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路漫漫

时间: 2024-02-09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10651

◎ 黄金泽

岁月如流水,不知不觉,年轮里又留下新的一圈。回眸遥望,这一年又一年的春节,是生命里一次又一次的馈赠,也是一生一世的珍藏!

犹记家乡的春节,是一副副红色喜庆的春联,是燃放鞭炮时一张张幸福的笑脸,也是老父老母在村口驻足等待的身影。“快回家过年喽!”“到哪里了?路上注意安全哟”……父母的声声叮咛询问,散落在时光深处,温暖着在外游子过年回家的漫漫长路。

前些年,一到腊月,父亲便会不时打来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过年。父母在,我们总像长不大的孩子,正月刚过,就又期盼着下一个春节。而现在,却常常陷入往昔回家过年的幸福回忆中。

每逢过年回家,于我们一家是极高兴的事儿。临行前,我和妻子会到商场和药店逛个遍,为母亲购买衣帽,为父亲选购药品,生怕什么东西遗漏了。一如当年,父母上街,哪怕自己空着肚子,也会给孩子们买点儿糖果回家一样。当车子塞得满满当当后,我们便出发了。一路上,妻子欢歌笑语,孩子叽叽喳喳,着实闹得慌,却也不觉着烦。

孩子在哪儿,父母的牵挂就在哪儿。在两个多小时的回乡之路上,父亲会打来好几通电话。每次通话都是那几句:“到哪里了?路上注意安全。”“饭已蒸熟,等你们快到了就炒菜!”

车辆一进村口,我们便会远远望见父母,拄着拐杖在坝边翘首等待。终于等到我们的出现,打开车门那一瞬,他们急忙颤颤巍巍地走过来。一见面,我总是那句:“老头、老母亲,我们回来了!”父母咧着掉光了牙的嘴,无声地笑了,那沟壑纵深的脸上,犹如春风拂过。父母领着我们回家,哪怕此时,他们已如风中之烛,但跟在他们身后,我们永远是孩子,内心是那么安宁,一年来的奔波辛酸瞬间烟消云散。

最难忘除夕之夜。全家吃了团圆饭后围坐火炕边,吃着糖果聊着天,父母总会为我们讲一些老故事,尽管那些故事或许前年就听过,可我们就愿意静静地坐在他们身边,时光仿佛停滞,那气氛真是温馨极了!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很快,春节假期又结束了。离别父母,是最难舍的时候,我们久久不愿起身。父母催促我们早点出发,担心走晚了,路上不安全。出发时,他们又会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送我们到车坝,直至我们的车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一年又一年的春节,这种迎来送走的场景,成为我们抹不去的人生记忆,温暖着我们的人生旅程,让我们对父母、对故乡越发依恋。

直到父母去世的前两年,父亲还像往常一样,打电话问我们“好久回家过年”。只是年迈的缘故,他们只能在老屋的院坝边迎接和目送我们离开。那时,我突然意识到,父母和故乡正与我渐行渐远。直到父母匆匆离世,过年回乡之路一下变得遥不可及。

物是人非的时候,总让人感叹;人是物非之际,还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唏嘘。

时节不居,又到年关,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手机来电再无那个曾经拨打了无数次的号码,手机那头再无那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于父母、于家人,我总能记得很多的事情。俯首思忖间,那些温情朴实的画面一幕幕回放:瘦削的身影、佝偻的背、苍白的发、褶皱的手……类似一场引人飙泪的老电影,着实感人肺腑。

曾忆否,岁末共团圆;曾记否,新年来岁守。

  (作者单位:重庆市涪陵监狱)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过年回家路漫漫

◎ 黄金泽

岁月如流水,不知不觉,年轮里又留下新的一圈。回眸遥望,这一年又一年的春节,是生命里一次又一次的馈赠,也是一生一世的珍藏!

犹记家乡的春节,是一副副红色喜庆的春联,是燃放鞭炮时一张张幸福的笑脸,也是老父老母在村口驻足等待的身影。“快回家过年喽!”“到哪里了?路上注意安全哟”……父母的声声叮咛询问,散落在时光深处,温暖着在外游子过年回家的漫漫长路。

前些年,一到腊月,父亲便会不时打来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过年。父母在,我们总像长不大的孩子,正月刚过,就又期盼着下一个春节。而现在,却常常陷入往昔回家过年的幸福回忆中。

每逢过年回家,于我们一家是极高兴的事儿。临行前,我和妻子会到商场和药店逛个遍,为母亲购买衣帽,为父亲选购药品,生怕什么东西遗漏了。一如当年,父母上街,哪怕自己空着肚子,也会给孩子们买点儿糖果回家一样。当车子塞得满满当当后,我们便出发了。一路上,妻子欢歌笑语,孩子叽叽喳喳,着实闹得慌,却也不觉着烦。

孩子在哪儿,父母的牵挂就在哪儿。在两个多小时的回乡之路上,父亲会打来好几通电话。每次通话都是那几句:“到哪里了?路上注意安全。”“饭已蒸熟,等你们快到了就炒菜!”

车辆一进村口,我们便会远远望见父母,拄着拐杖在坝边翘首等待。终于等到我们的出现,打开车门那一瞬,他们急忙颤颤巍巍地走过来。一见面,我总是那句:“老头、老母亲,我们回来了!”父母咧着掉光了牙的嘴,无声地笑了,那沟壑纵深的脸上,犹如春风拂过。父母领着我们回家,哪怕此时,他们已如风中之烛,但跟在他们身后,我们永远是孩子,内心是那么安宁,一年来的奔波辛酸瞬间烟消云散。

最难忘除夕之夜。全家吃了团圆饭后围坐火炕边,吃着糖果聊着天,父母总会为我们讲一些老故事,尽管那些故事或许前年就听过,可我们就愿意静静地坐在他们身边,时光仿佛停滞,那气氛真是温馨极了!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很快,春节假期又结束了。离别父母,是最难舍的时候,我们久久不愿起身。父母催促我们早点出发,担心走晚了,路上不安全。出发时,他们又会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送我们到车坝,直至我们的车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一年又一年的春节,这种迎来送走的场景,成为我们抹不去的人生记忆,温暖着我们的人生旅程,让我们对父母、对故乡越发依恋。

直到父母去世的前两年,父亲还像往常一样,打电话问我们“好久回家过年”。只是年迈的缘故,他们只能在老屋的院坝边迎接和目送我们离开。那时,我突然意识到,父母和故乡正与我渐行渐远。直到父母匆匆离世,过年回乡之路一下变得遥不可及。

物是人非的时候,总让人感叹;人是物非之际,还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唏嘘。

时节不居,又到年关,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手机来电再无那个曾经拨打了无数次的号码,手机那头再无那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于父母、于家人,我总能记得很多的事情。俯首思忖间,那些温情朴实的画面一幕幕回放:瘦削的身影、佝偻的背、苍白的发、褶皱的手……类似一场引人飙泪的老电影,着实感人肺腑。

曾忆否,岁末共团圆;曾记否,新年来岁守。

  (作者单位:重庆市涪陵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