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放牧之乡

时间: 2022-01-21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6168

走近长寿,就走进人间福地的天堂。这里年年泛滥着优美,岁岁流动着靓丽,山在水中、水在山中、城在林中、林在城中、山水林城融为一体,人与自然和睦共栖。

长寿是“福寿炼丹”之乡,据说从这里可以追溯到秦代。古代文明与现代科技在这里接壤,自然风情与社会文明在这里碰撞,资源变成财富,财富变成资源的一座现代化工业生态旅游城市。

长寿的山并不高大、满眼葱郁,可就是养眼,山中有奇石,奇石有传说;山中有密林,密林有竹海;山中有溪水、溪水花烂漫;三山两槽,长寿就在其中。于是,就有了清朝政治家陶澍的“水曲流巴字,山长幻寿文”。黄草山丰腴、五华山俊美、明月山灵秀、菩提山优雅,山山不同,无论哪一座山,都让你流连忘返。难怪唐朝大诗人杜甫来到此地,感慨“黄草峡西船不归,赤甲山下行人稀”。从山脚到山顶,从山前到山后,密不透风树木、阳光争地盘,地盘争空间,争得高高低低,争得粗粗细细,一棵树就是一道风景、一片林就是一个故事、一条溪就是一个传奇。人在山中穿行,走累了席地而坐,坐够了合衣而躺,或荡着秋千,或听着鸟鸣,或闻着花香,摘一个野果,唱一首山歌、那情那趣,那惬意,才真叫自由,才真真实实是给心灵放假。

人在长寿,美在湖水。长寿湖是新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设的大坝水电站,这里是中国水电专的摇篮,天工人工合成的“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天赐寿湖”,开门可见真山真水,开窗便是风景画廊,她那烟波淼淼,水天一色,犹如人在仙境梦幻之中。一到晚上,湖光游船灯光四溢,似繁星点点倒映湖中,轻歌曼舞、水波潋滟,构成一条条立体的五彩光带。这湖,就是长寿的母亲湖,这湖便是国际铁人三项赛、马拉松赛、龙舟赛的舞台。

留在长寿,吃喝不愁。在江南小镇,在菩提古镇,在黄桷湾,在秀才湾,长寿湖畔,在三倒拐老街,在望江路摊边……吃饱喝足不是目标,吃情、吃味、吃趣那才叫安逸:吊锅鱼、水渚油波翘壳鱼、刀削面、长寿米粉、肥肠饭……风味独特,让人心仪。石桌石凳、木桌木椅就在脚边,阳光照着,清风吹着,热腾腾的大盆大碗端在面前,吃得潇潇洒洒,吃得肆无忌惮。在这里你能吃出老年人的文雅、中年人的潇洒、青年人的嚣张、少年人的疯狂,也能吃出少女的羞涩与腼腆。

情在长寿,人走月留。无论是长寿湖的湖月,菩提山的山月,还是定慧寺晓月,长寿的月亮美得纯洁柔和,美得超凡脱俗。如果你赶好天,到长寿亲眼目睹长寿月,就有“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感觉,在繁华都市积蓄的压力,立刻就可以释空。无论在菩提山的栈道上,长寿湖的大坝上,还是定慧寺的天风海涛边,你会发现月亮在天上,月亮在山上,月亮在树上,月亮在头上,月亮在水里,月亮在怀中,月跟人走,人走心留。

住在长寿,人人添寿。如果你住在长寿,福满增寿。一座国际、智能、绿色、人文的中国长寿生命科学城“长于文而寿于和”,就像在静寂中穿越历史隧道,把远景变成近景,把虚幻弄成真实,仿佛从三倒拐的青石木门里飘来,仿佛从定慧寺月下晓钟中走来,仿佛从菩提圣灯经文墨香中走来。长寿就像一位少女,婀娜、丰韵,等你披上嫁衣。

长寿,表面是青山绿水,实则是放牧灵魂长寿之所。

 

◎ 赵广辉(作者单位:长寿区文化馆)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灵魂放牧之乡

走近长寿,就走进人间福地的天堂。这里年年泛滥着优美,岁岁流动着靓丽,山在水中、水在山中、城在林中、林在城中、山水林城融为一体,人与自然和睦共栖。

长寿是“福寿炼丹”之乡,据说从这里可以追溯到秦代。古代文明与现代科技在这里接壤,自然风情与社会文明在这里碰撞,资源变成财富,财富变成资源的一座现代化工业生态旅游城市。

长寿的山并不高大、满眼葱郁,可就是养眼,山中有奇石,奇石有传说;山中有密林,密林有竹海;山中有溪水、溪水花烂漫;三山两槽,长寿就在其中。于是,就有了清朝政治家陶澍的“水曲流巴字,山长幻寿文”。黄草山丰腴、五华山俊美、明月山灵秀、菩提山优雅,山山不同,无论哪一座山,都让你流连忘返。难怪唐朝大诗人杜甫来到此地,感慨“黄草峡西船不归,赤甲山下行人稀”。从山脚到山顶,从山前到山后,密不透风树木、阳光争地盘,地盘争空间,争得高高低低,争得粗粗细细,一棵树就是一道风景、一片林就是一个故事、一条溪就是一个传奇。人在山中穿行,走累了席地而坐,坐够了合衣而躺,或荡着秋千,或听着鸟鸣,或闻着花香,摘一个野果,唱一首山歌、那情那趣,那惬意,才真叫自由,才真真实实是给心灵放假。

人在长寿,美在湖水。长寿湖是新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设的大坝水电站,这里是中国水电专的摇篮,天工人工合成的“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天赐寿湖”,开门可见真山真水,开窗便是风景画廊,她那烟波淼淼,水天一色,犹如人在仙境梦幻之中。一到晚上,湖光游船灯光四溢,似繁星点点倒映湖中,轻歌曼舞、水波潋滟,构成一条条立体的五彩光带。这湖,就是长寿的母亲湖,这湖便是国际铁人三项赛、马拉松赛、龙舟赛的舞台。

留在长寿,吃喝不愁。在江南小镇,在菩提古镇,在黄桷湾,在秀才湾,长寿湖畔,在三倒拐老街,在望江路摊边……吃饱喝足不是目标,吃情、吃味、吃趣那才叫安逸:吊锅鱼、水渚油波翘壳鱼、刀削面、长寿米粉、肥肠饭……风味独特,让人心仪。石桌石凳、木桌木椅就在脚边,阳光照着,清风吹着,热腾腾的大盆大碗端在面前,吃得潇潇洒洒,吃得肆无忌惮。在这里你能吃出老年人的文雅、中年人的潇洒、青年人的嚣张、少年人的疯狂,也能吃出少女的羞涩与腼腆。

情在长寿,人走月留。无论是长寿湖的湖月,菩提山的山月,还是定慧寺晓月,长寿的月亮美得纯洁柔和,美得超凡脱俗。如果你赶好天,到长寿亲眼目睹长寿月,就有“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感觉,在繁华都市积蓄的压力,立刻就可以释空。无论在菩提山的栈道上,长寿湖的大坝上,还是定慧寺的天风海涛边,你会发现月亮在天上,月亮在山上,月亮在树上,月亮在头上,月亮在水里,月亮在怀中,月跟人走,人走心留。

住在长寿,人人添寿。如果你住在长寿,福满增寿。一座国际、智能、绿色、人文的中国长寿生命科学城“长于文而寿于和”,就像在静寂中穿越历史隧道,把远景变成近景,把虚幻弄成真实,仿佛从三倒拐的青石木门里飘来,仿佛从定慧寺月下晓钟中走来,仿佛从菩提圣灯经文墨香中走来。长寿就像一位少女,婀娜、丰韵,等你披上嫁衣。

长寿,表面是青山绿水,实则是放牧灵魂长寿之所。

 

◎ 赵广辉(作者单位:长寿区文化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