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亮心中那盏灯

时间: 2017-08-30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984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盏灯。一盏照亮黑夜,驱散乌云的灯;一盏指引方向,修正航程的灯;一盏燃起理想,带来憧憬的灯。

在重庆走马,山城第一届桃花节举办的地方,每年春天,这里漫山遍野,桃花盛开,万紫千红。在桃林深处,绿树翠竹掩映着一处特殊的院墙,它,就是重庆女子监狱。在这里,生活着一群鲜为人知的警花!她们用青春和热血,用智慧和汗水,用满腔的情和爱,为一群迷失的羔羊,为一群折翅受伤的雌鸟,为一群迷茫、徬徨,心灰意冷的女犯们,擦拭尘封的心灵,澄清满眼的迷雾,点亮她们心中那盏希望的明灯!

廖小燕,就是这个警花群体中,善于春风化雨,点石成金的拨灯人。

(一)

2004年元月31日,山城大地寒风呼啸,但廖小燕心里却是暖融融的。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庆市人事局公开召录的公务员,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当时,她刚刚23岁。青春岁月,金色年华。她明白,崭新的警服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喜悦,更多是责任,亲人的目光带给她的不仅仅是赞许,更多的是希望。廖小燕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尽职尽责,让每一步踩出的脚印都是坚实的,让饱蘸浓墨的青春,书写“特殊园丁”的无悔人生。

经过入职培训后,廖小燕开始面对面接触服刑人员。起初,她一想到服刑人员的犯罪经历,就心生厌恶。后来,慢慢了解才知道,她们每个人犯罪的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甚至令人心碎的故事。于是,廖小燕下定决心,必须教育转变好她们!让她们干干净净地再次踏入社会,开始新的人生。廖小燕想,顽石之所以成了顽石,是因为太多的风雨浸蚀,让它的心变硬了;坚冰之所以成了坚冰,是因为长久的霜雪裹挟,让它的心变寒了。

必须想方设法让顽石变软,让坚冰化水!

阿花是一名外国籍女子,2013年她带着刚满3岁的女儿梅儿到重庆贩毒。在菜园坝火车站交易时,被重庆黔江区公安局民警抓获。阿花被判重刑入狱,梅儿被公安机关依法送进了黔江福利院。阿花入狱后心乱如麻,满脑子都是女儿的身影!她才3岁,她现在哪呢?她吃得怎样?穿得怎样?她被人欺负没有?由于思女心切,阿花根本无心改造。她脾气暴躁,性格偏激,动不动就和人发生争吵甚至抓扯。廖小燕了解情况后,没有简单处罚和批评阿花,她对阿花说:“放心吧,我会用最短的时间帮你找到女儿的。”第二天,廖小燕请假登上了开往黔江的火车。廖小燕也有一个跟梅儿一样大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能歌善舞,很有天赋。作为女人和母亲,廖小燕特别理解此时的阿花,女儿是她的心头肉,是她未来的希望和生命的全部。天下警察是一家。在黔江公安局民警的帮助下,廖小燕顺利找到了黔江福利院,找到了梅儿。廖小燕给梅儿带去了衣服、玩具和零食,并对梅儿说:“这是你妈妈买给你的”。梅儿问:“我妈妈怎么没来?”廖小燕告诉梅儿:“妈妈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打工赚钱,她让我告诉你,只要梅儿听话,乖,她一定会来看梅儿接梅儿回家的。”梅儿懂事地点了点小脑袋。这一切被廖小燕录制成视频,回到监狱立即放给阿花看。阿花看了一遍,要求看第二遍,又要求看第三遍,看得抽泣哽咽,看得泪流满面。当她看到梅儿生活在舒适的环境,受到良好的教育和天真的对话以及无忧无虑的玩耍,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她深深为自己的作孽而忏悔,深深为政府机关的宽容仁慈而感动。她什么也不说,走到廖小燕跟前,双膝跪地,砰地瞌了一个响头。

从此以后,阿花完全变了一个人,她遵规守纪,工作热忱主动,还乐于帮助他人。廖小燕不失时机地对阿花进行表扬和鼓励。一有机会她就去黔江看望梅儿,带去阿花的嘱咐和牵挂,凡单位有人到黔江出差,她总要拜托人家前去看看孩子,仿佛自己女儿一般。

阿花每次见到廖小燕总是充满感激地微笑,因为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把廖小燕当成了值得终身尊重和珍惜的人。

(二)

2011年5月28日的早晨,旭日初升,万里晴空。

在重庆女子监狱大门口,刑满释放的欧桃久久不肯离去。她拉着廖小燕的手,深情地说:“我能有今天的脱胎换骨,我能再见到老公和儿子,全靠你的耐心开导,全靠你的循循善诱,全靠你的爱心温暖,否则,我是走不出这扇大门的。”廖小燕轻拍着欧桃的手背,顿生无限感慨!3年,在人生的长河中说不上长,可对于失去自由,在女子监狱的服刑人员来说,则是漫长的。要是想不通,悟不透,看不开,做出傻事蠢事糊涂事来,则更会自毁人生。廖小燕对欧桃说:“去吧,别让你老公和儿子久等了。”欧桃依依不舍离开廖小燕,一步一回头。忽然,她转身跑来,紧紧拉住廖小燕双手,激动地说:“我能叫你一声妹妹吗?”“行啊!”“妹子!”

这不是拍电影,也不是编故事。在重庆女子监狱的大门口,这样的一幕幕,经常上演。

欧桃生活在某山区农村,丈夫多病身体不好,儿子幼小。邻居有个醉汉经常欺负她们。除了信口乱骂外,还时常当着丈夫儿子的面调戏欧桃,有好几次还欲行强奸。欧桃忍无可忍,铤而走险。她把毒老鼠的药下到菜里,请醉汉喝酒,因药量下得少没毒死醉汉,欧桃被判入狱3年。

欧桃文化低,读书少,不懂法,认死理。她固执地认为:让坏人逍遥法外,让好人坐牢,是老天不长眼。她心里充满了怨恨仇恨。特别是入狱后,有些人背地里叫她“毒妇”,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动不动就上火,一上火就骂人吵架。有次急了,她甚至想过与对方同归于尽。恨,堵塞了她的心智,令她发疯发狂,歇斯底里。烦躁令她睡不着觉,工作无精打采,见人就想干架对骂。

这时候,廖小燕出现了。一个留着齐耳短发,有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浑身充满朝气和活力,迈着矫健步伐的女警出现了。廖小燕把欧桃叫来,看着她,足足看了三分钟,看得欧桃不好意思低下头。廖小燕问:“你是不是觉得没毒死醉汉心有不甘?” “是。”“你是不是恨不得把对你不好的人都毒死?”“是。”

“你知道投毒等5种刑事犯罪是公安机关从重从快打击的严重犯罪吗?”欧桃摇摇头。

“因为它剥夺人的生命。”廖小燕继续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学你这样,看不顺眼就毒死他,那么,这个世界会怎样?”欧桃又摇摇头。

“会天下大乱!所以得遵法。我们人人都要守法。就像太阳大了得戴草帽,天下雨了得穿雨衣,天黑尽了得关门窗一个样。”欧桃似懂非懂,茫然地盯着廖小燕。

廖小燕想,对于一个法盲,期望一次谈话解决问题是根本不可能的。她话锋一转,问道:“那没被你毒死的醉汉会不会更加欺负你老公和儿子?”这一下问到了要害,欧桃大急,她满脸涨得通红,急切地恳请:“求求你帮我打听打听好吗?”廖小燕说:“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就是你从现在开始不准骂人吵架,不准偷懒,要认真完成习艺任务。”

欧桃连忙点头说:“好!好!”

当廖小燕给欧桃带回老公儿子平安的消息,欧桃感动得热泪盈眶。原来,那醉汉被廖小燕投毒,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后,悔意顿生。知道欧桃进了监狱,歉疚愧意交加,他不仅没有为难欧桃老公儿子,两家关系反而变好了。廖小燕抓住时机,给欧桃既讲大道理又讲小故事,既讲国家律法的重要又讲邻里关系和谐的必要,尤其讲她老公心底的呼唤和爱子殷殷的期盼。欧桃开始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恨意冰释,力量在欧桃身上尤如三花聚顶。她把对老公儿子的牵挂转化为改造的热情和动力,工作起来像是拼命。廖小燕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她时不时地给欧桃送支牙膏送双拖鞋,欧桃感动不已。欧桃把廖小燕的话当成“圣旨”,小燕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小燕叫她学什么她就学什么。在狱3年,她居然学完了《刑法》《民法》《妇女儿童保护法》。有时兴致所至,还自豪地对同伴进行宣讲。

(三)

罂粟花,鲜艳夺目、香气扑鼻,是我们这个地球上最受赞美也最遭诅咒的花。她不仅美丽无比,而且因果实含有吗啡、可卡因等物质而令万千瘾君子着迷倾倒。

刘恋,就是这万千瘾君子中的一人。

她被送入女子监狱已经3天。3天来她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她因为长期吸毒,刑拘过、劳教过。这次法院刚刚宣判她入狱,她就将手上戴的金戒指一口吞下。因为她听说吞金可自杀。结果经及时抢救,没有死成。这次进了女子监狱,她万念俱毁,觉得自己就剩下一具躯壳,活一天算一天,最好早点死去,因为她觉得人世间已再无可恋。

刘恋病倒了,病得很厉害,只得转院治疗,廖小燕自始自终陪着她。当晚,刘恋输液睡着了,廖小燕守了她一个通宵。看着刘恋那张苍白、腊黄、泛青的脸,想着刘恋那绝望的眼神,廖小燕心中思绪万千!哀莫大于心死!对于一个心如死水的人,该如何做好她的转化工作?廖小燕自从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怎么办?该从哪里选择突破口呢?

廖小燕失眠了,脑子里全是刘恋的镜头。忽然,她灵光一闪:凡果必有因。刘恋走到现在这一步,绝不是偶然的!那么,刘恋是如何染上毒瘾的?是人为的因素,还是环境等其他因素?她家还有些什么人?情况如何?是锁,总有一把钥匙能打开,哪怕这把锁已锈迹斑斑!是灯,总有办法能点燃,哪怕这盏灯已芯干油枯!

廖小燕通过查阅档案资料和多方走访,终于弄清楚了刘恋的基本情况。原来,刘恋早先也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因为早恋被毁了。她在初中时认识了一个男孩,俩人坠入情网。后来辍学,跟着这个男孩在社会上混。生下小孩后,男朋友就抛弃了她。她破罐破摔,跟着一帮兄弟姐妹伙混。后来染上了毒瘾,多次戒毒都没戒掉。她的女儿已经4岁,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廖小燕安排了一次特殊的会见。

一方是刘恋,一方是刘恋的母亲和女儿。双方见面那一刻,刘恋愣住了!这是我的妈妈吗?她怎么满脸皱纹,满头白发了呢?这是我的女儿吗?她长这么高了呀?她叫什么名字呢?

“恋恋,你还好吗?”老母亲牵着孙女的手,一声呼唤,泪流满面!

“静静,快叫妈!这就是你日思夜想的妈妈!”

“妈妈!”小静静伸出一双小手。

“妈,是你吗?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怪我、恨我、再也不要我了吗?静静,你不怨妈妈吗?妈妈对不起你!”

“傻丫头,那些话都是妈说的气话。天下哪有妈妈抛弃女儿的道理!就算你再有多少的过错,你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

“妈,女儿不孝,女儿害你脸上无光,女儿给你丢人了!”

“傻丫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不摔几个跟头,怎么能够长大?你才多大呀?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听廖警官说你不想活了?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看着,这个是静静,你亲生的女儿。她很想你,她很爱你,她每天都盼着你,盼着你早点回来,一家团圆!”

“妈,女儿错了!女儿错了!”刘恋嚎啕大哭……

这次会见,对刘恋触动很大。廖小燕抓住时机,对刘恋展开强大的心理攻势,她从社会、家庭、人生的关系,讲清做人的责任、义务和担当,讲清坏事变好事的可能。鼓励刘恋放下包袱,敞开心扉,走向新生。

刘恋彻底变了。她在廖小燕润物细无声的教育帮助关心下,整个人全变了,变得令人刮目相看,她成功摆脱了长达10年的毒瘾的困扰,还在监狱开展的活动中夺得了第一名。

把一个人从绝望的泥淖里拉回来,并重燃希望,走向新生。这里面的全部学问和诀窍,廖小燕说,就6个字:走进她们心灵。

走进她们心灵,才能想她们所想,急她们所急,帮她们所需。

狱警工作是枯燥乏味的,经年累月,经常值夜班,节假日甚至春节轮班,也不能休息。但当你发现和找到与工作对象的共鸣点和兴奋点,就会觉得,周围一切都是那么鲜活,那么有意义。

走进她们心灵,才能激发工作的动力。被廖小燕成功转化的服刑人员成百上千,廖小燕每天上班下班,昼里夜里,风里雨里,工作上她是女警,生活中她是妻子、母亲,苦也好,累也罢,她无怨无悔!她觉得既是责任也是使命。

廖小燕在监狱工作中,获得了很多荣誉,但廖小燕最引以为骄傲的:一是她为重庆女子监狱有一位十分优秀的监狱长而自豪。廖小燕说,监狱长带领全体同事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单位的殊荣,她也是一位好大姐,有了她,大家就有了主心骨。有她这个排头兵带队,大家干起工作心情特别舒畅;有她这只领头雁,大家在未来的天空上会越飞越高!监狱长的名字叫朱德华。二是她为自己是一名监区长而自豪。她每天都与服刑人员接触,她觉得这个岗位特别重要,有点像魔术师:化腐朽为神奇;也有点像园艺师:给病树坏花修剪施药;还有点像老中医:问诊把脉,良方救人。廖小燕打心底关心女犯们,她每天都笑对她们,她觉得她们是一时在黑夜里迷了路,需要她帮助把心里那盏灯拨亮。(注:文中转化对象均为化名。)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拨亮心中那盏灯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盏灯。一盏照亮黑夜,驱散乌云的灯;一盏指引方向,修正航程的灯;一盏燃起理想,带来憧憬的灯。

在重庆走马,山城第一届桃花节举办的地方,每年春天,这里漫山遍野,桃花盛开,万紫千红。在桃林深处,绿树翠竹掩映着一处特殊的院墙,它,就是重庆女子监狱。在这里,生活着一群鲜为人知的警花!她们用青春和热血,用智慧和汗水,用满腔的情和爱,为一群迷失的羔羊,为一群折翅受伤的雌鸟,为一群迷茫、徬徨,心灰意冷的女犯们,擦拭尘封的心灵,澄清满眼的迷雾,点亮她们心中那盏希望的明灯!

廖小燕,就是这个警花群体中,善于春风化雨,点石成金的拨灯人。

(一)

2004年元月31日,山城大地寒风呼啸,但廖小燕心里却是暖融融的。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庆市人事局公开召录的公务员,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当时,她刚刚23岁。青春岁月,金色年华。她明白,崭新的警服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喜悦,更多是责任,亲人的目光带给她的不仅仅是赞许,更多的是希望。廖小燕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尽职尽责,让每一步踩出的脚印都是坚实的,让饱蘸浓墨的青春,书写“特殊园丁”的无悔人生。

经过入职培训后,廖小燕开始面对面接触服刑人员。起初,她一想到服刑人员的犯罪经历,就心生厌恶。后来,慢慢了解才知道,她们每个人犯罪的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甚至令人心碎的故事。于是,廖小燕下定决心,必须教育转变好她们!让她们干干净净地再次踏入社会,开始新的人生。廖小燕想,顽石之所以成了顽石,是因为太多的风雨浸蚀,让它的心变硬了;坚冰之所以成了坚冰,是因为长久的霜雪裹挟,让它的心变寒了。

必须想方设法让顽石变软,让坚冰化水!

阿花是一名外国籍女子,2013年她带着刚满3岁的女儿梅儿到重庆贩毒。在菜园坝火车站交易时,被重庆黔江区公安局民警抓获。阿花被判重刑入狱,梅儿被公安机关依法送进了黔江福利院。阿花入狱后心乱如麻,满脑子都是女儿的身影!她才3岁,她现在哪呢?她吃得怎样?穿得怎样?她被人欺负没有?由于思女心切,阿花根本无心改造。她脾气暴躁,性格偏激,动不动就和人发生争吵甚至抓扯。廖小燕了解情况后,没有简单处罚和批评阿花,她对阿花说:“放心吧,我会用最短的时间帮你找到女儿的。”第二天,廖小燕请假登上了开往黔江的火车。廖小燕也有一个跟梅儿一样大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能歌善舞,很有天赋。作为女人和母亲,廖小燕特别理解此时的阿花,女儿是她的心头肉,是她未来的希望和生命的全部。天下警察是一家。在黔江公安局民警的帮助下,廖小燕顺利找到了黔江福利院,找到了梅儿。廖小燕给梅儿带去了衣服、玩具和零食,并对梅儿说:“这是你妈妈买给你的”。梅儿问:“我妈妈怎么没来?”廖小燕告诉梅儿:“妈妈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打工赚钱,她让我告诉你,只要梅儿听话,乖,她一定会来看梅儿接梅儿回家的。”梅儿懂事地点了点小脑袋。这一切被廖小燕录制成视频,回到监狱立即放给阿花看。阿花看了一遍,要求看第二遍,又要求看第三遍,看得抽泣哽咽,看得泪流满面。当她看到梅儿生活在舒适的环境,受到良好的教育和天真的对话以及无忧无虑的玩耍,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她深深为自己的作孽而忏悔,深深为政府机关的宽容仁慈而感动。她什么也不说,走到廖小燕跟前,双膝跪地,砰地瞌了一个响头。

从此以后,阿花完全变了一个人,她遵规守纪,工作热忱主动,还乐于帮助他人。廖小燕不失时机地对阿花进行表扬和鼓励。一有机会她就去黔江看望梅儿,带去阿花的嘱咐和牵挂,凡单位有人到黔江出差,她总要拜托人家前去看看孩子,仿佛自己女儿一般。

阿花每次见到廖小燕总是充满感激地微笑,因为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把廖小燕当成了值得终身尊重和珍惜的人。

(二)

2011年5月28日的早晨,旭日初升,万里晴空。

在重庆女子监狱大门口,刑满释放的欧桃久久不肯离去。她拉着廖小燕的手,深情地说:“我能有今天的脱胎换骨,我能再见到老公和儿子,全靠你的耐心开导,全靠你的循循善诱,全靠你的爱心温暖,否则,我是走不出这扇大门的。”廖小燕轻拍着欧桃的手背,顿生无限感慨!3年,在人生的长河中说不上长,可对于失去自由,在女子监狱的服刑人员来说,则是漫长的。要是想不通,悟不透,看不开,做出傻事蠢事糊涂事来,则更会自毁人生。廖小燕对欧桃说:“去吧,别让你老公和儿子久等了。”欧桃依依不舍离开廖小燕,一步一回头。忽然,她转身跑来,紧紧拉住廖小燕双手,激动地说:“我能叫你一声妹妹吗?”“行啊!”“妹子!”

这不是拍电影,也不是编故事。在重庆女子监狱的大门口,这样的一幕幕,经常上演。

欧桃生活在某山区农村,丈夫多病身体不好,儿子幼小。邻居有个醉汉经常欺负她们。除了信口乱骂外,还时常当着丈夫儿子的面调戏欧桃,有好几次还欲行强奸。欧桃忍无可忍,铤而走险。她把毒老鼠的药下到菜里,请醉汉喝酒,因药量下得少没毒死醉汉,欧桃被判入狱3年。

欧桃文化低,读书少,不懂法,认死理。她固执地认为:让坏人逍遥法外,让好人坐牢,是老天不长眼。她心里充满了怨恨仇恨。特别是入狱后,有些人背地里叫她“毒妇”,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动不动就上火,一上火就骂人吵架。有次急了,她甚至想过与对方同归于尽。恨,堵塞了她的心智,令她发疯发狂,歇斯底里。烦躁令她睡不着觉,工作无精打采,见人就想干架对骂。

这时候,廖小燕出现了。一个留着齐耳短发,有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浑身充满朝气和活力,迈着矫健步伐的女警出现了。廖小燕把欧桃叫来,看着她,足足看了三分钟,看得欧桃不好意思低下头。廖小燕问:“你是不是觉得没毒死醉汉心有不甘?” “是。”“你是不是恨不得把对你不好的人都毒死?”“是。”

“你知道投毒等5种刑事犯罪是公安机关从重从快打击的严重犯罪吗?”欧桃摇摇头。

“因为它剥夺人的生命。”廖小燕继续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学你这样,看不顺眼就毒死他,那么,这个世界会怎样?”欧桃又摇摇头。

“会天下大乱!所以得遵法。我们人人都要守法。就像太阳大了得戴草帽,天下雨了得穿雨衣,天黑尽了得关门窗一个样。”欧桃似懂非懂,茫然地盯着廖小燕。

廖小燕想,对于一个法盲,期望一次谈话解决问题是根本不可能的。她话锋一转,问道:“那没被你毒死的醉汉会不会更加欺负你老公和儿子?”这一下问到了要害,欧桃大急,她满脸涨得通红,急切地恳请:“求求你帮我打听打听好吗?”廖小燕说:“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就是你从现在开始不准骂人吵架,不准偷懒,要认真完成习艺任务。”

欧桃连忙点头说:“好!好!”

当廖小燕给欧桃带回老公儿子平安的消息,欧桃感动得热泪盈眶。原来,那醉汉被廖小燕投毒,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后,悔意顿生。知道欧桃进了监狱,歉疚愧意交加,他不仅没有为难欧桃老公儿子,两家关系反而变好了。廖小燕抓住时机,给欧桃既讲大道理又讲小故事,既讲国家律法的重要又讲邻里关系和谐的必要,尤其讲她老公心底的呼唤和爱子殷殷的期盼。欧桃开始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恨意冰释,力量在欧桃身上尤如三花聚顶。她把对老公儿子的牵挂转化为改造的热情和动力,工作起来像是拼命。廖小燕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她时不时地给欧桃送支牙膏送双拖鞋,欧桃感动不已。欧桃把廖小燕的话当成“圣旨”,小燕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小燕叫她学什么她就学什么。在狱3年,她居然学完了《刑法》《民法》《妇女儿童保护法》。有时兴致所至,还自豪地对同伴进行宣讲。

(三)

罂粟花,鲜艳夺目、香气扑鼻,是我们这个地球上最受赞美也最遭诅咒的花。她不仅美丽无比,而且因果实含有吗啡、可卡因等物质而令万千瘾君子着迷倾倒。

刘恋,就是这万千瘾君子中的一人。

她被送入女子监狱已经3天。3天来她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她因为长期吸毒,刑拘过、劳教过。这次法院刚刚宣判她入狱,她就将手上戴的金戒指一口吞下。因为她听说吞金可自杀。结果经及时抢救,没有死成。这次进了女子监狱,她万念俱毁,觉得自己就剩下一具躯壳,活一天算一天,最好早点死去,因为她觉得人世间已再无可恋。

刘恋病倒了,病得很厉害,只得转院治疗,廖小燕自始自终陪着她。当晚,刘恋输液睡着了,廖小燕守了她一个通宵。看着刘恋那张苍白、腊黄、泛青的脸,想着刘恋那绝望的眼神,廖小燕心中思绪万千!哀莫大于心死!对于一个心如死水的人,该如何做好她的转化工作?廖小燕自从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怎么办?该从哪里选择突破口呢?

廖小燕失眠了,脑子里全是刘恋的镜头。忽然,她灵光一闪:凡果必有因。刘恋走到现在这一步,绝不是偶然的!那么,刘恋是如何染上毒瘾的?是人为的因素,还是环境等其他因素?她家还有些什么人?情况如何?是锁,总有一把钥匙能打开,哪怕这把锁已锈迹斑斑!是灯,总有办法能点燃,哪怕这盏灯已芯干油枯!

廖小燕通过查阅档案资料和多方走访,终于弄清楚了刘恋的基本情况。原来,刘恋早先也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因为早恋被毁了。她在初中时认识了一个男孩,俩人坠入情网。后来辍学,跟着这个男孩在社会上混。生下小孩后,男朋友就抛弃了她。她破罐破摔,跟着一帮兄弟姐妹伙混。后来染上了毒瘾,多次戒毒都没戒掉。她的女儿已经4岁,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廖小燕安排了一次特殊的会见。

一方是刘恋,一方是刘恋的母亲和女儿。双方见面那一刻,刘恋愣住了!这是我的妈妈吗?她怎么满脸皱纹,满头白发了呢?这是我的女儿吗?她长这么高了呀?她叫什么名字呢?

“恋恋,你还好吗?”老母亲牵着孙女的手,一声呼唤,泪流满面!

“静静,快叫妈!这就是你日思夜想的妈妈!”

“妈妈!”小静静伸出一双小手。

“妈,是你吗?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怪我、恨我、再也不要我了吗?静静,你不怨妈妈吗?妈妈对不起你!”

“傻丫头,那些话都是妈说的气话。天下哪有妈妈抛弃女儿的道理!就算你再有多少的过错,你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

“妈,女儿不孝,女儿害你脸上无光,女儿给你丢人了!”

“傻丫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不摔几个跟头,怎么能够长大?你才多大呀?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听廖警官说你不想活了?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看着,这个是静静,你亲生的女儿。她很想你,她很爱你,她每天都盼着你,盼着你早点回来,一家团圆!”

“妈,女儿错了!女儿错了!”刘恋嚎啕大哭……

这次会见,对刘恋触动很大。廖小燕抓住时机,对刘恋展开强大的心理攻势,她从社会、家庭、人生的关系,讲清做人的责任、义务和担当,讲清坏事变好事的可能。鼓励刘恋放下包袱,敞开心扉,走向新生。

刘恋彻底变了。她在廖小燕润物细无声的教育帮助关心下,整个人全变了,变得令人刮目相看,她成功摆脱了长达10年的毒瘾的困扰,还在监狱开展的活动中夺得了第一名。

把一个人从绝望的泥淖里拉回来,并重燃希望,走向新生。这里面的全部学问和诀窍,廖小燕说,就6个字:走进她们心灵。

走进她们心灵,才能想她们所想,急她们所急,帮她们所需。

狱警工作是枯燥乏味的,经年累月,经常值夜班,节假日甚至春节轮班,也不能休息。但当你发现和找到与工作对象的共鸣点和兴奋点,就会觉得,周围一切都是那么鲜活,那么有意义。

走进她们心灵,才能激发工作的动力。被廖小燕成功转化的服刑人员成百上千,廖小燕每天上班下班,昼里夜里,风里雨里,工作上她是女警,生活中她是妻子、母亲,苦也好,累也罢,她无怨无悔!她觉得既是责任也是使命。

廖小燕在监狱工作中,获得了很多荣誉,但廖小燕最引以为骄傲的:一是她为重庆女子监狱有一位十分优秀的监狱长而自豪。廖小燕说,监狱长带领全体同事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单位的殊荣,她也是一位好大姐,有了她,大家就有了主心骨。有她这个排头兵带队,大家干起工作心情特别舒畅;有她这只领头雁,大家在未来的天空上会越飞越高!监狱长的名字叫朱德华。二是她为自己是一名监区长而自豪。她每天都与服刑人员接触,她觉得这个岗位特别重要,有点像魔术师:化腐朽为神奇;也有点像园艺师:给病树坏花修剪施药;还有点像老中医:问诊把脉,良方救人。廖小燕打心底关心女犯们,她每天都笑对她们,她觉得她们是一时在黑夜里迷了路,需要她帮助把心里那盏灯拨亮。(注:文中转化对象均为化名。)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