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稻花香

时间: 2017-08-21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275

老周转业回到地方,被安排到一个边远地区的派出所当民警。由于派出所远离城区,加之交通不便,他很少回家。若遇到周末值班,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

又是一个周末,因为要值班,加之该镇又逢赶集,老周便打电话给妻子梅梅,叫她送些日用品到派出所。一提起要去老周那儿,梅梅心里一阵高兴,老周快一个月没回家了,他怎么样了?天这么热,新去的环境适应吗?想起这些,她不禁又为老周担心起来。

第二天一早,梅梅提着一大包东西,高高兴兴上了去派出所的客车。车子在乡间的小道上艰难地爬行,梅梅望着车窗外,清晨的乡间,空气是清新的,公路两旁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地晃动;田野里刚抽出的稻穗挂着一串一串的露珠,在初升的阳光里,闪动着金光,香气袭人。蜜蜂、蝴蝶、蜻蜓在稻田里来回地飞,不时发出“嗡嗡”的振翅声;远处,一对秧鸡支着一只脚,昂头在田埂上悠闲地欣赏眼前这美景。梅梅心里一阵喜悦,为爱人在这美景里工作感到庆幸。

两小时后,她终于来到了老周所在的派出所,可眼前的环境却让她顿感失望。虽然派出所位于镇中部,但十分简陋。

梅梅环视了一下四周,天,还是那么湛蓝;树,还是那么翠绿;阳光,还是那么灿烂。可周围的一切对她来说,却显得那么陌生和神秘,一心向往的派出所和警察就在眼前。她扬了扬头,带着胆怯的心情,朝着大门走去。

到派出所来办事的群众很多,她便顺着走廊,挨个房间寻找。可是,她找完了所有房间,也没有找到那张她熟悉的脸,他去了哪儿?

“同志,请问你有事要办吗?”一位民警见梅梅在门口徘徊,便问她。

梅梅望着民警,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请问,新到你们所里来工作的老周在吗?我是他的爱人。”

“您是嫂子啊!坐、坐、您快坐。”民警马上拿出杯子,给梅梅倒上茶水。

“请问老周不在吗?”她问。

“在,但他这会儿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了。嫂子您先歇一歇,我这就到隔壁叫老周去。”民警说。

不一会儿,民警回来了,说老周现在已转移了办案地点,具体位置现在还不清楚,手机也关机。于是,梅梅只好在办公室里等。直到下班时间到了,老周仍然没有回来。

由于第二天还要上班,梅梅落寞地乘坐晚班车往家赶。

深夜,老周从派出所打电话回家,梅梅正在气头上,挂断电话,很久没理睬他。

事隔数月,梅梅才从民警处得知真相。原来,老周所在的镇虽远离城市,但却是某贩毒通道上的一个节点,老周是刚分到那儿的新民警,许多人还不认识他。为了更快、更准地打击犯罪团伙,派出所决定让老周深入虎穴去摸线索,根据老周掌握的精准线索,公安机关一举摧毁了这条贩毒通道。

老周的事迹在当地被传为佳话。梅梅心里释然了,为自己有这样一个警察丈夫感到自豪。她暗下决心要做好这名警察的专属勤务员,全心全意地支持和关心丈夫。从此,两地情在这乡间的田野上,飘散着稻花香!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散文学会理事、长寿区作协副主席)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那年稻花香

老周转业回到地方,被安排到一个边远地区的派出所当民警。由于派出所远离城区,加之交通不便,他很少回家。若遇到周末值班,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

又是一个周末,因为要值班,加之该镇又逢赶集,老周便打电话给妻子梅梅,叫她送些日用品到派出所。一提起要去老周那儿,梅梅心里一阵高兴,老周快一个月没回家了,他怎么样了?天这么热,新去的环境适应吗?想起这些,她不禁又为老周担心起来。

第二天一早,梅梅提着一大包东西,高高兴兴上了去派出所的客车。车子在乡间的小道上艰难地爬行,梅梅望着车窗外,清晨的乡间,空气是清新的,公路两旁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地晃动;田野里刚抽出的稻穗挂着一串一串的露珠,在初升的阳光里,闪动着金光,香气袭人。蜜蜂、蝴蝶、蜻蜓在稻田里来回地飞,不时发出“嗡嗡”的振翅声;远处,一对秧鸡支着一只脚,昂头在田埂上悠闲地欣赏眼前这美景。梅梅心里一阵喜悦,为爱人在这美景里工作感到庆幸。

两小时后,她终于来到了老周所在的派出所,可眼前的环境却让她顿感失望。虽然派出所位于镇中部,但十分简陋。

梅梅环视了一下四周,天,还是那么湛蓝;树,还是那么翠绿;阳光,还是那么灿烂。可周围的一切对她来说,却显得那么陌生和神秘,一心向往的派出所和警察就在眼前。她扬了扬头,带着胆怯的心情,朝着大门走去。

到派出所来办事的群众很多,她便顺着走廊,挨个房间寻找。可是,她找完了所有房间,也没有找到那张她熟悉的脸,他去了哪儿?

“同志,请问你有事要办吗?”一位民警见梅梅在门口徘徊,便问她。

梅梅望着民警,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请问,新到你们所里来工作的老周在吗?我是他的爱人。”

“您是嫂子啊!坐、坐、您快坐。”民警马上拿出杯子,给梅梅倒上茶水。

“请问老周不在吗?”她问。

“在,但他这会儿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了。嫂子您先歇一歇,我这就到隔壁叫老周去。”民警说。

不一会儿,民警回来了,说老周现在已转移了办案地点,具体位置现在还不清楚,手机也关机。于是,梅梅只好在办公室里等。直到下班时间到了,老周仍然没有回来。

由于第二天还要上班,梅梅落寞地乘坐晚班车往家赶。

深夜,老周从派出所打电话回家,梅梅正在气头上,挂断电话,很久没理睬他。

事隔数月,梅梅才从民警处得知真相。原来,老周所在的镇虽远离城市,但却是某贩毒通道上的一个节点,老周是刚分到那儿的新民警,许多人还不认识他。为了更快、更准地打击犯罪团伙,派出所决定让老周深入虎穴去摸线索,根据老周掌握的精准线索,公安机关一举摧毁了这条贩毒通道。

老周的事迹在当地被传为佳话。梅梅心里释然了,为自己有这样一个警察丈夫感到自豪。她暗下决心要做好这名警察的专属勤务员,全心全意地支持和关心丈夫。从此,两地情在这乡间的田野上,飘散着稻花香!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散文学会理事、长寿区作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