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妈妈的话

时间: 2021-12-24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085

  “听妈妈的话,别乱动东西,妈妈给你烤饼干吃。”妻子的话对儿子没起多大作用,他仍在肆意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并把自己弄得一身面粉。那一刻,令我忍俊不禁,并想起一直被念叨的“听妈妈的话”。

  襁褓之时,妈妈的摇篮曲是最动听的歌谣,听妈妈的话,睡得香。慢慢地,妈妈的话变成了——“宝宝乖,别踢被子,不然会着凉感冒的”“吃,听话,快吃,吃饱了长得高”。那时的我只要眨眨眼或露出一张笑脸,妈妈的话立刻从生硬变得温柔无比。

  在商场里,我看上了一个玩具,爱不释手,可妈妈却没有买的意思。妈妈一开始会说,“宝宝听话,这个玩具是小孩子玩的。我家宝宝是大孩子,不要这个玩具。咱们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那时,我并不想听妈妈的话,手扒着货架,妈妈想拉都拉不走。妈妈的话陡然变得无比严厉,“别耍赖!再不听话,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看看围观的陌生人,我吓得不敢再哭闹,乖乖地跟她回了家。回家后,妈妈却像什么承诺也没有说一样,并没有给我做好吃的。

  上学后,有很多的同学和朋友,大家一起玩闹,实在是太美妙了。这时,最不想听的就是妈妈的话。因为,妈妈实在是太唠叨了——“快点,动作快点,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你看看,人家的孩子考了100分,你才考这么点分,怎么回事呀?”“你再这样混下去,考不上大学,将来就找不到好工作,恐怕连媳妇都娶不上,唉!”妈妈的话让我有一种极大的挫败感,真想怼她一句,“我这么不堪,你生我干嘛!再说了,我不好,还不是你的基因造成的呀。”可转念一想,为了让她少唠叨几句,还是忍忍吧。毕竟,我不止一次听她在别人面前夸我读书用功、考过年级第一、懂事……妈妈的话,不知哪一句是真的。

  长大了,总想着离开,再也不想听妈妈的唠叨。我到外地上学,离她千里,这下总该安静了吧。没想到,妈妈总会时不时地打来电话,问东问西,倒是很少关心我的学业,但不忘叮嘱不要再贪玩游戏。挂电话之前,她还会加上一句,“钱用完了吗?省着点花,不够我再给你转点。”她唠叨了那么多年,还嫌不够呀。女朋友在身边,我可不想让她觉得是个妈宝男,便匆匆挂了电话,丝毫没在意妈妈的感受。

  失恋了。这时,我好想听听妈妈的话。她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也很惊喜。我却故意提高了情绪,说今天是母亲节,祝妈妈节日快乐,但“我爱你”三个字一直卡在喉咙里没蹦出来。她已经很高兴了,甚至主动多打了一个月的生活费过来。

  时间是个万能的改造者。岁月在妈妈的脸上留下了印迹,也让她的话千变万化。曾经,她希望我考上大学,甚至是名校,将来到大城市里去也有一席之地。可当我要走出校门,她却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我回来考本地的公务员或考近处的“铁饭碗”。我不再听她的安排,她便有些失望,而且夹杂着担心的情绪。再后来,她又催我找女朋友,说在外地得有个人互相照顾。以前叫我不要谈恋爱的是她,现在要我早点找对象的也是她,真不知她的话锋为何说变就变?

  生活在继续,妈妈的话还是要听的。只是,听进去多少,我自己也说不好。当然,妈妈压根就没指望我能听进去多少,但她只管说她的经验和那些她曾经教育我的故事……

  当妈妈老了,与她闲聊,说到小时候她教育我的话语,说到她“骗”我们加油干农活的小计谋,说到我成长路长因为没有听她的话而走弯路,说“听妈妈的话”是对的……这时,我发现妈妈的眼睛突然变得光亮了。她微微一笑,“那些话,你还记得呀。”

  当然,妈妈有时也会说“谎话”。半夜听到手机响,一看,是妈妈的电话,心中不免一惊——难道她在乡下老家有什么情况?再三追问,“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来医院看看?”妈妈却轻描淡写地说,“是无意中碰响了你的电话,没事,睡觉吧。”其实,是醒得早的妈妈突然想我了,想听听我的声音。有时候,我在电话中问候妈妈,“最近身体还好吗?感冒好了没?”她明明还在咳嗽,却硬要说“我好着呢”。我让她少种点地,她却说,“我基本上没种地了,每天就是闲逛。”可我一回家,发现她明明种了好几分地的菜园子,各种蔬菜就等孩子们回去摘。

  有时我在想,“妈妈老了,我怎么越来越难听到她的‘真话’?”其实,不是妈妈说了“谎话”,而是她爱孩子的方式变得越来越不想给孩子添麻烦。我们想听懂妈妈的话,也并不难,只要心在,一切都会变得简单明了。

  ◎ 王玉初(作者作品散见《海南日报》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听妈妈的话

  “听妈妈的话,别乱动东西,妈妈给你烤饼干吃。”妻子的话对儿子没起多大作用,他仍在肆意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并把自己弄得一身面粉。那一刻,令我忍俊不禁,并想起一直被念叨的“听妈妈的话”。

  襁褓之时,妈妈的摇篮曲是最动听的歌谣,听妈妈的话,睡得香。慢慢地,妈妈的话变成了——“宝宝乖,别踢被子,不然会着凉感冒的”“吃,听话,快吃,吃饱了长得高”。那时的我只要眨眨眼或露出一张笑脸,妈妈的话立刻从生硬变得温柔无比。

  在商场里,我看上了一个玩具,爱不释手,可妈妈却没有买的意思。妈妈一开始会说,“宝宝听话,这个玩具是小孩子玩的。我家宝宝是大孩子,不要这个玩具。咱们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那时,我并不想听妈妈的话,手扒着货架,妈妈想拉都拉不走。妈妈的话陡然变得无比严厉,“别耍赖!再不听话,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看看围观的陌生人,我吓得不敢再哭闹,乖乖地跟她回了家。回家后,妈妈却像什么承诺也没有说一样,并没有给我做好吃的。

  上学后,有很多的同学和朋友,大家一起玩闹,实在是太美妙了。这时,最不想听的就是妈妈的话。因为,妈妈实在是太唠叨了——“快点,动作快点,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你看看,人家的孩子考了100分,你才考这么点分,怎么回事呀?”“你再这样混下去,考不上大学,将来就找不到好工作,恐怕连媳妇都娶不上,唉!”妈妈的话让我有一种极大的挫败感,真想怼她一句,“我这么不堪,你生我干嘛!再说了,我不好,还不是你的基因造成的呀。”可转念一想,为了让她少唠叨几句,还是忍忍吧。毕竟,我不止一次听她在别人面前夸我读书用功、考过年级第一、懂事……妈妈的话,不知哪一句是真的。

  长大了,总想着离开,再也不想听妈妈的唠叨。我到外地上学,离她千里,这下总该安静了吧。没想到,妈妈总会时不时地打来电话,问东问西,倒是很少关心我的学业,但不忘叮嘱不要再贪玩游戏。挂电话之前,她还会加上一句,“钱用完了吗?省着点花,不够我再给你转点。”她唠叨了那么多年,还嫌不够呀。女朋友在身边,我可不想让她觉得是个妈宝男,便匆匆挂了电话,丝毫没在意妈妈的感受。

  失恋了。这时,我好想听听妈妈的话。她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也很惊喜。我却故意提高了情绪,说今天是母亲节,祝妈妈节日快乐,但“我爱你”三个字一直卡在喉咙里没蹦出来。她已经很高兴了,甚至主动多打了一个月的生活费过来。

  时间是个万能的改造者。岁月在妈妈的脸上留下了印迹,也让她的话千变万化。曾经,她希望我考上大学,甚至是名校,将来到大城市里去也有一席之地。可当我要走出校门,她却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我回来考本地的公务员或考近处的“铁饭碗”。我不再听她的安排,她便有些失望,而且夹杂着担心的情绪。再后来,她又催我找女朋友,说在外地得有个人互相照顾。以前叫我不要谈恋爱的是她,现在要我早点找对象的也是她,真不知她的话锋为何说变就变?

  生活在继续,妈妈的话还是要听的。只是,听进去多少,我自己也说不好。当然,妈妈压根就没指望我能听进去多少,但她只管说她的经验和那些她曾经教育我的故事……

  当妈妈老了,与她闲聊,说到小时候她教育我的话语,说到她“骗”我们加油干农活的小计谋,说到我成长路长因为没有听她的话而走弯路,说“听妈妈的话”是对的……这时,我发现妈妈的眼睛突然变得光亮了。她微微一笑,“那些话,你还记得呀。”

  当然,妈妈有时也会说“谎话”。半夜听到手机响,一看,是妈妈的电话,心中不免一惊——难道她在乡下老家有什么情况?再三追问,“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来医院看看?”妈妈却轻描淡写地说,“是无意中碰响了你的电话,没事,睡觉吧。”其实,是醒得早的妈妈突然想我了,想听听我的声音。有时候,我在电话中问候妈妈,“最近身体还好吗?感冒好了没?”她明明还在咳嗽,却硬要说“我好着呢”。我让她少种点地,她却说,“我基本上没种地了,每天就是闲逛。”可我一回家,发现她明明种了好几分地的菜园子,各种蔬菜就等孩子们回去摘。

  有时我在想,“妈妈老了,我怎么越来越难听到她的‘真话’?”其实,不是妈妈说了“谎话”,而是她爱孩子的方式变得越来越不想给孩子添麻烦。我们想听懂妈妈的话,也并不难,只要心在,一切都会变得简单明了。

  ◎ 王玉初(作者作品散见《海南日报》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