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忽已晚

时间: 2022-01-21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264

岁月忽已晚,人间正觉迟。

岁月大概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我们身处其中,却总置身事外,好像时间不过是转了个圈,早晚还会回去。

只是人越是年长,便越觉得时间被拉得长。

小时候总是会感觉,长大就好了。好像长大就不会有烦恼一样,等真的长大了,又开始怀念童年。

蒲公英年年都在扎根生长,年年都在路边开花,花黄而味苦,因为有着去火的功效,很多时候还不及长大,便已被放上了餐桌。

门前的人家不知道是何种玲珑心思,每年都在门前里栽上了不同的花,一条花径蔓延过去,每年自是不同。

有时候也会觉得树比人活得明白。岁月刻在了他的身上,年轮一年年记载着自己的故事,不见苍老,却还能一直追寻阳光,目标坚定而执着,似乎生来如此。

偶尔也会看到树桩,周围还有一层苔藓,不远处总有迎风颤颤巍巍的小树,甚至不及野草高,却固执地定在原处。次年去寻,又很难找到。很少有幼苗能抗住北方的严寒,虽然是意料之内,却难免有些伤怀,偶尔遇到一个,便不能不感慨自然的奇迹。

我们用挂历、钟表记录时间,但是时间并不会因此而停留,年岁还是一年年的长,终究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张爱玲曾写过:“对于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弹指一挥间,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载便是一生一世。”

少时不懂,懂的时候便真的觉得那三年五年就是一生一世了,所有浓烈的感情,不顾一切的勇气,也只有在那片岁月中能求得一二分成全与圆满,而世间事大抵都是不能尽如人意,之后就再难得。

而人越长大,就越难有孤注一掷的孤勇,那样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人间还是那个人间,岁月轮转,每个时间都有每个时间的故事,我们不是第一批生活在阳光之下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批。每个人的故事也只能由自己谱写。

岁月忽已晚,不过是蓦然回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羡慕自己曾经的勇气。但是世间事虽然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过,却总要让人有一二分希望。

时间不可逆,看似难得圆满与成全。但是经年之后,便恍然明白,所有不能回去的曾经,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若是真沾染了一点时间,也许不过是另一番爱恨痴缠,不及那份没结果的美好让人惦念。

人间正觉迟,不过是看到世间还有千般万种的美好,总觉不够,自是要贪婪一点,难免有一两分埋怨之意,人之常情,难免可爱。

正是这世间的美好更多,更愿意说:岁月忽已晚,人间不觉迟。

 

◎ 张园丽(作者作品散见《大兴安岭日报》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岁月忽已晚

岁月忽已晚,人间正觉迟。

岁月大概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我们身处其中,却总置身事外,好像时间不过是转了个圈,早晚还会回去。

只是人越是年长,便越觉得时间被拉得长。

小时候总是会感觉,长大就好了。好像长大就不会有烦恼一样,等真的长大了,又开始怀念童年。

蒲公英年年都在扎根生长,年年都在路边开花,花黄而味苦,因为有着去火的功效,很多时候还不及长大,便已被放上了餐桌。

门前的人家不知道是何种玲珑心思,每年都在门前里栽上了不同的花,一条花径蔓延过去,每年自是不同。

有时候也会觉得树比人活得明白。岁月刻在了他的身上,年轮一年年记载着自己的故事,不见苍老,却还能一直追寻阳光,目标坚定而执着,似乎生来如此。

偶尔也会看到树桩,周围还有一层苔藓,不远处总有迎风颤颤巍巍的小树,甚至不及野草高,却固执地定在原处。次年去寻,又很难找到。很少有幼苗能抗住北方的严寒,虽然是意料之内,却难免有些伤怀,偶尔遇到一个,便不能不感慨自然的奇迹。

我们用挂历、钟表记录时间,但是时间并不会因此而停留,年岁还是一年年的长,终究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张爱玲曾写过:“对于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弹指一挥间,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载便是一生一世。”

少时不懂,懂的时候便真的觉得那三年五年就是一生一世了,所有浓烈的感情,不顾一切的勇气,也只有在那片岁月中能求得一二分成全与圆满,而世间事大抵都是不能尽如人意,之后就再难得。

而人越长大,就越难有孤注一掷的孤勇,那样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人间还是那个人间,岁月轮转,每个时间都有每个时间的故事,我们不是第一批生活在阳光之下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批。每个人的故事也只能由自己谱写。

岁月忽已晚,不过是蓦然回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羡慕自己曾经的勇气。但是世间事虽然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过,却总要让人有一二分希望。

时间不可逆,看似难得圆满与成全。但是经年之后,便恍然明白,所有不能回去的曾经,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若是真沾染了一点时间,也许不过是另一番爱恨痴缠,不及那份没结果的美好让人惦念。

人间正觉迟,不过是看到世间还有千般万种的美好,总觉不够,自是要贪婪一点,难免有一两分埋怨之意,人之常情,难免可爱。

正是这世间的美好更多,更愿意说:岁月忽已晚,人间不觉迟。

 

◎ 张园丽(作者作品散见《大兴安岭日报》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