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装再出发

时间: 2024-01-26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678

◎ 罗涌

我接到通知,单位已经在为我制作光荣退休证书,提前退休申请应该很快批准,到了从工作34年的检察院离开的时候。

2023年12月23日,早上五点起床,吃完早饭,搭乘8点39分的动车到重庆主城。

记得1985年10月,我乘船第一次从乡下到重庆城区,是读大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路上充满新奇和神往。

时隔39年,弹指一挥间,我告别家乡到重庆主城,却是准备养老带孙,五味杂陈。

与同龄人相比,我是一个慢半拍的人。回想五十九年生命历程,我把“慢半拍”演绎得让自己都惊掉大牙。

读书迟。三四岁就开始当放牛郎,帮父母干活,八岁才踏入小学校门。

读书久。五年小学,三年初中,五年高中,老天爷都怜悯我,21岁时终于让我考取大学,25岁才勉强把大学读完。

揽活多。在检察院,当书记员的时间长达六年,创造院里纪录,干过批捕、公诉、反贪、反渎、文秘、纪检,阅历丰富。在办公室,信息、宣传、调研、检委会、档案、收发、卫生,一个人全干。文秘和扫地,办案与快递,在那些穷困的年代,无所谓高雅与低贱。领导常讲,办公室都扫不干净的人,还能管理办公室?

趴窝长。当民事行政检察科长10年,也兼任内勤10年。当纪检组长12年,一半的时间就是一个人。因为2017年底大部制改革后,我就成了纪检组的留守老人。

机关公务员,少数人是流水的兵,多数人是铁打的营盘。因为进城就是他们的天花板。我在检察岗位一待就是34年,把自己也变成营盘。

走得慢,走得踏实。

走过检察院反贪反腐的辉煌,走过检察大部制改革,走过政法队伍和纪检干部教育整顿。我被问过责,被函询,写过检讨,受过通报,却没有一次诫勉处理和四种形态的处分,直到荣休。追求不了完人,就尽力做到完整。

走得慢,走得高远。

任职民事行政检察科长11年,有3件案子入选最高检精品案例库,有2件案子被高检院影视中心拍成专题片,在央视播出。2021年,我有幸入选最高检新闻宣传文化人才库,重庆仅4人。任职纪检组长12年,自觉扛起监督责任,夯实预防教育,完成各个时期的廉政建设使命,甘愿做“孤独的人群”。自1979年恢复重建,我所在检察院职工第三种以上形态处分零记录,更没有一名职工被判刑坐牢。这是我和我的队友长期坚守的成果。2023年,石柱检察院作为石柱政法单位唯一被市委政法委纳入清廉机关试点示范建设院。我把它视为收官之战。

走得慢,走出精彩。

2016年初,我五十岁时,国家打响脱贫攻坚战,我被抽调驻村扶贫近3年。这是一次例外的安排,却意外成就了我的文学梦。八年时间,我出版了《深山松涛》《连山冲》《蛮王寨》等小说4部,发表散文诗歌300余篇。其中,《连山冲》获评重庆市委宣传部2022年度“十佳渝版渝创图书”。这些主题创作作品,在我的家乡石柱县,曾引领风骚,引领潮流。也让我看到人生的另一重境界,找到新的航向。

我不停地走,不停地品。

我感恩父母,感恩故乡,感恩检察院,他们生育了我,培育了我,宽容了我,也成全了我。走得慢,是为了更细致入微地反思、洞察社会和人性的美和丑。

年轻时,用眼睛看世界,到老了,就用心看世界。

清空从前,才能装进未来。五十九岁,我已经整装再出发,作家不退休,一支笔走天下。我的最大愿望,就是用优美的文字,抒写家乡,赞美祖国,讴歌新时代。

  (作者单位: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整装再出发

◎ 罗涌

我接到通知,单位已经在为我制作光荣退休证书,提前退休申请应该很快批准,到了从工作34年的检察院离开的时候。

2023年12月23日,早上五点起床,吃完早饭,搭乘8点39分的动车到重庆主城。

记得1985年10月,我乘船第一次从乡下到重庆城区,是读大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路上充满新奇和神往。

时隔39年,弹指一挥间,我告别家乡到重庆主城,却是准备养老带孙,五味杂陈。

与同龄人相比,我是一个慢半拍的人。回想五十九年生命历程,我把“慢半拍”演绎得让自己都惊掉大牙。

读书迟。三四岁就开始当放牛郎,帮父母干活,八岁才踏入小学校门。

读书久。五年小学,三年初中,五年高中,老天爷都怜悯我,21岁时终于让我考取大学,25岁才勉强把大学读完。

揽活多。在检察院,当书记员的时间长达六年,创造院里纪录,干过批捕、公诉、反贪、反渎、文秘、纪检,阅历丰富。在办公室,信息、宣传、调研、检委会、档案、收发、卫生,一个人全干。文秘和扫地,办案与快递,在那些穷困的年代,无所谓高雅与低贱。领导常讲,办公室都扫不干净的人,还能管理办公室?

趴窝长。当民事行政检察科长10年,也兼任内勤10年。当纪检组长12年,一半的时间就是一个人。因为2017年底大部制改革后,我就成了纪检组的留守老人。

机关公务员,少数人是流水的兵,多数人是铁打的营盘。因为进城就是他们的天花板。我在检察岗位一待就是34年,把自己也变成营盘。

走得慢,走得踏实。

走过检察院反贪反腐的辉煌,走过检察大部制改革,走过政法队伍和纪检干部教育整顿。我被问过责,被函询,写过检讨,受过通报,却没有一次诫勉处理和四种形态的处分,直到荣休。追求不了完人,就尽力做到完整。

走得慢,走得高远。

任职民事行政检察科长11年,有3件案子入选最高检精品案例库,有2件案子被高检院影视中心拍成专题片,在央视播出。2021年,我有幸入选最高检新闻宣传文化人才库,重庆仅4人。任职纪检组长12年,自觉扛起监督责任,夯实预防教育,完成各个时期的廉政建设使命,甘愿做“孤独的人群”。自1979年恢复重建,我所在检察院职工第三种以上形态处分零记录,更没有一名职工被判刑坐牢。这是我和我的队友长期坚守的成果。2023年,石柱检察院作为石柱政法单位唯一被市委政法委纳入清廉机关试点示范建设院。我把它视为收官之战。

走得慢,走出精彩。

2016年初,我五十岁时,国家打响脱贫攻坚战,我被抽调驻村扶贫近3年。这是一次例外的安排,却意外成就了我的文学梦。八年时间,我出版了《深山松涛》《连山冲》《蛮王寨》等小说4部,发表散文诗歌300余篇。其中,《连山冲》获评重庆市委宣传部2022年度“十佳渝版渝创图书”。这些主题创作作品,在我的家乡石柱县,曾引领风骚,引领潮流。也让我看到人生的另一重境界,找到新的航向。

我不停地走,不停地品。

我感恩父母,感恩故乡,感恩检察院,他们生育了我,培育了我,宽容了我,也成全了我。走得慢,是为了更细致入微地反思、洞察社会和人性的美和丑。

年轻时,用眼睛看世界,到老了,就用心看世界。

清空从前,才能装进未来。五十九岁,我已经整装再出发,作家不退休,一支笔走天下。我的最大愿望,就是用优美的文字,抒写家乡,赞美祖国,讴歌新时代。

  (作者单位: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