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还有糖炒栗子

时间: 2022-01-14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005

大雪皑皑,叶落深冬,冷空气袭卷大地里的每个角落,液态的水跟人类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不是变成了像盐的雪,就是凝结成了冰棍,反正就是装腔作势蜷缩成冷嗖嗖的样子,无非是想让忙碌了一季又一季的人们停下脚步休养生息。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寒冷的冬季人人都喜欢慵懒地贪恋着大床上的温暖时光,但快乐的日子却是从太阳冉冉升起穿过玻璃缝隙荧亮整间屋子开始的。大街上糖炒栗子的绵软香甜飘扬了整栋楼的上空,叱咤风云地唤醒人们沉睡的味蕾,让事事操心的劳动者顿感人世间唯烟火可亲。那位曾经说过“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的张爱玲也是极其喜欢吃糖炒栗子的。她习惯放慢脚步,听闻炒坚果的师傅手执长柄铁铲搅动砂子与板栗以及糖所散发出来的芬香与沙沙声,想必栗子是温暖她的尤物,远比胡兰成来得亲切吧。她也多像牛皮纸里深裹的甜栗,等着爱人前来探囊取物,可惜等到的却是薄情寡义的胡兰成,即使是她这样如是记述自己:“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胡兰成终究还是不懂且辜负了在爱情世界里心思单纯而执着的佳人,他所承诺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像一枚穿肠毒药蛊惑了不谙世事的才女,以致于这朵盛名之花一筹莫展,万般愁绪纠结于内心从而乱了方寸,最后决绝地选择了远离。所谓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谋爱失意的她孤独且忧愁,在时光的滴滴答答中为了谋生算是在异国他乡耗尽一生,最后彻底枯萎了,不知道在大西洋彼岸的暮冬时节,张爱玲会不会由衷地想起十里洋场、风云际会的上海,想起她依偎在闺阁之中葱手剥栗的前尘往事呢?

糖炒栗子的香味让人食欲倍增,如若清晨的白粥里也添加了几粒栗子,顿觉清淡里多了几分甘甜与软糯。栗子粥是我们普通百姓人家庸常日子里的小惊喜。然而有时事与愿违,那些夜夜笙歌与醉生梦死的人,是不大懂得煮粥人有何等的良苦用心,他不明白一个女人深爱一个男人都藏在那些琐碎的细节里,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烟火气息里。可是现在不少人似乎分手能力已大于相爱的能力,一遇到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就全盘否定对方的付出,无限放大对方的缺点,缺乏理解包容之心,最后落了一个劳燕纷飞,曲终人散的结局。自以为以解决人的方式去迎刃而解了所有问题,殊不知下一位只是前任的轮回,要知道这世界上永远都没有灵魂契合的神仙伴侣,如果有,那也一定是在感情里懂得付出与守望的坚定者,而不是外强中干、口是心非的逞强者。

从清晨到日暮,从年少到古稀,不知何年何月何时起,楼下的那把大铁铲换成了了无生趣的机器翻炒,那突兀的轰鸣声远不及师傅用铁铲翻炒时来得那么富有意境及韵味,唯一不变的是桂花糖和砂子混合散发的“特殊标记”味道依然迎面扑鼻,深嗅一口盈香满怀。但见大街上三三两两的情侣买上一点儿糖炒栗子,相互剥壳,那感情你侬我侬的美好画面羡煞人。到了日暮黄昏,糖炒栗子依然是老老少少相约电影院里的最爱,即使是尘世里那些失去了情感归依的痴男怨女们,至少还有糖炒栗子,它可以抚慰你的五脏六肺,让人顿感温暖心灵的并不止步于爱情。小时候觉得糖炒栗子是人间最至高无上的赏赐,长大后觉得糖炒栗子是世间最好的慰藉,所以很多时候“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食物是带有浓郁的个人感情色彩,好些时候它存在的意义远远超过食物本身。

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相信每位妇人都愿意洗手做羹汤,在清晨为爱人盛上一碗栗子粥,意味着她们毅然决然地为爱情酿蜜,为婚姻撑伞,为爱人的胃保驾护航。即使是在“天将暮,雪乱舞,半梅花半飘柳絮”的至寒日子里失去了挚爱,那也用不着泣不可仰,大不了来一碗糖炒栗子,让单身的你拥有能量去浇灌下次不期而至的爱情。

 

◎ 杨志艳(作者作品散见《读者》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至少还有糖炒栗子

大雪皑皑,叶落深冬,冷空气袭卷大地里的每个角落,液态的水跟人类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不是变成了像盐的雪,就是凝结成了冰棍,反正就是装腔作势蜷缩成冷嗖嗖的样子,无非是想让忙碌了一季又一季的人们停下脚步休养生息。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寒冷的冬季人人都喜欢慵懒地贪恋着大床上的温暖时光,但快乐的日子却是从太阳冉冉升起穿过玻璃缝隙荧亮整间屋子开始的。大街上糖炒栗子的绵软香甜飘扬了整栋楼的上空,叱咤风云地唤醒人们沉睡的味蕾,让事事操心的劳动者顿感人世间唯烟火可亲。那位曾经说过“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的张爱玲也是极其喜欢吃糖炒栗子的。她习惯放慢脚步,听闻炒坚果的师傅手执长柄铁铲搅动砂子与板栗以及糖所散发出来的芬香与沙沙声,想必栗子是温暖她的尤物,远比胡兰成来得亲切吧。她也多像牛皮纸里深裹的甜栗,等着爱人前来探囊取物,可惜等到的却是薄情寡义的胡兰成,即使是她这样如是记述自己:“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胡兰成终究还是不懂且辜负了在爱情世界里心思单纯而执着的佳人,他所承诺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像一枚穿肠毒药蛊惑了不谙世事的才女,以致于这朵盛名之花一筹莫展,万般愁绪纠结于内心从而乱了方寸,最后决绝地选择了远离。所谓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谋爱失意的她孤独且忧愁,在时光的滴滴答答中为了谋生算是在异国他乡耗尽一生,最后彻底枯萎了,不知道在大西洋彼岸的暮冬时节,张爱玲会不会由衷地想起十里洋场、风云际会的上海,想起她依偎在闺阁之中葱手剥栗的前尘往事呢?

糖炒栗子的香味让人食欲倍增,如若清晨的白粥里也添加了几粒栗子,顿觉清淡里多了几分甘甜与软糯。栗子粥是我们普通百姓人家庸常日子里的小惊喜。然而有时事与愿违,那些夜夜笙歌与醉生梦死的人,是不大懂得煮粥人有何等的良苦用心,他不明白一个女人深爱一个男人都藏在那些琐碎的细节里,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烟火气息里。可是现在不少人似乎分手能力已大于相爱的能力,一遇到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就全盘否定对方的付出,无限放大对方的缺点,缺乏理解包容之心,最后落了一个劳燕纷飞,曲终人散的结局。自以为以解决人的方式去迎刃而解了所有问题,殊不知下一位只是前任的轮回,要知道这世界上永远都没有灵魂契合的神仙伴侣,如果有,那也一定是在感情里懂得付出与守望的坚定者,而不是外强中干、口是心非的逞强者。

从清晨到日暮,从年少到古稀,不知何年何月何时起,楼下的那把大铁铲换成了了无生趣的机器翻炒,那突兀的轰鸣声远不及师傅用铁铲翻炒时来得那么富有意境及韵味,唯一不变的是桂花糖和砂子混合散发的“特殊标记”味道依然迎面扑鼻,深嗅一口盈香满怀。但见大街上三三两两的情侣买上一点儿糖炒栗子,相互剥壳,那感情你侬我侬的美好画面羡煞人。到了日暮黄昏,糖炒栗子依然是老老少少相约电影院里的最爱,即使是尘世里那些失去了情感归依的痴男怨女们,至少还有糖炒栗子,它可以抚慰你的五脏六肺,让人顿感温暖心灵的并不止步于爱情。小时候觉得糖炒栗子是人间最至高无上的赏赐,长大后觉得糖炒栗子是世间最好的慰藉,所以很多时候“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食物是带有浓郁的个人感情色彩,好些时候它存在的意义远远超过食物本身。

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相信每位妇人都愿意洗手做羹汤,在清晨为爱人盛上一碗栗子粥,意味着她们毅然决然地为爱情酿蜜,为婚姻撑伞,为爱人的胃保驾护航。即使是在“天将暮,雪乱舞,半梅花半飘柳絮”的至寒日子里失去了挚爱,那也用不着泣不可仰,大不了来一碗糖炒栗子,让单身的你拥有能量去浇灌下次不期而至的爱情。

 

◎ 杨志艳(作者作品散见《读者》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