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果实都曾是鲜花

时间: 2022-04-29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4975

  世间少有人不希望自己有“出息”。老家的张三只念过小学二年级,名字都写得歪歪斜斜,本事也平常得很,可人家照样将“出息”两个字挂在嘴上。他理解的“出息”是攒点钱盖个小洋楼,让两个儿子顺利娶上媳妇。一个人读了些书、职业高大上,追求的“出息”档次也就不一样了。我熟悉的一个学者上了正高职称、做了博导,享受了某级政府的特殊津贴,可人家还是在乎一顶官帽,觉得没有一个“长”字相随,脸上挂不住。

  向住“出息”,本身没什么好指责的。生活中许多事情都是可以有正常的增量的,一个人成功并不意味着别人必然失败。但社会上确实存在这样的事,你跋过山、涉过水、越过堑、闯过沼泽,吃过所有难吃的苦,受过所有难受的罪,自以为“出息”就站在对岸,结果仍然一无所获。这个时候,你会想起什么?是后悔自己曾经的努力,觉得一切的“折腾”都不值得,还是懊丧出发的时机太晚、做的准备不充分?这两种心态其实都于事无补。最好是抱有平常心,微笑着接受结果,或者回到起点重新开始,或者另换一条跑道。

  启功当年做老师时,因为只有初中学历,教学效果也不太理想,遭人轻视,有一次还差点被解聘,可他没有灰心,在恩师陈垣的支持下,不断读书、练讲,最后成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教授,其书画也誉满天下。他属于“从头再来”的那类型。

  有的人则是通过改弦易辙变得有“出息”的。熟悉的一位律师从小的梦想是当作家,从初中开始就频频向报刊投稿,一直延续到走向社会的最初几年。他写过诗歌、作过散文、练过小说,却很少被报刊采用。原来,此君的逻辑思维能力极强,想象力却不够丰富,其理性常常干扰形象。后来,他转行当刑辩律师,获得了全国性的影响。

  人生在世,遭受一点挫折无比正常,漫画家于昌伟说:“所有的果实都曾经是鲜花,但不是所有的鲜花都能成为果实。”真是讲到了点子上。一个人不论选择什么方向作为生命目标,为它播过种、萌过叶、开过花,就没有什么值得后悔。于我们的人生,失败与成功都具有各自的意义,后者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前者教育我们不应该做什么。

  没有人是预知未来的神仙,你才华再突出,应变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在刚出发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获得怎样的结果。如果要有绝对把握再出发,我们很可能永远不会迈开第一步。真正的成大事者都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他们相信每一颗果实都是鲜花变来的,因此千方百计做好这一朵鲜花,在前行过程中再一步一步捕捉机遇的气息,争取让鲜花变成果实。

  谈到如何抵达“出息”,世人喜欢用的一个词是拼搏。跟谁拼、与谁搏?一部分是客观环境,一部分是自己内心。卑微的出身、他人的冷视、领导的不理解等等,都是客观环境的第一部分,你得去超越、去沟通。懒惰、软弱、缺理想、无情怀,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你必须去改变、去重塑,有时后者甚至更加重要。斗败了旧我,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获得新我,我们改良环境的手段才可能变得丰富,在困难、挫折面前显示的韧性才可能更加强大。

  青春之我自强不息。所有的果实都曾经是鲜花,选定了一条路就顶风冒雨前行,属于你的那份果实迟早会到来。

  ◎ 游宇明(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所有果实都曾是鲜花

  世间少有人不希望自己有“出息”。老家的张三只念过小学二年级,名字都写得歪歪斜斜,本事也平常得很,可人家照样将“出息”两个字挂在嘴上。他理解的“出息”是攒点钱盖个小洋楼,让两个儿子顺利娶上媳妇。一个人读了些书、职业高大上,追求的“出息”档次也就不一样了。我熟悉的一个学者上了正高职称、做了博导,享受了某级政府的特殊津贴,可人家还是在乎一顶官帽,觉得没有一个“长”字相随,脸上挂不住。

  向住“出息”,本身没什么好指责的。生活中许多事情都是可以有正常的增量的,一个人成功并不意味着别人必然失败。但社会上确实存在这样的事,你跋过山、涉过水、越过堑、闯过沼泽,吃过所有难吃的苦,受过所有难受的罪,自以为“出息”就站在对岸,结果仍然一无所获。这个时候,你会想起什么?是后悔自己曾经的努力,觉得一切的“折腾”都不值得,还是懊丧出发的时机太晚、做的准备不充分?这两种心态其实都于事无补。最好是抱有平常心,微笑着接受结果,或者回到起点重新开始,或者另换一条跑道。

  启功当年做老师时,因为只有初中学历,教学效果也不太理想,遭人轻视,有一次还差点被解聘,可他没有灰心,在恩师陈垣的支持下,不断读书、练讲,最后成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教授,其书画也誉满天下。他属于“从头再来”的那类型。

  有的人则是通过改弦易辙变得有“出息”的。熟悉的一位律师从小的梦想是当作家,从初中开始就频频向报刊投稿,一直延续到走向社会的最初几年。他写过诗歌、作过散文、练过小说,却很少被报刊采用。原来,此君的逻辑思维能力极强,想象力却不够丰富,其理性常常干扰形象。后来,他转行当刑辩律师,获得了全国性的影响。

  人生在世,遭受一点挫折无比正常,漫画家于昌伟说:“所有的果实都曾经是鲜花,但不是所有的鲜花都能成为果实。”真是讲到了点子上。一个人不论选择什么方向作为生命目标,为它播过种、萌过叶、开过花,就没有什么值得后悔。于我们的人生,失败与成功都具有各自的意义,后者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前者教育我们不应该做什么。

  没有人是预知未来的神仙,你才华再突出,应变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在刚出发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获得怎样的结果。如果要有绝对把握再出发,我们很可能永远不会迈开第一步。真正的成大事者都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他们相信每一颗果实都是鲜花变来的,因此千方百计做好这一朵鲜花,在前行过程中再一步一步捕捉机遇的气息,争取让鲜花变成果实。

  谈到如何抵达“出息”,世人喜欢用的一个词是拼搏。跟谁拼、与谁搏?一部分是客观环境,一部分是自己内心。卑微的出身、他人的冷视、领导的不理解等等,都是客观环境的第一部分,你得去超越、去沟通。懒惰、软弱、缺理想、无情怀,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你必须去改变、去重塑,有时后者甚至更加重要。斗败了旧我,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获得新我,我们改良环境的手段才可能变得丰富,在困难、挫折面前显示的韧性才可能更加强大。

  青春之我自强不息。所有的果实都曾经是鲜花,选定了一条路就顶风冒雨前行,属于你的那份果实迟早会到来。

  ◎ 游宇明(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