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十年| 他说,我想回去看看

时间: 2018-05-12 来源: 重庆长安网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829

“这是有一次当地的老警察带我们出警,走到这片碎石山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这下面埋着一个村庄,20多户村民全部埋了。”

九年过去了,如今29岁的治安支队民警周启兵看着一张照片,依旧唏嘘不已。

(这片碎石下震前是一个村庄)

2019年8月,汶川地震后的一年。

刚在警校读大一的周启兵和同学一起来到北川,这个地震中受灾最重的县城。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以前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看到的第一眼,我想到一个词,支离破碎。”

(震后陈家坝的面貌)

周启兵和几个同学一起被分到陈家坝乡,在派出所进行警务援助。

“我们那会刚大一,会得也不多,主要工作就是每天的巡逻,然后到安置点和居民聊天,给他们做饭什么的,有时候跟着老民警出警,问问材料。要说危险,有一次经历我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9月北川的天气,并没有因为这个县城曾遭受的苦难而格外开恩。暴雨带来的山洪和泥石流随时随地都在发生。

陈家坝通往北川县城的主要桥梁垮塌,政府搭建的一条临时便道,也几乎被洪水淹没。而周启兵三人接到的任务,是要通过便道将仍停留在河对面的居民转移到安全区域。

“我们三个人刚过便道最多半分钟,那条便道就被洪水冲垮了。当时我第一反应真的是除了庆幸还是庆幸,后面回过神才一阵后怕。”

(临时搭建的便道)

因为一年前地震的原因,一些老人不愿意离开自己居住多年的老屋,有的甚至躲起来。在当地村干部的指引下,周启兵一行只能挨家挨户搜寻、然后做思想工作。

“我还记得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人,我们喊她不答应,最后我们找了好久才发现她躲在床底。她说,反正迟早都是死,不如死在家里。但是最后我们还是说服了她,把她背到了安全区。”

因为大多数都是老人和小孩,转移起来很慢。抱小孩,被老人,抬东西…这些需要力气的活就交给了周启兵他们几个不到20岁的小伙子。

“累,非常累。我们这样搞了一整天,几乎没歇气。但是我们更怕,就在离这个村庄不远的地方刚发生泥石流,又埋了一些人,我们真的怕来不及。”

因为暴雨的原因,整个陈家坝连续几天停电,所有人的手机都没电。

“桥没修好,回不去也过不来,河对面给我们下警令,就只能拿警车里面的喇叭大声吼。“

不仅通讯困难,饮水和食物也是一大难题。万幸的是,三人从淳朴的居民手中买到几桶储存的方便面。

2天2夜,周启兵九年后还是清晰的记得这两个数字。

“我听老警察说,这里70%-80%的家庭都不完整,很多家里只剩下老人或者小孩。”

“他们对警察非常友善,我们每次到安置点,老人都愿意和我们聊天,给我们讲在地震中去世的亲人以及他们活着时候的点点滴滴。”

“小孩子很喜欢我们,拉着我们要我们搞军训。我还记得在转移当中我背过的一个小女孩,似乎很喜欢我的警帽,一直戴。”

“地震十年了,我其实很想回去看看。看看陈家坝,看看那些人。肯定大变样了,应该变得越来越好了吧。”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震后十年| 他说,我想回去看看

“这是有一次当地的老警察带我们出警,走到这片碎石山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这下面埋着一个村庄,20多户村民全部埋了。”

九年过去了,如今29岁的治安支队民警周启兵看着一张照片,依旧唏嘘不已。

(这片碎石下震前是一个村庄)

2019年8月,汶川地震后的一年。

刚在警校读大一的周启兵和同学一起来到北川,这个地震中受灾最重的县城。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以前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看到的第一眼,我想到一个词,支离破碎。”

(震后陈家坝的面貌)

周启兵和几个同学一起被分到陈家坝乡,在派出所进行警务援助。

“我们那会刚大一,会得也不多,主要工作就是每天的巡逻,然后到安置点和居民聊天,给他们做饭什么的,有时候跟着老民警出警,问问材料。要说危险,有一次经历我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9月北川的天气,并没有因为这个县城曾遭受的苦难而格外开恩。暴雨带来的山洪和泥石流随时随地都在发生。

陈家坝通往北川县城的主要桥梁垮塌,政府搭建的一条临时便道,也几乎被洪水淹没。而周启兵三人接到的任务,是要通过便道将仍停留在河对面的居民转移到安全区域。

“我们三个人刚过便道最多半分钟,那条便道就被洪水冲垮了。当时我第一反应真的是除了庆幸还是庆幸,后面回过神才一阵后怕。”

(临时搭建的便道)

因为一年前地震的原因,一些老人不愿意离开自己居住多年的老屋,有的甚至躲起来。在当地村干部的指引下,周启兵一行只能挨家挨户搜寻、然后做思想工作。

“我还记得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人,我们喊她不答应,最后我们找了好久才发现她躲在床底。她说,反正迟早都是死,不如死在家里。但是最后我们还是说服了她,把她背到了安全区。”

因为大多数都是老人和小孩,转移起来很慢。抱小孩,被老人,抬东西…这些需要力气的活就交给了周启兵他们几个不到20岁的小伙子。

“累,非常累。我们这样搞了一整天,几乎没歇气。但是我们更怕,就在离这个村庄不远的地方刚发生泥石流,又埋了一些人,我们真的怕来不及。”

因为暴雨的原因,整个陈家坝连续几天停电,所有人的手机都没电。

“桥没修好,回不去也过不来,河对面给我们下警令,就只能拿警车里面的喇叭大声吼。“

不仅通讯困难,饮水和食物也是一大难题。万幸的是,三人从淳朴的居民手中买到几桶储存的方便面。

2天2夜,周启兵九年后还是清晰的记得这两个数字。

“我听老警察说,这里70%-80%的家庭都不完整,很多家里只剩下老人或者小孩。”

“他们对警察非常友善,我们每次到安置点,老人都愿意和我们聊天,给我们讲在地震中去世的亲人以及他们活着时候的点点滴滴。”

“小孩子很喜欢我们,拉着我们要我们搞军训。我还记得在转移当中我背过的一个小女孩,似乎很喜欢我的警帽,一直戴。”

“地震十年了,我其实很想回去看看。看看陈家坝,看看那些人。肯定大变样了,应该变得越来越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