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走笔

时间: 2021-12-17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041

  我喜欢伫立人间,想象天上的事情。还喜欢用我的想象,去给天上的事物命名。但我真的不知道天上都有些什么,我的命名不过是对自我的确认。我已经将自己弄丢许久了,以至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我穿过汉代的廊檐和幽巷,绕过唐代的石阶和白墙,才在这个偏僻小镇住下来,给肉躯找到一个避风港,给心灵找到一个栖居地。秋风从白石山那边吹来,向我问好,还伸出手抚摸我的额头。我重新成了一个受恩宠的孩子,躲在风的怀抱里,修补自己的光阴和记忆。我不想成为时间的易耗品,也不想成为黑夜的过客,更不想成为灵魂的影子。只想在秋风的呵护下,钻进农户的房间里,安安稳稳地睡一觉,把自己睡成草叶上的一滴夜露,或花朵上的一只萤火虫。但我又担心过早进入梦乡,会辜负这个良宵,于是,便独自站在村道旁的汉马雕像前,用左脑想想今生,再用右脑想想来世。那匹马一眼就认出了我,却始终沉默不语。我也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它。那一刻,我唯一的想法,是骑着它,去上帝那里做客。

  我从黎明里爬起床,将睡眠放生,再去屋前的翠竹上,收集一捧露水,清洗脸颊和灵魂,然后,便沿着村道散步。没有目的地,也没有方向,就那样随意地走,走到哪儿算哪儿。这个小镇的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落脚处。我若走到一棵树下,就在树下安家;我若走到一片草地,就在草地上安家;我若走到一条河边,就在河岸上安家。如果我足够大胆,还可以伸出意念的双脚,走遍小镇周边的每一寸土地,在脚印上种下莲花或向日葵。待哪天脚印开花了,这个小镇就是福地。那一大片花海,将是儿童们的绘画场,情侣们的伊甸园,老年人的理想国。人与人之间不再陌生,不再恐慌,不再焦虑。在傍晚能看到炊烟升起,在清晨能看到飞鸟出林,在正午能看到阳光普照,在夜晚能看见月光如水……这个小镇,能把每个人的孤独都变成一座花园,把每个人的居所都变成一个天堂。

  夜晚的松风堂灯火辉煌,有人怀抱竖琴,带着星月的嘱托,正在给入夜的小镇拉响乐音。堂前挺立的九十九棵松树,都是忠实的听众。我站在松树旁,是另一棵松树。我也想拥有一把竖琴,把自己的心思拉成月亮的光芒,或星星的形状。我在红尘中活了几十年,换了好几处住地,怎么就没遇到这样的乐园呢?你看那些弹琴者的脸上,祥和得跟音乐一样。他们都是找到了自我的人,个个都像是宇宙的孩子,自己把自己请上舞台,想怎么演就怎么演,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每天都活在时间之中,又活在时间之外。那天晚上,我长久地被琴声所打动,连松树都睡了,我都还醒着。我醒着不为别的,只有一个愿望:将琴声翻译成汉字,绣在每一个渴望终极归宿之人的衣襟上。

  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不善言辞,恐惧社交,越喧嚣的场合越孤独。故我总是活在封闭的世界里,自己跟自己相处。我怕阳光将自己烤成一块顽石,怕雨水将自己淋成一滩烂泥。我老觉得自己投错了胎,应该降生在汉朝或唐朝——我的内心长满了历史的青苔。我喜欢汉唐的建筑,也喜欢汉唐时期的空气、山水、田园和人文。真没想到,这个有着汉唐遗风的小镇,竟让我体验到了如此惬意的生活。站在小镇的中轴线上,我的左手牵着唐风,右手抓着汉骨,把自己平分给时间。入夜,我枕着唐朝的枕头,做着宋朝的幽梦,把孤独的自己打开,再慢慢地退回到青年、少年和童年。在一个加速度的时代,我尽力过一种慢的生活。

 ◎ 吴佳骏(作者系青年散文家)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人间走笔

  我喜欢伫立人间,想象天上的事情。还喜欢用我的想象,去给天上的事物命名。但我真的不知道天上都有些什么,我的命名不过是对自我的确认。我已经将自己弄丢许久了,以至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我穿过汉代的廊檐和幽巷,绕过唐代的石阶和白墙,才在这个偏僻小镇住下来,给肉躯找到一个避风港,给心灵找到一个栖居地。秋风从白石山那边吹来,向我问好,还伸出手抚摸我的额头。我重新成了一个受恩宠的孩子,躲在风的怀抱里,修补自己的光阴和记忆。我不想成为时间的易耗品,也不想成为黑夜的过客,更不想成为灵魂的影子。只想在秋风的呵护下,钻进农户的房间里,安安稳稳地睡一觉,把自己睡成草叶上的一滴夜露,或花朵上的一只萤火虫。但我又担心过早进入梦乡,会辜负这个良宵,于是,便独自站在村道旁的汉马雕像前,用左脑想想今生,再用右脑想想来世。那匹马一眼就认出了我,却始终沉默不语。我也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它。那一刻,我唯一的想法,是骑着它,去上帝那里做客。

  我从黎明里爬起床,将睡眠放生,再去屋前的翠竹上,收集一捧露水,清洗脸颊和灵魂,然后,便沿着村道散步。没有目的地,也没有方向,就那样随意地走,走到哪儿算哪儿。这个小镇的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落脚处。我若走到一棵树下,就在树下安家;我若走到一片草地,就在草地上安家;我若走到一条河边,就在河岸上安家。如果我足够大胆,还可以伸出意念的双脚,走遍小镇周边的每一寸土地,在脚印上种下莲花或向日葵。待哪天脚印开花了,这个小镇就是福地。那一大片花海,将是儿童们的绘画场,情侣们的伊甸园,老年人的理想国。人与人之间不再陌生,不再恐慌,不再焦虑。在傍晚能看到炊烟升起,在清晨能看到飞鸟出林,在正午能看到阳光普照,在夜晚能看见月光如水……这个小镇,能把每个人的孤独都变成一座花园,把每个人的居所都变成一个天堂。

  夜晚的松风堂灯火辉煌,有人怀抱竖琴,带着星月的嘱托,正在给入夜的小镇拉响乐音。堂前挺立的九十九棵松树,都是忠实的听众。我站在松树旁,是另一棵松树。我也想拥有一把竖琴,把自己的心思拉成月亮的光芒,或星星的形状。我在红尘中活了几十年,换了好几处住地,怎么就没遇到这样的乐园呢?你看那些弹琴者的脸上,祥和得跟音乐一样。他们都是找到了自我的人,个个都像是宇宙的孩子,自己把自己请上舞台,想怎么演就怎么演,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每天都活在时间之中,又活在时间之外。那天晚上,我长久地被琴声所打动,连松树都睡了,我都还醒着。我醒着不为别的,只有一个愿望:将琴声翻译成汉字,绣在每一个渴望终极归宿之人的衣襟上。

  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不善言辞,恐惧社交,越喧嚣的场合越孤独。故我总是活在封闭的世界里,自己跟自己相处。我怕阳光将自己烤成一块顽石,怕雨水将自己淋成一滩烂泥。我老觉得自己投错了胎,应该降生在汉朝或唐朝——我的内心长满了历史的青苔。我喜欢汉唐的建筑,也喜欢汉唐时期的空气、山水、田园和人文。真没想到,这个有着汉唐遗风的小镇,竟让我体验到了如此惬意的生活。站在小镇的中轴线上,我的左手牵着唐风,右手抓着汉骨,把自己平分给时间。入夜,我枕着唐朝的枕头,做着宋朝的幽梦,把孤独的自己打开,再慢慢地退回到青年、少年和童年。在一个加速度的时代,我尽力过一种慢的生活。

 ◎ 吴佳骏(作者系青年散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