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情结

时间: 2017-10-20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844

“香山的红叶红了,看红叶去!”这已成了北京秋天的热词。我想,这恐怕与那篇《香山红叶》的美文和那首《满山红叶似彩霞》的歌谣有关吧,与现代人越来越注重精神生活质量有关吧。

在北京求学的一个深秋,我也挡不住诱惑,来到了北京香山。我们一行200余人,由大兴驱车慕名前往,一路上便感受到了游客看红叶的热情。登上香山,我便真切地感受到了北京香山的红叶确实不同凡响。香山的红叶不仅面积大、红叶区集中,而且很有特色。火红的枫叶簇拥在香山上,构成了一团团红色的写意画,姿态万千,有的能表达师生情感,有的能表达父子情感,有的能表达同学情感,有的能表达情人情感……煞是好看。红叶在山道、游客和缆车的交相辉映下,红得更艳更透更迷人,像成熟的青年正在为自己钟爱的事业燃烧着青春,那么坦荡、那么平静、那么从容而超然。我向一位北京籍的同学问故,这位同学激动地说:“香山红叶是融汇了天地之精华、吸收了万物之灵气、积累了四季之精髓,并经历了秋霜之洗礼后才有的风貌啊!”我来到最大的红叶区时,不经意地便和红叶撞了个满怀,红叶倏地映红了我的眼帘,我想到了自己那时与日疯长的爱恋和正蒸蒸日上的事业,特意采了两片并蒂的心形红叶,小心而又虔诚地收藏进笔记本中,我欲把之献给我日夜痴念的远方女孩。站在最高处香炉峰,气派、伟岸、繁华的北京城历历在目,令人遐思万千……

夜晚归来,我抑制不住激动,一进屋便扭亮台灯给远方的她写信……信写成后同寄红叶时才发现,采回的红叶已没有原来那么有光彩和神韵了,便打消了寄出的念头。当晚,我失眠了……

次日,我又登上了香山。我再次观赏时发现,香山红叶原来和我的故乡三峡红叶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北京附近的山少红叶少,红叶更显得弥足珍贵。到香山看红叶,在秋天,已成为北京人或来北京的外地人的一个必要“节目”,这绝不仅仅是年轻人感兴趣的事。在全球越来越都市化、信息化、物质化的今天,人们到香山看红叶,单纯为观赏风景而来的人已很少,更多的或是寻找一种心境,或是寄托一种相思,或是感受一种氛围,或是追忆一段时光……

香山红叶,真正红透就那么十来天,这或许是香山红叶很吸引人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吧?听说,到香山看红叶的人年递增率是北京市任何一个风景区都无法比。这次,我在香山亲眼目睹了看红叶的拥挤场面——连维持秩序的警察在人流高潮时也移动不了,我想,这本身,就是一道奇妙的风景。

香山——红叶,红叶-—香山,北京–香山,这或许是香山红叶如此有吸引力的根本所在吧。香山红叶,也许浓缩了几千年的枫林唱晚,也许浓缩了千年古都的文化积淀。于是,我用文字代红叶,写下了这些文字,献给远方的她,也献给我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表达我超越红叶的热烈而真挚的情感。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万州区沙河街道办事处,作品散见《诗刊》《青年文学》等报刊)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红叶情结

“香山的红叶红了,看红叶去!”这已成了北京秋天的热词。我想,这恐怕与那篇《香山红叶》的美文和那首《满山红叶似彩霞》的歌谣有关吧,与现代人越来越注重精神生活质量有关吧。

在北京求学的一个深秋,我也挡不住诱惑,来到了北京香山。我们一行200余人,由大兴驱车慕名前往,一路上便感受到了游客看红叶的热情。登上香山,我便真切地感受到了北京香山的红叶确实不同凡响。香山的红叶不仅面积大、红叶区集中,而且很有特色。火红的枫叶簇拥在香山上,构成了一团团红色的写意画,姿态万千,有的能表达师生情感,有的能表达父子情感,有的能表达同学情感,有的能表达情人情感……煞是好看。红叶在山道、游客和缆车的交相辉映下,红得更艳更透更迷人,像成熟的青年正在为自己钟爱的事业燃烧着青春,那么坦荡、那么平静、那么从容而超然。我向一位北京籍的同学问故,这位同学激动地说:“香山红叶是融汇了天地之精华、吸收了万物之灵气、积累了四季之精髓,并经历了秋霜之洗礼后才有的风貌啊!”我来到最大的红叶区时,不经意地便和红叶撞了个满怀,红叶倏地映红了我的眼帘,我想到了自己那时与日疯长的爱恋和正蒸蒸日上的事业,特意采了两片并蒂的心形红叶,小心而又虔诚地收藏进笔记本中,我欲把之献给我日夜痴念的远方女孩。站在最高处香炉峰,气派、伟岸、繁华的北京城历历在目,令人遐思万千……

夜晚归来,我抑制不住激动,一进屋便扭亮台灯给远方的她写信……信写成后同寄红叶时才发现,采回的红叶已没有原来那么有光彩和神韵了,便打消了寄出的念头。当晚,我失眠了……

次日,我又登上了香山。我再次观赏时发现,香山红叶原来和我的故乡三峡红叶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北京附近的山少红叶少,红叶更显得弥足珍贵。到香山看红叶,在秋天,已成为北京人或来北京的外地人的一个必要“节目”,这绝不仅仅是年轻人感兴趣的事。在全球越来越都市化、信息化、物质化的今天,人们到香山看红叶,单纯为观赏风景而来的人已很少,更多的或是寻找一种心境,或是寄托一种相思,或是感受一种氛围,或是追忆一段时光……

香山红叶,真正红透就那么十来天,这或许是香山红叶很吸引人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吧?听说,到香山看红叶的人年递增率是北京市任何一个风景区都无法比。这次,我在香山亲眼目睹了看红叶的拥挤场面——连维持秩序的警察在人流高潮时也移动不了,我想,这本身,就是一道奇妙的风景。

香山——红叶,红叶-—香山,北京–香山,这或许是香山红叶如此有吸引力的根本所在吧。香山红叶,也许浓缩了几千年的枫林唱晚,也许浓缩了千年古都的文化积淀。于是,我用文字代红叶,写下了这些文字,献给远方的她,也献给我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表达我超越红叶的热烈而真挚的情感。

(作者供职于重庆市万州区沙河街道办事处,作品散见《诗刊》《青年文学》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