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 桥

时间: 2017-09-04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950

王前进刚从县水利局调任梅花镇当镇长就遇到一件大麻烦事。前几日,梅花镇田家湾村的群众反映说,村头的水泥桥出现裂痕,请求镇上派人查看维修,而王前进对群众的反映情况置之不理。很快,群众又向县里举报镇政府不作为,县里的领导就督促镇政府抓紧实地调查核实。田家湾村的群众有了县领导的“尚方宝剑”,又打电话催镇领导赶紧来村查看。

王前进这天又接到田家湾村群众的催促,心中十分不快。他在电话里气愤地说:“镇里的公车出差了,暂时没有公车,无法下乡查看。”说完就“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上了。

王前进挂上电话不到两个小时,他这段“没有公车就不下乡查看危桥”的电话录音就在网上火了。原来,群众把这段录音提供给了媒体,在媒体记者的帮助下,王前进镇长和田家湾的危桥一下子出名了。面对来势汹汹的舆情,没有任何经验的县镇两级政府仓促应对,先是镇政府的临时新闻发言人为王前进辩护,说田家湾镇距离镇政府所在地有近一百公里,公车改革之后,镇政府只有两辆公车,一辆在县城维修厂,还有一辆给长期下乡扶贫的干部用,到村里又没有公交车,当时确实无法下乡。

镇政府的自我辩护非但没有平息舆论,反而更加激起网民的指责,县领导看镇政府的辩护如同火上浇油,立即要求纪委追究王前进的懒政行为,并要求纪委派干部督促王前进立即下乡查看危桥。县政府为了达到最佳平息舆论的效果,还在网上直播王前进镇长查看危桥,虽然王前进叫苦连天、不想配合,最后还是被县纪委领导押上了下乡的车。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王前进一行人就来到了田家湾村的危桥边。田家湾村处于大山之中,时值初夏,山林茂盛、郁郁葱葱,一条小溪从远处的山林中蜿蜒而下,从这座危桥下流过,桥的两头各长着一棵茂盛的垂柳,面对这风景如画的小山村,王前进始终低着头,无心欣赏。不一会儿,田家湾村的村支书带着几个人来到了桥边,就带着大家查看危桥的情况,走到溪水边,就看到一侧的桥墩裂开一条缝,足以放下拳头。

看完危桥的情况,一行人就站在柳树下商量对策,而王前进一直躲在人群外围一言不发,纪委干部就点名让他发言。王前进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个切实可行的办法,观看直播的网友纷纷评论王前进是个“大草包”。

县里镇上的领导来查看危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不大一会儿村民们就把干部们围个里三层、外三层。正当干部们讨论得正热烈时,就听到一个老汉大声喊道:“这不是修桥的小王吗?看他右手腕上有颗大黑痣,嘴角有道疤痕,没错,就是他,桥头的两棵柳树还是他种的。”只见一个须发全白的老汉指着王前进,王前进则用双手挡着脸忙说:“你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老汉的一声喊又引起几个老人围了上来,纷纷附和说:“这就是当年修桥的小王,不会错。”这一幕一下子让查看危桥的直播更加戏剧性了,让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大惑不解。

经过纪委的详细调查,王前进不愿意查看危桥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公车,而是另有隐情。当年,刚参加工作的王前进是县水利局的办事员,长期在下乡监督农村桥梁工程建设,那时候水泥属于稀缺物资,王前进就偷着把修桥的部分水泥盗卖给村民,而修田家湾村桥是王前进盗卖次数最多的一次,田家湾不少村民都买过他的水泥用来打地基,他给村民说水泥是修桥剩下的,再拉回去不划算,领导就指示他就近销售。至此,田家湾村桥为何成了危桥,大家心中都有数了。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作品散见《法制日报》《人民法院报》《新民晚报》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危 桥

王前进刚从县水利局调任梅花镇当镇长就遇到一件大麻烦事。前几日,梅花镇田家湾村的群众反映说,村头的水泥桥出现裂痕,请求镇上派人查看维修,而王前进对群众的反映情况置之不理。很快,群众又向县里举报镇政府不作为,县里的领导就督促镇政府抓紧实地调查核实。田家湾村的群众有了县领导的“尚方宝剑”,又打电话催镇领导赶紧来村查看。

王前进这天又接到田家湾村群众的催促,心中十分不快。他在电话里气愤地说:“镇里的公车出差了,暂时没有公车,无法下乡查看。”说完就“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上了。

王前进挂上电话不到两个小时,他这段“没有公车就不下乡查看危桥”的电话录音就在网上火了。原来,群众把这段录音提供给了媒体,在媒体记者的帮助下,王前进镇长和田家湾的危桥一下子出名了。面对来势汹汹的舆情,没有任何经验的县镇两级政府仓促应对,先是镇政府的临时新闻发言人为王前进辩护,说田家湾镇距离镇政府所在地有近一百公里,公车改革之后,镇政府只有两辆公车,一辆在县城维修厂,还有一辆给长期下乡扶贫的干部用,到村里又没有公交车,当时确实无法下乡。

镇政府的自我辩护非但没有平息舆论,反而更加激起网民的指责,县领导看镇政府的辩护如同火上浇油,立即要求纪委追究王前进的懒政行为,并要求纪委派干部督促王前进立即下乡查看危桥。县政府为了达到最佳平息舆论的效果,还在网上直播王前进镇长查看危桥,虽然王前进叫苦连天、不想配合,最后还是被县纪委领导押上了下乡的车。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王前进一行人就来到了田家湾村的危桥边。田家湾村处于大山之中,时值初夏,山林茂盛、郁郁葱葱,一条小溪从远处的山林中蜿蜒而下,从这座危桥下流过,桥的两头各长着一棵茂盛的垂柳,面对这风景如画的小山村,王前进始终低着头,无心欣赏。不一会儿,田家湾村的村支书带着几个人来到了桥边,就带着大家查看危桥的情况,走到溪水边,就看到一侧的桥墩裂开一条缝,足以放下拳头。

看完危桥的情况,一行人就站在柳树下商量对策,而王前进一直躲在人群外围一言不发,纪委干部就点名让他发言。王前进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个切实可行的办法,观看直播的网友纷纷评论王前进是个“大草包”。

县里镇上的领导来查看危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不大一会儿村民们就把干部们围个里三层、外三层。正当干部们讨论得正热烈时,就听到一个老汉大声喊道:“这不是修桥的小王吗?看他右手腕上有颗大黑痣,嘴角有道疤痕,没错,就是他,桥头的两棵柳树还是他种的。”只见一个须发全白的老汉指着王前进,王前进则用双手挡着脸忙说:“你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老汉的一声喊又引起几个老人围了上来,纷纷附和说:“这就是当年修桥的小王,不会错。”这一幕一下子让查看危桥的直播更加戏剧性了,让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大惑不解。

经过纪委的详细调查,王前进不愿意查看危桥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公车,而是另有隐情。当年,刚参加工作的王前进是县水利局的办事员,长期在下乡监督农村桥梁工程建设,那时候水泥属于稀缺物资,王前进就偷着把修桥的部分水泥盗卖给村民,而修田家湾村桥是王前进盗卖次数最多的一次,田家湾不少村民都买过他的水泥用来打地基,他给村民说水泥是修桥剩下的,再拉回去不划算,领导就指示他就近销售。至此,田家湾村桥为何成了危桥,大家心中都有数了。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作品散见《法制日报》《人民法院报》《新民晚报》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