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园千古梦悠悠

时间: 2023-12-29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688

◎ 江辰宇

因为一首诗,去了一座城。

到了浙江绍兴,沈园是一定要去的。最早得知沈园,大概是源于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爱国和爱情是陆游一生难以释怀的两大情结,他悲愤激越的爱国悲歌让人热血沸腾,洒泪泣血的爱情挽歌却又让人愁肠百结。

也许正因承载了这段悲欢离愁,数百年来,沈园虽历经沧桑却风光不减,伴着宋词的寸寸柔肠走进了中国文化,让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心往神驰。

沈园,有着那种江南特有的粉墙黛瓦,这种园林特色如同小家碧玉般朴实无华。园中的景观错落有序地分布在园内三大区域——古迹区、东苑和南苑三部分,“园之西南植有翠竹、桃树等,春日新篁碧绿与桃花相映成趣;东北角有两进平屋、白墙黑瓦,曰‘双桂堂’,现为陆游纪念馆;园之中央有孤鹤轩、半壁亭、双桂堂、八咏楼、宋井、射圃、问梅槛、钗头凤碑、琴台和广耜斋等景观。”园内处处小桥流水,假山绿荫,颇具江南水乡特色,有“越中名园”之美誉。

伫立沈园门前,门楼顶上镌刻着墨绿色的“沈氏园”三个字——据说是郭沫若先生所题写。入口处卧着一块椭圆形的大石头,中间一道裂痕势如斧劈,一断到底却又紧紧相依,名曰“断云”,象征着陆游与唐婉之间的爱被人阻隔。

踏入沈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丈余高的太湖石,刻着“诗境”二字。向左看是一条回廊,墙上有许多诗词碑刻,屋檐下挂满了风铃,小木牌上是游客们的留言,那些字或苍劲、或飘逸,字字浸透了情与爱。放眼望去,此时的园内虽不是陆游笔下“沈家园里花如锦”的灿烂气象,却也是碧水生荷,修竹婆娑,草木繁盛。

沿着园中弯弯曲曲的石径,信步向园子深处走去,以荷塘为圆心,东岸是冷翠亭,西北角假山上有座闲云亭,自假山下来后能看到路边一座四角小亭,亭中有一眼古井,名曰“六朝井亭”。荷塘南岸即为“孤鹤轩”,亦称孤鹤哀鸣处。仅是这名字,便让人莫名生出一丝伤感,加上门柱那副“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阑,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的对联,顿时让人愁从中来。

前方一座名唤“伤心桥”的小石桥,据说是陆游老年重游沈园时,触景生情写的一句诗——“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名大概取自此句,以表伤心之情。兜兜转转,感触最深的当属园中的题诗壁,墙上斑驳的字迹,向后人默默诉说着他们的爱情故事。

两阙千古绝唱的《钗头凤》和一次猝不及防的再相逢,让人记住了“宫墙柳”和“红酥手”。这世间的愁绪情长,却始终难解,情投意合的美满和爱而不得的遗憾,就如同纠缠难分的交尾蛇,在一声“错莫难瞒”中走进每个游人的心里。青云掠影,似水流年,两位主人公如落叶缤纷飘荡,亘古未变。

故事还是旧的故事,沈园依旧还是那时的沈园,只是一个化成了落红春泥,一个化作了忠骨青山,他们的无奈演绎了一场旷美的遇见,用笔墨表达了一世痛心的呼喊。

沈园,这个让爱情哭了千年的园子,小桥流水,黛瓦依旧。一则千年不老的传说,一首催人泪下的钗头情,自宋以来,以园传人,让无数痴情人深陷……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沈园千古梦悠悠

◎ 江辰宇

因为一首诗,去了一座城。

到了浙江绍兴,沈园是一定要去的。最早得知沈园,大概是源于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爱国和爱情是陆游一生难以释怀的两大情结,他悲愤激越的爱国悲歌让人热血沸腾,洒泪泣血的爱情挽歌却又让人愁肠百结。

也许正因承载了这段悲欢离愁,数百年来,沈园虽历经沧桑却风光不减,伴着宋词的寸寸柔肠走进了中国文化,让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心往神驰。

沈园,有着那种江南特有的粉墙黛瓦,这种园林特色如同小家碧玉般朴实无华。园中的景观错落有序地分布在园内三大区域——古迹区、东苑和南苑三部分,“园之西南植有翠竹、桃树等,春日新篁碧绿与桃花相映成趣;东北角有两进平屋、白墙黑瓦,曰‘双桂堂’,现为陆游纪念馆;园之中央有孤鹤轩、半壁亭、双桂堂、八咏楼、宋井、射圃、问梅槛、钗头凤碑、琴台和广耜斋等景观。”园内处处小桥流水,假山绿荫,颇具江南水乡特色,有“越中名园”之美誉。

伫立沈园门前,门楼顶上镌刻着墨绿色的“沈氏园”三个字——据说是郭沫若先生所题写。入口处卧着一块椭圆形的大石头,中间一道裂痕势如斧劈,一断到底却又紧紧相依,名曰“断云”,象征着陆游与唐婉之间的爱被人阻隔。

踏入沈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丈余高的太湖石,刻着“诗境”二字。向左看是一条回廊,墙上有许多诗词碑刻,屋檐下挂满了风铃,小木牌上是游客们的留言,那些字或苍劲、或飘逸,字字浸透了情与爱。放眼望去,此时的园内虽不是陆游笔下“沈家园里花如锦”的灿烂气象,却也是碧水生荷,修竹婆娑,草木繁盛。

沿着园中弯弯曲曲的石径,信步向园子深处走去,以荷塘为圆心,东岸是冷翠亭,西北角假山上有座闲云亭,自假山下来后能看到路边一座四角小亭,亭中有一眼古井,名曰“六朝井亭”。荷塘南岸即为“孤鹤轩”,亦称孤鹤哀鸣处。仅是这名字,便让人莫名生出一丝伤感,加上门柱那副“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阑,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的对联,顿时让人愁从中来。

前方一座名唤“伤心桥”的小石桥,据说是陆游老年重游沈园时,触景生情写的一句诗——“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名大概取自此句,以表伤心之情。兜兜转转,感触最深的当属园中的题诗壁,墙上斑驳的字迹,向后人默默诉说着他们的爱情故事。

两阙千古绝唱的《钗头凤》和一次猝不及防的再相逢,让人记住了“宫墙柳”和“红酥手”。这世间的愁绪情长,却始终难解,情投意合的美满和爱而不得的遗憾,就如同纠缠难分的交尾蛇,在一声“错莫难瞒”中走进每个游人的心里。青云掠影,似水流年,两位主人公如落叶缤纷飘荡,亘古未变。

故事还是旧的故事,沈园依旧还是那时的沈园,只是一个化成了落红春泥,一个化作了忠骨青山,他们的无奈演绎了一场旷美的遇见,用笔墨表达了一世痛心的呼喊。

沈园,这个让爱情哭了千年的园子,小桥流水,黛瓦依旧。一则千年不老的传说,一首催人泪下的钗头情,自宋以来,以园传人,让无数痴情人深陷……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