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韵情怀

时间: 2021-12-17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045

  在山林中缓慢行走,深山里的老木独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光阴感。

  抬头望见浓密的绿色云朵和挺拔的树干,想象着树木自由生长的样子。取木而制,木托盘,木发簪,木头手镯,旧木椅,对木制品有天然的好感。

  十分迷恋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旧民宅,老家具上的中式花雕。木质结实厚重,虽有一些磨损和磕碰,细细触摸时,心中顿生温润质朴之美感。

  偶尔一个人去花鸟古玩市场,仔细端详各类题材的木雕花板,有典故、戏剧,唱本、民间传说,也有宗教神话。众多的题材和纹样中,我唯独偏爱精致繁复的植物图案:牡丹、梅花、兰草、野菊、松竹。木纹古朴天然,刻痕流畅婉转,千百年以后,人间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而这些木制艺术品却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花瓣和叶脉仍在木质基底上自然生长,生生不息,永不枯萎。

  家中曾有一个诗词花卉木质老漆盘,因年份较久盘底开始出现裂纹,少许彩漆脱落,盘子上的雕花和纹样仍然细腻写实,得到之后仔细清洁,细细擦拭,并未将它束之高阁,反而古物今用,把它用来做收纳笔墨的文房用具。

  专注,淡泊,心无二用。

  雕刻艺术原本是寂寞清苦之道,一刀一毫厘,一刻一光阴。

  能工巧匠的刻刀之下,原本冰凉细密的木头各具情态,渐渐呈现出沉郁端庄的气度。他们奇巧熟练地反复雕琢,用手中的温度给了每寸木雕有诗意的灵魂。

  历代文人雅士多爱黄花梨木,文房家具的陈设中大多以此木为主,木性华而不奢,纹理柔美,带有一丝降香气息,与文人从容雅致,含而不露的品格相契合;皇家宫殿的建造多用名贵的金丝楠木,此木的木质紧致细密,在阳光下似有金丝若隐若现,暗暗浮动,亦彰显了尊贵和身份;道家方士偏爱清新的桃木,民间亦有句俗话“总把新桃换旧符”。据说桃木是能镇灾辟邪、为人们带来吉祥的仙木。

  古月照今尘,中国人爱木,取木,制木,用木于桌案,椅凳,园林,宫殿,床榻……岁岁年年,木头沉载着几多人文情怀。

  ◎ 陶 怡(作者作品散见《意林》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木韵情怀

  在山林中缓慢行走,深山里的老木独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光阴感。

  抬头望见浓密的绿色云朵和挺拔的树干,想象着树木自由生长的样子。取木而制,木托盘,木发簪,木头手镯,旧木椅,对木制品有天然的好感。

  十分迷恋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旧民宅,老家具上的中式花雕。木质结实厚重,虽有一些磨损和磕碰,细细触摸时,心中顿生温润质朴之美感。

  偶尔一个人去花鸟古玩市场,仔细端详各类题材的木雕花板,有典故、戏剧,唱本、民间传说,也有宗教神话。众多的题材和纹样中,我唯独偏爱精致繁复的植物图案:牡丹、梅花、兰草、野菊、松竹。木纹古朴天然,刻痕流畅婉转,千百年以后,人间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而这些木制艺术品却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花瓣和叶脉仍在木质基底上自然生长,生生不息,永不枯萎。

  家中曾有一个诗词花卉木质老漆盘,因年份较久盘底开始出现裂纹,少许彩漆脱落,盘子上的雕花和纹样仍然细腻写实,得到之后仔细清洁,细细擦拭,并未将它束之高阁,反而古物今用,把它用来做收纳笔墨的文房用具。

  专注,淡泊,心无二用。

  雕刻艺术原本是寂寞清苦之道,一刀一毫厘,一刻一光阴。

  能工巧匠的刻刀之下,原本冰凉细密的木头各具情态,渐渐呈现出沉郁端庄的气度。他们奇巧熟练地反复雕琢,用手中的温度给了每寸木雕有诗意的灵魂。

  历代文人雅士多爱黄花梨木,文房家具的陈设中大多以此木为主,木性华而不奢,纹理柔美,带有一丝降香气息,与文人从容雅致,含而不露的品格相契合;皇家宫殿的建造多用名贵的金丝楠木,此木的木质紧致细密,在阳光下似有金丝若隐若现,暗暗浮动,亦彰显了尊贵和身份;道家方士偏爱清新的桃木,民间亦有句俗话“总把新桃换旧符”。据说桃木是能镇灾辟邪、为人们带来吉祥的仙木。

  古月照今尘,中国人爱木,取木,制木,用木于桌案,椅凳,园林,宫殿,床榻……岁岁年年,木头沉载着几多人文情怀。

  ◎ 陶 怡(作者作品散见《意林》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