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检察共寻铝灰处置最优解

时间: 2023-12-25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580

各条生产线正开足马力生产,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中,一件件钹型磨片新鲜出炉……近日,合川区检察院检察官吕凯来到某机械模具企业生产车间,负责人张大姐兴奋地介绍目前工厂的生产情况。

谁能想到,几个月前,张大姐还在为厂区堆放的数千吨铝灰焦头烂额。

时间回到2020年,张大姐经营的模具厂位于重庆合川与四川武胜的交界处,紧挨高速路口,地理位置优越,有大量企业进驻。2020年8月,出于经营考虑,张大姐将闲置的部分仓库出租给李某作为仓库使用。

张大姐介绍,因害怕堆放的铝灰出现安全问题,她多次要求李某将货物拉走,李某却一拖再拖,直到2020年底,张大姐便再也联系不上李某。无奈之下,张大姐向合川区检察院反映了情况。

通过调查走访,检察官查明堆放的货物是工矿企业冶炼过程中产生的铝灰(渣),经鉴定为危险废物,重量达1570余吨。

“仓库与工人作业车间仅一墙之隔,现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万一发生扬散爆炸,造成的后果也令人不敢想象。”在铝灰堆放现场,吕凯神色凝重,言语中满是担忧。

安全隐患拖不起等不得,在上级检察院指导下,合川区检察院提出“治理+打击”两步走的办案思路,一方面,依法进行公益诉讼立案并向区生态环境局、属地镇街制发诉前检察建议,督促其采取“三防”(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等应急措施,及时消除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向公安机关移送刑事犯罪线索,并依法提前介入该案,引导侦查。

2021年9月,李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承办检察官先后3次参与案件会商研判,引导侦查方向和办案重点。最终,产废单位四川某产业园铝制企业(另案处理)和中间人何某等人相继浮出水面。

原来,早在2019年,中间人何某与四川某产业园铝制品企业成功牵线,以每吨300元的低廉处置价收购铝灰,再以每吨50元至160元不等的价格委托给合川区的李某处理。因无处置能力,李某以临时中转为由将铝灰运送到张大姐的仓库堆放,此后便一直失联。

污染现状摆在面前,涉案企业在外省,谁来修复?怎么修复?如何监督?案件如何办理才是最优解?

依托川渝检察机关共建的公益诉讼协作机制,合川区检察院将线索移送至案涉地检察院,共同沟通研办,形成监督合力。

2022年初,两地检察官召开案件讨论会,逐项开展案件复盘工作,将复盘结果梳理形成问题清单。

“对违法行为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显然不是优先选项。诉讼过程太长,而违法行为人也根本没有履行能力。”吕凯介绍,正规渠道处置铝灰的价格大约1200元~1500元/吨,高昂的处置费用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检察机关认为,涉案企业明知生产产生的铝灰渣是危险废物,为节省处置成本,仍远低于市场价格将铝灰渣转包给无处置资质的企业或个人,不仅构成刑事犯罪,也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为此,两地检察机关和相关行政机关、园区代表、涉案企业负责人多次召开联席会,各方在加强沟通协作、推动涉案铝灰无害化处置、实现铝灰闭环监管等方面达成一致共识。

2023年初,在两地检察机关及职能部门的督促下,涉案企业承诺将堆放的铝灰委托给有资质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李某等人也分别缴纳了1万元至15万元不等的生态损害赔偿金。

获悉涉案企业进场施工后,两地检察机关及时开展“回头看”,并对铝灰处置工作进行现场督查。截至目前,张大姐仓库中的铝灰已全部清运并做无害化处理。

记者 舒楚寒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川渝检察共寻铝灰处置最优解

各条生产线正开足马力生产,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中,一件件钹型磨片新鲜出炉……近日,合川区检察院检察官吕凯来到某机械模具企业生产车间,负责人张大姐兴奋地介绍目前工厂的生产情况。

谁能想到,几个月前,张大姐还在为厂区堆放的数千吨铝灰焦头烂额。

时间回到2020年,张大姐经营的模具厂位于重庆合川与四川武胜的交界处,紧挨高速路口,地理位置优越,有大量企业进驻。2020年8月,出于经营考虑,张大姐将闲置的部分仓库出租给李某作为仓库使用。

张大姐介绍,因害怕堆放的铝灰出现安全问题,她多次要求李某将货物拉走,李某却一拖再拖,直到2020年底,张大姐便再也联系不上李某。无奈之下,张大姐向合川区检察院反映了情况。

通过调查走访,检察官查明堆放的货物是工矿企业冶炼过程中产生的铝灰(渣),经鉴定为危险废物,重量达1570余吨。

“仓库与工人作业车间仅一墙之隔,现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万一发生扬散爆炸,造成的后果也令人不敢想象。”在铝灰堆放现场,吕凯神色凝重,言语中满是担忧。

安全隐患拖不起等不得,在上级检察院指导下,合川区检察院提出“治理+打击”两步走的办案思路,一方面,依法进行公益诉讼立案并向区生态环境局、属地镇街制发诉前检察建议,督促其采取“三防”(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等应急措施,及时消除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向公安机关移送刑事犯罪线索,并依法提前介入该案,引导侦查。

2021年9月,李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承办检察官先后3次参与案件会商研判,引导侦查方向和办案重点。最终,产废单位四川某产业园铝制企业(另案处理)和中间人何某等人相继浮出水面。

原来,早在2019年,中间人何某与四川某产业园铝制品企业成功牵线,以每吨300元的低廉处置价收购铝灰,再以每吨50元至160元不等的价格委托给合川区的李某处理。因无处置能力,李某以临时中转为由将铝灰运送到张大姐的仓库堆放,此后便一直失联。

污染现状摆在面前,涉案企业在外省,谁来修复?怎么修复?如何监督?案件如何办理才是最优解?

依托川渝检察机关共建的公益诉讼协作机制,合川区检察院将线索移送至案涉地检察院,共同沟通研办,形成监督合力。

2022年初,两地检察官召开案件讨论会,逐项开展案件复盘工作,将复盘结果梳理形成问题清单。

“对违法行为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显然不是优先选项。诉讼过程太长,而违法行为人也根本没有履行能力。”吕凯介绍,正规渠道处置铝灰的价格大约1200元~1500元/吨,高昂的处置费用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检察机关认为,涉案企业明知生产产生的铝灰渣是危险废物,为节省处置成本,仍远低于市场价格将铝灰渣转包给无处置资质的企业或个人,不仅构成刑事犯罪,也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为此,两地检察机关和相关行政机关、园区代表、涉案企业负责人多次召开联席会,各方在加强沟通协作、推动涉案铝灰无害化处置、实现铝灰闭环监管等方面达成一致共识。

2023年初,在两地检察机关及职能部门的督促下,涉案企业承诺将堆放的铝灰委托给有资质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李某等人也分别缴纳了1万元至15万元不等的生态损害赔偿金。

获悉涉案企业进场施工后,两地检察机关及时开展“回头看”,并对铝灰处置工作进行现场督查。截至目前,张大姐仓库中的铝灰已全部清运并做无害化处理。

记者 舒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