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空挂床”索赔被驳回

时间: 2024-03-04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9689

受伤住院后,未办出院手续就“请假”出院,却仍然占着病床。那么,“请假”期间能否计算为有效住院天数,由此产生的损失该由谁承担呢?近日,九龙坡区法院审理了一起涉及“空挂床”的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依法判决“空挂床”期间原告的不合理损失由其自行承担。

案例:

住院期间无用药记录

“空挂床”产生费用不赔

某日,快递员小王驾驶小客车送快递途中与行人贾某相撞,造成贾某受伤。交巡警认定小王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贾某无责任。

事故发生前,小王驾驶的小客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贾某受伤后被送往某医院急诊科,并于当日被转入病房住院治疗,105天后办理出院手续。之后,贾某因与小王、保险公司协商赔偿金额未果,遂起诉到九龙坡区法院。

案件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对于原告贾某的实际住院天数产生争议。法官审查住院病历资料后发现,虽然资料载明贾某住院105天,但其在住院后有43天没有用药记录和体温检测,而且体温检测单上明确载明为“请假”。

经过抽丝剥茧,法官最终认定贾某实际住院天数为62天,对于贾某主张的“空挂床”期间产生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等损失,属于贾某自行扩大的损失,依法不予支持。

一审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就贾某实际住院天数的争议焦点提起上诉,目前该案已经生效并且履行完毕。

法官说法:

浪费宝贵医疗资源

违背诚实信用原则

“空挂床”一般指患者已经不需要继续住院治疗,却故意留院占着病床,拖延办理出院手续的现象。此举严重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人为造成医疗资源紧张,老百姓对于“空挂床”行为深恶痛绝。本案中,承办法官经过抽丝剥茧,最终发现患者住院病历中的体温检测单和用药记录时间存在漏洞,并据此认定患者存在“空挂床”行为,遂依法对患者的“空挂床”行为给予否定性评价,对于患者主张“空挂床”期间产生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等损失不予支持。“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本案患者试图通过“空挂床”获得更多赔偿,不仅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诚信要求,也违背了《民法典》的诚信原则,必然不为法律所允许和保护。

记者 叶会娟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空挂床”索赔被驳回

受伤住院后,未办出院手续就“请假”出院,却仍然占着病床。那么,“请假”期间能否计算为有效住院天数,由此产生的损失该由谁承担呢?近日,九龙坡区法院审理了一起涉及“空挂床”的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依法判决“空挂床”期间原告的不合理损失由其自行承担。

案例:

住院期间无用药记录

“空挂床”产生费用不赔

某日,快递员小王驾驶小客车送快递途中与行人贾某相撞,造成贾某受伤。交巡警认定小王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贾某无责任。

事故发生前,小王驾驶的小客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贾某受伤后被送往某医院急诊科,并于当日被转入病房住院治疗,105天后办理出院手续。之后,贾某因与小王、保险公司协商赔偿金额未果,遂起诉到九龙坡区法院。

案件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对于原告贾某的实际住院天数产生争议。法官审查住院病历资料后发现,虽然资料载明贾某住院105天,但其在住院后有43天没有用药记录和体温检测,而且体温检测单上明确载明为“请假”。

经过抽丝剥茧,法官最终认定贾某实际住院天数为62天,对于贾某主张的“空挂床”期间产生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等损失,属于贾某自行扩大的损失,依法不予支持。

一审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就贾某实际住院天数的争议焦点提起上诉,目前该案已经生效并且履行完毕。

法官说法:

浪费宝贵医疗资源

违背诚实信用原则

“空挂床”一般指患者已经不需要继续住院治疗,却故意留院占着病床,拖延办理出院手续的现象。此举严重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人为造成医疗资源紧张,老百姓对于“空挂床”行为深恶痛绝。本案中,承办法官经过抽丝剥茧,最终发现患者住院病历中的体温检测单和用药记录时间存在漏洞,并据此认定患者存在“空挂床”行为,遂依法对患者的“空挂床”行为给予否定性评价,对于患者主张“空挂床”期间产生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等损失不予支持。“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本案患者试图通过“空挂床”获得更多赔偿,不仅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诚信要求,也违背了《民法典》的诚信原则,必然不为法律所允许和保护。

记者 叶会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