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

时间: 2021-12-10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164

  不知何故,近年来总会时常想起那条饱经沧桑却又依然亲切的老街。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或是茶余饭后之际,它便悄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是我们镇上唯一的街道。街道其实不是特别悠长,也并不宽敞,没有诗句中所描绘的青青的石板路,没有梦想中婉约的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也没有气派恢弘的青砖绿瓦。街道的两旁闲闲散散地安居着十几户人家。房屋多为砖瓦平房,虽然并不是高楼大厦,但是在我眼里却带着温馨。

  小巷子中的第二户人家就是我家。早晨总在鸡鸣声和巷子口老爷爷的叫卖声中醒来。那滚滚地冒着热气的油泼面的味道,一大早就从巷子的那端,如迷雾一般慢慢地弥漫了整条巷子。你推开窗户,光是闻着那香味,肚中就已咕咕直叫了。可惜,那时候年少的我要赶着上学,也无福享受这人间的惬意时光。但是,在赶往学校的路上,班里热心的同学会让我尝几个热乎乎的小笼包。温暖的小笼包,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个塞进嘴巴,能尝出满满的幸福来。

  当我们经过连接着学校所在的另一个村子的石桥时,桥边的柳树总会迎风摇曳,桥下的河水是那样清澈。若是天气尚好,还会看到河水中嬉戏的鸭子,只见,它们一会儿猛的扎入水中,一会儿又悄无声息地从水中钻出头来,俨然河中的霸主,统帅着它所管辖的一方宝地。河水边,也总有那么几个辛勤浣洗的妇人在欢笑着,有时还会哼上几句民间山歌。看到我们时,她们也会热情地招呼几句,我们总会急匆匆地答应一声。她们便会笑着叫我们慢点走不要急,就连河水都泛起了阵阵涟漪。

  放学时,我们会从石桥的那端赶回来,进入巷子口,然后回到各自的家中。如果作业不是太多,我们就可以快乐一整下午了。巷子口南边的磨坊是我们最爱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结实的秋千。乡村生活本就比较纯粹而单一,于是荡秋千就成了我们娱乐的最佳方式。几个小伙伴聚在一块儿,你推我晃,笑声从磨坊的院坝里清脆地传出来。若是人少的时候,还会看到几只小猫咪趴在秋千上,夕阳如流苏,洋洋洒洒地照在它的身上,猫咪静静地眯着眼睛,如老人一般从容、安详。

  当听到从山谷里牧羊的农人驱赶羊群的声音时,我们知道白昼的时间即将走到尽头。到了这会儿,巷子口两旁的老房子的烟囱中都冒起了炊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没有了鸟雀的鸣叫,没有了孩童们的欢笑,整个小镇从白天的忙碌和喧闹渐渐走向了难得的悠闲与安静。人们迎来了久违了的片刻轻松,小镇也趁此休养生息和保养元气。你若是在夜晚漫步,不用害怕暮霭沉沉,因为路的两边都有橘灯,虽然并不是特别明亮,但却足以让人们暂时放下对黑暗的恐惧。你若是抬头仰望我们头顶的星空,还会发现那无垠的夜空中闪烁着微微的光亮,那是夜晚的主角——月亮与星星,那是天上的街市。

  然而,不知何年何月何日,老街的身影开始远了、淡了,甚至有了生疏感。也许,是从我第一次背起行囊踏上赶赴异乡的路途开始的吧;也许,就是从我在家庭与事业的来来往往中变得模糊起来的吧。模糊得只剩了一个字眼,一个符号。老街,是小镇的符号,是安放游子五味杂陈的心情的归所和港湾。

  山光秀丽如初,河水静静流淌,老街就是山水中的印记,描绘着山的伟岸,记录着水的绵软。纵然,有些故事会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得模糊,但是面对老街、面对故乡的那份真诚的情愫,自始至终都不曾有半分的削减,相反,时间愈久远,思念与期盼亦愈发深刻……

◎ 彭海玲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老街

  不知何故,近年来总会时常想起那条饱经沧桑却又依然亲切的老街。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或是茶余饭后之际,它便悄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是我们镇上唯一的街道。街道其实不是特别悠长,也并不宽敞,没有诗句中所描绘的青青的石板路,没有梦想中婉约的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也没有气派恢弘的青砖绿瓦。街道的两旁闲闲散散地安居着十几户人家。房屋多为砖瓦平房,虽然并不是高楼大厦,但是在我眼里却带着温馨。

  小巷子中的第二户人家就是我家。早晨总在鸡鸣声和巷子口老爷爷的叫卖声中醒来。那滚滚地冒着热气的油泼面的味道,一大早就从巷子的那端,如迷雾一般慢慢地弥漫了整条巷子。你推开窗户,光是闻着那香味,肚中就已咕咕直叫了。可惜,那时候年少的我要赶着上学,也无福享受这人间的惬意时光。但是,在赶往学校的路上,班里热心的同学会让我尝几个热乎乎的小笼包。温暖的小笼包,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个塞进嘴巴,能尝出满满的幸福来。

  当我们经过连接着学校所在的另一个村子的石桥时,桥边的柳树总会迎风摇曳,桥下的河水是那样清澈。若是天气尚好,还会看到河水中嬉戏的鸭子,只见,它们一会儿猛的扎入水中,一会儿又悄无声息地从水中钻出头来,俨然河中的霸主,统帅着它所管辖的一方宝地。河水边,也总有那么几个辛勤浣洗的妇人在欢笑着,有时还会哼上几句民间山歌。看到我们时,她们也会热情地招呼几句,我们总会急匆匆地答应一声。她们便会笑着叫我们慢点走不要急,就连河水都泛起了阵阵涟漪。

  放学时,我们会从石桥的那端赶回来,进入巷子口,然后回到各自的家中。如果作业不是太多,我们就可以快乐一整下午了。巷子口南边的磨坊是我们最爱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结实的秋千。乡村生活本就比较纯粹而单一,于是荡秋千就成了我们娱乐的最佳方式。几个小伙伴聚在一块儿,你推我晃,笑声从磨坊的院坝里清脆地传出来。若是人少的时候,还会看到几只小猫咪趴在秋千上,夕阳如流苏,洋洋洒洒地照在它的身上,猫咪静静地眯着眼睛,如老人一般从容、安详。

  当听到从山谷里牧羊的农人驱赶羊群的声音时,我们知道白昼的时间即将走到尽头。到了这会儿,巷子口两旁的老房子的烟囱中都冒起了炊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没有了鸟雀的鸣叫,没有了孩童们的欢笑,整个小镇从白天的忙碌和喧闹渐渐走向了难得的悠闲与安静。人们迎来了久违了的片刻轻松,小镇也趁此休养生息和保养元气。你若是在夜晚漫步,不用害怕暮霭沉沉,因为路的两边都有橘灯,虽然并不是特别明亮,但却足以让人们暂时放下对黑暗的恐惧。你若是抬头仰望我们头顶的星空,还会发现那无垠的夜空中闪烁着微微的光亮,那是夜晚的主角——月亮与星星,那是天上的街市。

  然而,不知何年何月何日,老街的身影开始远了、淡了,甚至有了生疏感。也许,是从我第一次背起行囊踏上赶赴异乡的路途开始的吧;也许,就是从我在家庭与事业的来来往往中变得模糊起来的吧。模糊得只剩了一个字眼,一个符号。老街,是小镇的符号,是安放游子五味杂陈的心情的归所和港湾。

  山光秀丽如初,河水静静流淌,老街就是山水中的印记,描绘着山的伟岸,记录着水的绵软。纵然,有些故事会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得模糊,但是面对老街、面对故乡的那份真诚的情愫,自始至终都不曾有半分的削减,相反,时间愈久远,思念与期盼亦愈发深刻……

◎ 彭海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