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能量母亲

时间: 2021-12-03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110

  母亲是个乐善好施的人,人缘非常好。不幸的是,2017年母亲患上了尿毒症,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那时经常有老家的人来医院看望她。母亲患病后,体重降到了九十多斤,加上一米五的身高,看上去很瘦弱,即便如此,她仍然浑身充满着满满的正能量。

  母亲心底十分善良。在医院透析的时候,经常有病友因护士扎针的时候下手重了,或者上机慢了,而对她们出言不逊,母亲听了心里很不好受,私下里便会对那些病友说:“可别再对护士妹妹们那样啦,人家都是父母的孩子,宝贝得很,假如你的子女在外面,别人也那样对她们,你怎么想?有事好好说吧,她们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医院里透析病人很多,透析分三轮进行,母亲是第二轮,中午十二点半上机,下午五点左右下机。但实际情况是,每个护士要管六个病人,到最后一个病人上机的时候,差不多一点过了,如果这个病人住在乡下,又是最后上机的话,等到下机的时候就赶不上回乡下的车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如若母亲排在前面上机,她会主动要求别人先上,好让别人早点回家。母亲就是这样善解人意。

  母亲不仅心地善良,体贴人,还很有正义感。有一次,几个病友在一起议论国家现有的大病救助政策,意思是有些不满足。母亲听到后,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她说:“我来给你们算个账,按每周透析两次来算,正常收费标准每次大约在九百元左右,一个月八次,总共是七千多元,一年就是八万多元,药费一年大约需要六千多元,每年至少住院两次,大约在两万元左右,几项费用加起来全年大约需要十几万。事实上农村合作医疗、大病救助、民政临时救助以后,我们自己一年只支付了两万元左右,有些情况特殊的,还不足两万元,这样的政策还能不好?”

  母亲的话说服了一些人,也有一些人不服,母亲只好“现身说法”。她说:“这样给你们说吧,我老公和我儿子工资加起来每个月一万多点儿,一年十二万左右,如果没有国家救助的话,这个钱只够我透析保命,可这样一来,一家人吃啥喝啥?所以呀,幸亏国家政策好,不然我们恐怕也坚持不到今天。听母亲这样一说,便没有人再反驳她了。”

  母亲还鼓励病友,一定要好好活着,往后党的政策只会越来越好,说不定哪天国家研究出了人工肾,大家就不用透析了。遇到情绪低落、意志消沉的病友,母亲还会细声细语的开导她们,帮她们重树战胜病魔的勇气和信心。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人,她就像是一个发光体,用光照亮人前方的路,用热温暖人前行的脚步。

  ◎ 刘椿山(作者单位:开州区公安局)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我的正能量母亲

  母亲是个乐善好施的人,人缘非常好。不幸的是,2017年母亲患上了尿毒症,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那时经常有老家的人来医院看望她。母亲患病后,体重降到了九十多斤,加上一米五的身高,看上去很瘦弱,即便如此,她仍然浑身充满着满满的正能量。

  母亲心底十分善良。在医院透析的时候,经常有病友因护士扎针的时候下手重了,或者上机慢了,而对她们出言不逊,母亲听了心里很不好受,私下里便会对那些病友说:“可别再对护士妹妹们那样啦,人家都是父母的孩子,宝贝得很,假如你的子女在外面,别人也那样对她们,你怎么想?有事好好说吧,她们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医院里透析病人很多,透析分三轮进行,母亲是第二轮,中午十二点半上机,下午五点左右下机。但实际情况是,每个护士要管六个病人,到最后一个病人上机的时候,差不多一点过了,如果这个病人住在乡下,又是最后上机的话,等到下机的时候就赶不上回乡下的车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如若母亲排在前面上机,她会主动要求别人先上,好让别人早点回家。母亲就是这样善解人意。

  母亲不仅心地善良,体贴人,还很有正义感。有一次,几个病友在一起议论国家现有的大病救助政策,意思是有些不满足。母亲听到后,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她说:“我来给你们算个账,按每周透析两次来算,正常收费标准每次大约在九百元左右,一个月八次,总共是七千多元,一年就是八万多元,药费一年大约需要六千多元,每年至少住院两次,大约在两万元左右,几项费用加起来全年大约需要十几万。事实上农村合作医疗、大病救助、民政临时救助以后,我们自己一年只支付了两万元左右,有些情况特殊的,还不足两万元,这样的政策还能不好?”

  母亲的话说服了一些人,也有一些人不服,母亲只好“现身说法”。她说:“这样给你们说吧,我老公和我儿子工资加起来每个月一万多点儿,一年十二万左右,如果没有国家救助的话,这个钱只够我透析保命,可这样一来,一家人吃啥喝啥?所以呀,幸亏国家政策好,不然我们恐怕也坚持不到今天。听母亲这样一说,便没有人再反驳她了。”

  母亲还鼓励病友,一定要好好活着,往后党的政策只会越来越好,说不定哪天国家研究出了人工肾,大家就不用透析了。遇到情绪低落、意志消沉的病友,母亲还会细声细语的开导她们,帮她们重树战胜病魔的勇气和信心。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人,她就像是一个发光体,用光照亮人前方的路,用热温暖人前行的脚步。

  ◎ 刘椿山(作者单位:开州区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