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花园

时间: 2017-11-24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908

2013年的一天,爸妈突然开口向我们姐弟3人借钱!记忆中,爸妈勤俭自强,从不向人借贷。我诧异地问:“需要多少?”父亲说:“我们算了一下,你们每家借出6万元差不多了吧!”莫不是遭了医骗的魔咒了吧?怕父母上当受骗,我表明,不说清用途不借钱。父亲忙解释:“我们本来是有钱的,前不久,你三外婆治病急用,借给他们了!”父亲接着又说,看中一处商品房自带花园。我一下明白,他们是冲着花园买房的,这可是他们多年的梦想啊!种花养草,锻炼身体,也不失为一种健康生活,支持!况且,爸妈从不要我们给他们买东西,更不要钱。正好,这是孝顺父母的好时机。

房买了,我们准备请人帮爸妈做个花园设计,搞得像模像样,可二老婉拒了,执意要自己设计。

周末,我约姐姐和弟弟几家人一起去参观爸妈的“花园工程”。姐姐一到家,就“啧啧啧”地夸赞起来。原来,爸妈把家里旧盆旧钵搬来一大堆,绕着花园四壁围城,中间又围了个大圈,愚公移山式地每天早晚到周边山坡取土搬运上楼,他们怎么舍得请人20元一挑土的搬运费呢?他们说自己能行,自己搬运就当是锻炼身体。弟弟看他们辛苦劳累,赶紧买来西瓜犒劳二老,听见水龙头“哗哗哗”的水声,母亲便大声喊起来:“我给你们说了多少遍,拿盆接着洗,快把水关了,像你们这样大手大脚,若是遇到灾荒年,非得饿死渴死不可!”见惹恼了母亲,弟弟抓起买西瓜的两个塑料袋冲下楼,不多时,只见他气喘吁吁提着两袋新鲜的泥土回来:“妈,你看,我给你送‘宝贝’来了。”母亲这才消了气。自此后,我们到父母家都不带别的,就送泥土,准能得到二老的笑脸相迎和好评。

我想,当了一辈子工人的父母,退休后,就是梦想着改当农民吗?不少农民劳苦了一辈子,做梦都想脱掉“泥土味”,父母为又如此青睐它呢?

一天,我好奇地问母亲:“你们为何不像别的老人打打麻将呢?”母亲边给花草浇水,边回答我:“我情愿死在花草中,也不愿死在麻将桌上。”我又问:“为什么你们那么中意充满泥土味的花草呢,我们给你买东西也不要,就要我们带土泥巴回来?”母亲说:“你以为我们笨啊,东西会用坏,钱会用完,但是泥巴虽‘土’,但却能生万物,而且永远都用不坏,这可是老天赐给我们大宝贝呢!”母亲饶有兴致地指着一株株花草,讲着每株的来历、生长历程,如数家珍。没想到,还真是每株都有故事呢!

看得出,她是真心呵护着那一花一草一木啊,那都是她的“宝贝孩子”呢!她讲得兴起,还愉快地哼起歌来:“—老百姓的梦,朴实又普通—幸福的生活靠自己掌握—”霎那间,我眼里沧桑的母亲,仿佛化成了花中仙子!我心里宽慰着:辛苦了一辈子的爸爸妈妈,真的赶上最好的时代了!他们既享受着都市的繁华,又过着陶渊明似的田园生活!

(作者供职于市检察二分院)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父母的花园

2013年的一天,爸妈突然开口向我们姐弟3人借钱!记忆中,爸妈勤俭自强,从不向人借贷。我诧异地问:“需要多少?”父亲说:“我们算了一下,你们每家借出6万元差不多了吧!”莫不是遭了医骗的魔咒了吧?怕父母上当受骗,我表明,不说清用途不借钱。父亲忙解释:“我们本来是有钱的,前不久,你三外婆治病急用,借给他们了!”父亲接着又说,看中一处商品房自带花园。我一下明白,他们是冲着花园买房的,这可是他们多年的梦想啊!种花养草,锻炼身体,也不失为一种健康生活,支持!况且,爸妈从不要我们给他们买东西,更不要钱。正好,这是孝顺父母的好时机。

房买了,我们准备请人帮爸妈做个花园设计,搞得像模像样,可二老婉拒了,执意要自己设计。

周末,我约姐姐和弟弟几家人一起去参观爸妈的“花园工程”。姐姐一到家,就“啧啧啧”地夸赞起来。原来,爸妈把家里旧盆旧钵搬来一大堆,绕着花园四壁围城,中间又围了个大圈,愚公移山式地每天早晚到周边山坡取土搬运上楼,他们怎么舍得请人20元一挑土的搬运费呢?他们说自己能行,自己搬运就当是锻炼身体。弟弟看他们辛苦劳累,赶紧买来西瓜犒劳二老,听见水龙头“哗哗哗”的水声,母亲便大声喊起来:“我给你们说了多少遍,拿盆接着洗,快把水关了,像你们这样大手大脚,若是遇到灾荒年,非得饿死渴死不可!”见惹恼了母亲,弟弟抓起买西瓜的两个塑料袋冲下楼,不多时,只见他气喘吁吁提着两袋新鲜的泥土回来:“妈,你看,我给你送‘宝贝’来了。”母亲这才消了气。自此后,我们到父母家都不带别的,就送泥土,准能得到二老的笑脸相迎和好评。

我想,当了一辈子工人的父母,退休后,就是梦想着改当农民吗?不少农民劳苦了一辈子,做梦都想脱掉“泥土味”,父母为又如此青睐它呢?

一天,我好奇地问母亲:“你们为何不像别的老人打打麻将呢?”母亲边给花草浇水,边回答我:“我情愿死在花草中,也不愿死在麻将桌上。”我又问:“为什么你们那么中意充满泥土味的花草呢,我们给你买东西也不要,就要我们带土泥巴回来?”母亲说:“你以为我们笨啊,东西会用坏,钱会用完,但是泥巴虽‘土’,但却能生万物,而且永远都用不坏,这可是老天赐给我们大宝贝呢!”母亲饶有兴致地指着一株株花草,讲着每株的来历、生长历程,如数家珍。没想到,还真是每株都有故事呢!

看得出,她是真心呵护着那一花一草一木啊,那都是她的“宝贝孩子”呢!她讲得兴起,还愉快地哼起歌来:“—老百姓的梦,朴实又普通—幸福的生活靠自己掌握—”霎那间,我眼里沧桑的母亲,仿佛化成了花中仙子!我心里宽慰着:辛苦了一辈子的爸爸妈妈,真的赶上最好的时代了!他们既享受着都市的繁华,又过着陶渊明似的田园生活!

(作者供职于市检察二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