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致敬政法系统不一样的“女神”们……

时间: 2022-03-08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4987

  本网讯 (记者 李亚 实习生 卜晓曼)好天气不逛街、周末不睡懒觉,这样的生活,她们只做寻常。勤奋踏实、情暖司法,用心为民化纠纷;勇挑重担、精研实干,以智为执法赋能;守护公正、雷厉风行,履责证公平正义……这样的忙碌,才是她们的日常。

  她们三十而立,是家庭生活中的“中流砥柱”;她们四十而砺,是政法战场上的“中坚力量”。在三八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看向政法系统不一样的“女神”们——

  仗义行空 她用“智慧警务”服务百姓民生

  当一道幻影从天空“嗖”地掠过,裹挟着原罪砸向地面危及行人安全时,它的飞行轨迹被及时定格在“瞭望者”的“眼睛”里。这双“眼睛”,让曾经难以溯源的高空抛物者无处遁形。

  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科信民警余行江是高空抛物预警监测系统“瞭望者”的研发者,也是守护群众头顶安全的“科技警花”。

  13年前,余行江还在信息工程专业学习,九龙坡区渝洲新城小区发生了轰动全国的“天降叉棍案”,受害者颅骨缺损十级伤残、左侧肢体七级伤残、终身残疾。

  然而,警方投入大量警力,从调查取证到汇总卷宗,前后持续800多天,也无法锁定叉棍飞行轨迹这一关键证据,无法认定谁是真正唯一的肇事者,法院二审宣判,2号楼47家户主共同赔偿伤者近26万元费用。

  没能“真正破案”,成为受害者和民警的遗憾。

  2020年3月,在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支持下,余行江组建一支5人攻坚团队,与一家移动数据算法科技公司合作,进行了半年的建模测试和算法调整,终于设计完成了首批成品——初代“瞭望者”;2021年,“瞭望者”高空抛物智能预警监测系统升级2.0版。

  如今,“瞭望者”在九龙坡布设23套,对覆盖的重点区域、重点人群开展全天候保护。上线以来,抓拍并预警抛物行为483次(其中具有安全隐患的重型物体24次)、教育劝导习惯性抛物人46人。一年后,当地高空抛物比例下降50%,辖区高空抛物事件比例下降50%,从事发到取证,从锁定到赔偿,用时不到48小时。

  宁静致远 她助“迷航少年”转舵星辰大海

  “她不像老师,更像是姐姐!”23岁的小龙手机换了好几个,却一直保留着检察官孙文静的电话号码。七年前,16岁的他因为缺乏父母关爱,不爱学习,觉得生活没什么希望,便沉迷网络。在骗走网友的手机后,他被公安机关抓捕,再移送至检察院。

  在检察院,他第一次见到九龙坡区检察院“莎姐”检察官孙文静。

  和其他对他“说教”的人不同,孙文静并没有对他的行为横加指责,而是关心他的家庭,询问他的想法,还和他谈“未来”。

  小龙问她:“我有未来么?”她说:“你有的。”他相信了,并且真心开始期待未来。孙文静给他讲的那些道理,他也都牢牢记住。

  孙文静知道,要是被判刑,小龙的一生就会留下污点。“也许多一次机会,就是重生。”综合小龙的家庭情况、案件情节、悔罪表现等因素,形成调查报告作为参考,九龙坡区检察院为小龙举办拟作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听证会,这是该院首次附条件不起诉听证会。

  之后,他卸除了包袱,考上传媒大学,踏上了崭新的未来。

  小龙是第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

  作为学校的法治副校长,孙文静面对同学们“强吻算不算犯法”“早恋犯不犯法”的问题,从情理、事理、法理角度侃侃而谈,引导同学们思考、从而获得正确答案。

  她作为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监督观察员,牵头与教育、民政、社区、学校等部门在家庭教育指导、未成年人社会支持体系建设、困境儿童救助、监护缺失及监护侵害法律监督等方面加强协作,让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形成合力。

  昭昭之宇 她以“公平正义”凝结案卷注脚

  良法善治,知易行难。放到法官刘宇案头上的,则是难上加难,作为九龙坡区法院破产副庭长,她面对最多的就是来到这个“名字不大吉利”的破产庭的案子——大多是关于如何处理好“后事”的。

  债务人一旦死亡,在有遗产但没有继承人或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情况下,如何保护债权人的利益,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民法典》第六编首设“遗产管理人”制度,规定了遗产管理人的选任、指定、职责等,填补了“人死财在债消”的空白。

  该院审结的首例申请指定遗产管理人案,就是刘宇法官依法适用特别程序,用时15天审结。案件情况并不复杂,万某生前欠郑某30万元未清偿,万某去世后,郑某向九龙坡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万某的法定继承人冯某、大万、小万承担清偿责任。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原告郑某的诉讼请求。三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认定三名法定继承人已放弃继承,无须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清偿万某所欠债务。

  案件生效后,郑某将冯某、大万、小万及万某生前住所地的村民委员会诉至九龙坡区法院,要求判决四被告在万某遗产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刘宇作为承办法官,建议郑某先申请指定遗产管理人,由遗产管理人依法处理万某的债权债务,在做了大量诉前准备工作的情况下,刘宇带领办案团队最终促成郑某与第三人达成一致意见,第三人同意清偿万某对郑某的30万元债务,郑某自愿撤回案件申请。后因第三人已支付了部分款项,郑某也撤回了之前起诉的被继承人清偿债务纠纷案。

  刘宇有时感叹,家里人常说她生活中变得大大咧咧了,实在是因为她的“锱铢必较”都用在了工作中——在破产庭,要厘清众多主体之间的权益和诉讼争议,欠下的坏账、残存的资产,债权人怎么分……很多时候,要落袋为安,法院才能案结事了。

  政法工作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有着许多不让须眉的“铿锵玫瑰”,她们一样加班、执勤,一样创新、实践、一样严谨、坚韧,但又不乏柔软和细致,展现了新时代政法人敢担当、能战斗的风采,向所有“不一样”的政法女神致敬!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今天,致敬政法系统不一样的“女神”们……

  本网讯 (记者 李亚 实习生 卜晓曼)好天气不逛街、周末不睡懒觉,这样的生活,她们只做寻常。勤奋踏实、情暖司法,用心为民化纠纷;勇挑重担、精研实干,以智为执法赋能;守护公正、雷厉风行,履责证公平正义……这样的忙碌,才是她们的日常。

  她们三十而立,是家庭生活中的“中流砥柱”;她们四十而砺,是政法战场上的“中坚力量”。在三八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看向政法系统不一样的“女神”们——

  仗义行空 她用“智慧警务”服务百姓民生

  当一道幻影从天空“嗖”地掠过,裹挟着原罪砸向地面危及行人安全时,它的飞行轨迹被及时定格在“瞭望者”的“眼睛”里。这双“眼睛”,让曾经难以溯源的高空抛物者无处遁形。

  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科信民警余行江是高空抛物预警监测系统“瞭望者”的研发者,也是守护群众头顶安全的“科技警花”。

  13年前,余行江还在信息工程专业学习,九龙坡区渝洲新城小区发生了轰动全国的“天降叉棍案”,受害者颅骨缺损十级伤残、左侧肢体七级伤残、终身残疾。

  然而,警方投入大量警力,从调查取证到汇总卷宗,前后持续800多天,也无法锁定叉棍飞行轨迹这一关键证据,无法认定谁是真正唯一的肇事者,法院二审宣判,2号楼47家户主共同赔偿伤者近26万元费用。

  没能“真正破案”,成为受害者和民警的遗憾。

  2020年3月,在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支持下,余行江组建一支5人攻坚团队,与一家移动数据算法科技公司合作,进行了半年的建模测试和算法调整,终于设计完成了首批成品——初代“瞭望者”;2021年,“瞭望者”高空抛物智能预警监测系统升级2.0版。

  如今,“瞭望者”在九龙坡布设23套,对覆盖的重点区域、重点人群开展全天候保护。上线以来,抓拍并预警抛物行为483次(其中具有安全隐患的重型物体24次)、教育劝导习惯性抛物人46人。一年后,当地高空抛物比例下降50%,辖区高空抛物事件比例下降50%,从事发到取证,从锁定到赔偿,用时不到48小时。

  宁静致远 她助“迷航少年”转舵星辰大海

  “她不像老师,更像是姐姐!”23岁的小龙手机换了好几个,却一直保留着检察官孙文静的电话号码。七年前,16岁的他因为缺乏父母关爱,不爱学习,觉得生活没什么希望,便沉迷网络。在骗走网友的手机后,他被公安机关抓捕,再移送至检察院。

  在检察院,他第一次见到九龙坡区检察院“莎姐”检察官孙文静。

  和其他对他“说教”的人不同,孙文静并没有对他的行为横加指责,而是关心他的家庭,询问他的想法,还和他谈“未来”。

  小龙问她:“我有未来么?”她说:“你有的。”他相信了,并且真心开始期待未来。孙文静给他讲的那些道理,他也都牢牢记住。

  孙文静知道,要是被判刑,小龙的一生就会留下污点。“也许多一次机会,就是重生。”综合小龙的家庭情况、案件情节、悔罪表现等因素,形成调查报告作为参考,九龙坡区检察院为小龙举办拟作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听证会,这是该院首次附条件不起诉听证会。

  之后,他卸除了包袱,考上传媒大学,踏上了崭新的未来。

  小龙是第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

  作为学校的法治副校长,孙文静面对同学们“强吻算不算犯法”“早恋犯不犯法”的问题,从情理、事理、法理角度侃侃而谈,引导同学们思考、从而获得正确答案。

  她作为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监督观察员,牵头与教育、民政、社区、学校等部门在家庭教育指导、未成年人社会支持体系建设、困境儿童救助、监护缺失及监护侵害法律监督等方面加强协作,让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形成合力。

  昭昭之宇 她以“公平正义”凝结案卷注脚

  良法善治,知易行难。放到法官刘宇案头上的,则是难上加难,作为九龙坡区法院破产副庭长,她面对最多的就是来到这个“名字不大吉利”的破产庭的案子——大多是关于如何处理好“后事”的。

  债务人一旦死亡,在有遗产但没有继承人或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情况下,如何保护债权人的利益,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民法典》第六编首设“遗产管理人”制度,规定了遗产管理人的选任、指定、职责等,填补了“人死财在债消”的空白。

  该院审结的首例申请指定遗产管理人案,就是刘宇法官依法适用特别程序,用时15天审结。案件情况并不复杂,万某生前欠郑某30万元未清偿,万某去世后,郑某向九龙坡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万某的法定继承人冯某、大万、小万承担清偿责任。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原告郑某的诉讼请求。三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认定三名法定继承人已放弃继承,无须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清偿万某所欠债务。

  案件生效后,郑某将冯某、大万、小万及万某生前住所地的村民委员会诉至九龙坡区法院,要求判决四被告在万某遗产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刘宇作为承办法官,建议郑某先申请指定遗产管理人,由遗产管理人依法处理万某的债权债务,在做了大量诉前准备工作的情况下,刘宇带领办案团队最终促成郑某与第三人达成一致意见,第三人同意清偿万某对郑某的30万元债务,郑某自愿撤回案件申请。后因第三人已支付了部分款项,郑某也撤回了之前起诉的被继承人清偿债务纠纷案。

  刘宇有时感叹,家里人常说她生活中变得大大咧咧了,实在是因为她的“锱铢必较”都用在了工作中——在破产庭,要厘清众多主体之间的权益和诉讼争议,欠下的坏账、残存的资产,债权人怎么分……很多时候,要落袋为安,法院才能案结事了。

  政法工作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有着许多不让须眉的“铿锵玫瑰”,她们一样加班、执勤,一样创新、实践、一样严谨、坚韧,但又不乏柔软和细致,展现了新时代政法人敢担当、能战斗的风采,向所有“不一样”的政法女神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