。”这是当时全队上下常对赵邦荣开的一句玩笑话,这是大家对他的信任,更是对他办事能力的肯定。

  曾经,弹子石转盘附近由于公交车、三轮车乱停乱放,让此地常年处于交通杂乱无序的状态,整治多次也收效甚微。于是,在2000年,秩序整顿的重任交到了赵邦荣手上。

  面对这块“硬骨头”,赵邦荣谋定而动,多次实地走访,发现常期在弹子石转盘路段违规停放的驾驶员中,不少都是曾经因为交通违法行为被自己教育过、处理过的,都对他比较熟悉,自己也在他们心中有一定的威望。“可以先从这些驾驶员的思想工作着手,让他们带动这一片区其他驾驶员一起参与整治。”赵邦荣找到了突破口。

  按照这个思路,他挨个对这类驾驶员进行整治前的宣传,动员他们积极参与,自觉遵守交通法律法规。同时,还召集该片区的客运车负责人开会,最终,赵邦荣与车主们达成一致意见,由各条线路的公交车负责人每天轮流当班对此地车辆停放、交通秩序等问题进行监督,赵邦荣与同事也不定期的对该路段巡逻,加大对各类交通违法行为的惩治力度。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段时间下来,弹子石转盘的违停情况有了明显改观,交通状况在车主共同参与、自主管理的氛围中变得秩序井然。

  将每件小事办到群众心坎上

  甘做为民服务的“老黄牛”

  “警察同志,谢谢你,不然一上午我又‘白忙’了。”出租车司机老李对于赵邦荣的帮助,连声道谢。

  2021年4月18日,老李驾驶出租车经过长江大桥南桥头引桥时,车辆突然抛锚,当时正值早高峰,一天中车流量最大的时段,出租车的抛锚,让引桥上排成了长龙。正在执勤的赵邦荣立马跑到出租车前,与老李一同将车辆推到了南桥头路边宽阔地带,不到3分钟,引桥交通恢复畅通。与此同时,赵邦荣又帮老李联系了拖车,让老李将车送到修理厂进行修理。前后不到一个小时,老李的车辆检查出问题并完成了修理,又回到了正常营运状态。事后,老李专程返回到南桥头执勤点,当面向赵邦荣表示感谢。

  像这样的小事,赵邦荣记不得每天会遇到多少次。而只要遇到,他总会将心比心,用真心真情去对待。在他看来,要践行好人民警察为人民的神圣使命,就必须时刻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站在群众的立场去开展工作,才能真正做好服务人民的各项事宜。

  如今,赵邦荣已经58岁,再过2年就要退休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但他依旧坚守在岗位上。由于他干了一辈子交通警察,有着丰富的交通管理工作经验和多个岗位锻炼的履历,同事们都称赞他是交通管理“多面手”,他总是谦虚地说,“我只愿做一个‘老黄牛’,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为人民服务的‘老黄牛’。”

记者 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