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山

时间: 2024-03-29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徐瑞阳 阅读量:8535

◎ 黄金泽

故乡的山,山山相连,一山比一山高,在我生命里跌宕起伏。

我的故乡在忠县、石柱两县交界的方斗山脚下。那里峰峦叠嶂,绵延万里。左边是山,右边是山,房前是山,房后还是山。耕田下地要上山,割草放牛要进山,到哪里都要翻山越岭。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山不仅挡住了人们的视线,也阻挡了世世代代通往外界的脚步。

我们的村子坐落在群山环抱的山凹里,炊烟袅袅,鸟儿喳喳,牛儿“哞哞”,羊儿“咩咩”,鸡鸣狗吠,一片祥和,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祖祖辈辈在这里繁衍生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记忆里,春播和秋收时节,乡邻们争分夺秒地与时间赛跑,不约而同在山里劳作。人语声、犁铧声、铃铛声等,形成天然的交响乐,让寂静的乡村山野充满无限生机。饭点时,村子垭口不时冒出个小脑袋,扯着噪子对着山坡上劳作的人群喊:“爸爸(妈妈),回来吃饭喽!”山坡上马上会传来回音:“回来啦!回来啦!”声音洪亮,在山谷间形成回声,穿越时空,成为一代人永不磨灭的温暖记忆。

故乡的山,不仅给村里人提供生活物资,也是孩子们成长的乐园。每一座山,我和我的父辈,不知用脚步丈量了多少遍。每个人都钟爱着大山,守候着大山。山里的蓝天白云,潺潺溪水,一草一木和一枝一叶,都是一帧帧精美的画册,封存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

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和社会极其封闭的年代,故乡的山陪伴我们成长,带给我们欢乐。到山里放牛割草,荆棘划破衣服,露出可爱的小屁股,引得小伙伴们围观大笑;在林间捉迷藏、打枪战、玩接力等游戏,欢声笑语随着阵阵松涛飘向远方;去丛林采蘑菇、摘木将子等,收获的喜悦醉美了流年时光;放学路上,饥肠辘辘时,满山遍野去找食刺泡、马奶子等野果,然后一哄而散,像夜猫子一样往家赶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千百年来,故乡的山依然静静地矗立着,像忠诚的卫士,像慈祥的父亲,守候着古老的村庄,任一代又一代村里人守望、凝视和攀登。

山,从不曾言语,却让我们景仰。孩童时,多少次,我们打猪草,爬上村子右边的“关地梁”,面对四周错落有致的群山,欣赏着西边美丽的落日余晖,俯瞰山下宁静的村庄,渐渐隐没在无边的夜色里。多少次,我们放羊赶牛,翻越“大包”,然后到达“关口”。站在“关口”顶上,可以远眺绵延起伏的群山,也可以看到更远更大的山峰,这总让我们心驰神往。多少次,我们上山砍柴,翻越“马鞍雀”,登顶“汪梁子”。在“汪梁子”的山顶平坝上,可见周围峰峦叠嶂,郁郁葱葱,让人遐思万里。上小学时,老师带领我们登上了故乡最高的山——方斗山。登上山顶,顿时有了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原以为,方斗山就是最高最大的山,没想到,远处还有更雄峻的大山,一座连着一座,绵延不绝,犹如一条条巨龙穿行在大美天地间。极目远眺,更有长江一泻千里,逶迤而去。那时,我知道了祖国山川壮美辽阔,江河豪迈奔涌。

故乡的山,雄伟挺拔,让人深深眷恋。上完小学,在父辈期许的目光中,我走出大山,到山外求学。后来,又到更远的地方工作生活。人到中年,家乡成了故乡,我成了在外漂泊的游子,但故乡的山却不时在我脑海浮现,进入我的梦乡。

人,这一生,总有这样一个过程,早年,总想翻越千山万重,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在历经人世沧桑,阅尽人间繁华后,直到有一天,通过一本书、一件事、一段话或是顿悟,身心就会静下来。原来,生命中那些曾经的山高路远,现在却是如此的亲切如初。

回到故乡,依偎在大山的怀抱,我的心平静如水。

  (作者单位:重庆市涪陵监狱)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故乡的山

◎ 黄金泽

故乡的山,山山相连,一山比一山高,在我生命里跌宕起伏。

我的故乡在忠县、石柱两县交界的方斗山脚下。那里峰峦叠嶂,绵延万里。左边是山,右边是山,房前是山,房后还是山。耕田下地要上山,割草放牛要进山,到哪里都要翻山越岭。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山不仅挡住了人们的视线,也阻挡了世世代代通往外界的脚步。

我们的村子坐落在群山环抱的山凹里,炊烟袅袅,鸟儿喳喳,牛儿“哞哞”,羊儿“咩咩”,鸡鸣狗吠,一片祥和,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祖祖辈辈在这里繁衍生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记忆里,春播和秋收时节,乡邻们争分夺秒地与时间赛跑,不约而同在山里劳作。人语声、犁铧声、铃铛声等,形成天然的交响乐,让寂静的乡村山野充满无限生机。饭点时,村子垭口不时冒出个小脑袋,扯着噪子对着山坡上劳作的人群喊:“爸爸(妈妈),回来吃饭喽!”山坡上马上会传来回音:“回来啦!回来啦!”声音洪亮,在山谷间形成回声,穿越时空,成为一代人永不磨灭的温暖记忆。

故乡的山,不仅给村里人提供生活物资,也是孩子们成长的乐园。每一座山,我和我的父辈,不知用脚步丈量了多少遍。每个人都钟爱着大山,守候着大山。山里的蓝天白云,潺潺溪水,一草一木和一枝一叶,都是一帧帧精美的画册,封存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

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和社会极其封闭的年代,故乡的山陪伴我们成长,带给我们欢乐。到山里放牛割草,荆棘划破衣服,露出可爱的小屁股,引得小伙伴们围观大笑;在林间捉迷藏、打枪战、玩接力等游戏,欢声笑语随着阵阵松涛飘向远方;去丛林采蘑菇、摘木将子等,收获的喜悦醉美了流年时光;放学路上,饥肠辘辘时,满山遍野去找食刺泡、马奶子等野果,然后一哄而散,像夜猫子一样往家赶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千百年来,故乡的山依然静静地矗立着,像忠诚的卫士,像慈祥的父亲,守候着古老的村庄,任一代又一代村里人守望、凝视和攀登。

山,从不曾言语,却让我们景仰。孩童时,多少次,我们打猪草,爬上村子右边的“关地梁”,面对四周错落有致的群山,欣赏着西边美丽的落日余晖,俯瞰山下宁静的村庄,渐渐隐没在无边的夜色里。多少次,我们放羊赶牛,翻越“大包”,然后到达“关口”。站在“关口”顶上,可以远眺绵延起伏的群山,也可以看到更远更大的山峰,这总让我们心驰神往。多少次,我们上山砍柴,翻越“马鞍雀”,登顶“汪梁子”。在“汪梁子”的山顶平坝上,可见周围峰峦叠嶂,郁郁葱葱,让人遐思万里。上小学时,老师带领我们登上了故乡最高的山——方斗山。登上山顶,顿时有了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原以为,方斗山就是最高最大的山,没想到,远处还有更雄峻的大山,一座连着一座,绵延不绝,犹如一条条巨龙穿行在大美天地间。极目远眺,更有长江一泻千里,逶迤而去。那时,我知道了祖国山川壮美辽阔,江河豪迈奔涌。

故乡的山,雄伟挺拔,让人深深眷恋。上完小学,在父辈期许的目光中,我走出大山,到山外求学。后来,又到更远的地方工作生活。人到中年,家乡成了故乡,我成了在外漂泊的游子,但故乡的山却不时在我脑海浮现,进入我的梦乡。

人,这一生,总有这样一个过程,早年,总想翻越千山万重,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在历经人世沧桑,阅尽人间繁华后,直到有一天,通过一本书、一件事、一段话或是顿悟,身心就会静下来。原来,生命中那些曾经的山高路远,现在却是如此的亲切如初。

回到故乡,依偎在大山的怀抱,我的心平静如水。

  (作者单位:重庆市涪陵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