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是城管”

时间: 2018-08-13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045

“鱼宝,妈妈是干什么的?”“妈妈是城管!”三岁的儿子扭过头来响亮地回答,然后调皮的嬉笑。下班回家趟沙发上,与三岁的儿子玩起一问一答的游戏。

去年七月,为了挤进主城区拓展与家人的生活空间,通过公务员遴选,我从荣昌到了巴南,从一名司法行政干部转行成为一名城管执法队员。对于这份新工作,姐姐惋惜地说:“还是当初在司法局好……”不仅是她,身为现役军人的爱人也不是十分理解。每逢同学聚会,我都以自嘲的方式来介绍新工作,因为从政法院校毕业后,同学们大都进了法院、检察院等政法部门,唯有儿子鱼宝,看着身穿制服的我,会一脸欣喜地说:“妈妈,你好像警察!”

入职第一天,重庆的七月,早上七点出勤时空气已是热气蒸腾,队员们古铜色的皮肤无时无刻不淌着汗水,制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高温炙烤使我们精疲力竭,这是我对新工作最初的深刻体验。

负责外勤执法的副中队长,胖胖的个头,是个比我还小两岁的80后,看他指挥队员的沉稳内敛,俨然已是一名老城管。工作这些年,他受过好几次伤,有一次被推到沟里,脑袋后面现在还留有疤。和他类似的,外勤执法的几名队员也由于工作在身上留下了“印记”。他们说,作为城管都要讲求文明执法,即使执法相对人出手伤人,还是不能还手的,只有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渐渐地,我与队员们熟悉起来。“喵喵”是我们女协管队员中的一员,很能干,能三言两语安抚住想要撒泼的中年妇女,能“指挥”五大三粗的男队员。“喵喵”是个单亲妈妈,在朋友圈里,时常可以看到她在深夜工作的照片。“羊羊”是毕业于南京大学的高材生,平时大家电脑有什么问题都习惯向他请教,他总是随叫随到。他那本在澳洲留学的博士后女朋友,为了这个“城管”,来到了重庆。

熟识后,我越来越喜欢身边这群同事,他们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辛酸,但他们的付出一直期待着更多人的理解。

今年6月26日,整治鱼洞大江农贸市场周边占道经营的过程中,执法队员在整治前对占道经营的商贩,逐一进行了法规和政策的宣传解释,但一名占道经营的商贩却拒绝多次劝导,甚至与其亲属用棍棒、木凳等物品袭击联合执法中的警察和城管队员,导致4名城管队员和1名公安民警受伤。不明真相的人竟受挑拨,指责执法人员,让我们很委屈,有种“既流汗,又流泪”的感觉。即便如此,队员们没有言退,在群众遇到困难时又挺身而出。7月13日,入汛后长江最凶猛的2号洪峰过境。收到洪峰预警后,经验丰富的队员预感到鱼洞滨江路沿线恐遭遇江水侵袭,于是第一时间自发组织前往帮助临江商户搬运店内物品。从早上六点到傍晚六点,将商户们的物品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但队员们却累倒在路边,甚至中暑进了医院……

诚然,城市管理执法队伍还有许多不足,但是这群城管人一直在努力,不断在进步,伴随城市的发展,相信他们能做得更好,能被更多人认同和接纳。

当我又在翻看手机里的工作照片,儿子又亲昵的央求我给他看看。对于照片里一个个蓝色的身影,他已经很熟悉,他喜欢听关于城管的故事,我也乐意给他讲关于城管的一切。我希望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知道妈妈的职业会是一个被人尊重的职业,希望在他长大后仍然会大声而自豪的说:我的妈妈是城管!

(作者单位:巴南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支队)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我的妈妈是城管”

“鱼宝,妈妈是干什么的?”“妈妈是城管!”三岁的儿子扭过头来响亮地回答,然后调皮的嬉笑。下班回家趟沙发上,与三岁的儿子玩起一问一答的游戏。

去年七月,为了挤进主城区拓展与家人的生活空间,通过公务员遴选,我从荣昌到了巴南,从一名司法行政干部转行成为一名城管执法队员。对于这份新工作,姐姐惋惜地说:“还是当初在司法局好……”不仅是她,身为现役军人的爱人也不是十分理解。每逢同学聚会,我都以自嘲的方式来介绍新工作,因为从政法院校毕业后,同学们大都进了法院、检察院等政法部门,唯有儿子鱼宝,看着身穿制服的我,会一脸欣喜地说:“妈妈,你好像警察!”

入职第一天,重庆的七月,早上七点出勤时空气已是热气蒸腾,队员们古铜色的皮肤无时无刻不淌着汗水,制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高温炙烤使我们精疲力竭,这是我对新工作最初的深刻体验。

负责外勤执法的副中队长,胖胖的个头,是个比我还小两岁的80后,看他指挥队员的沉稳内敛,俨然已是一名老城管。工作这些年,他受过好几次伤,有一次被推到沟里,脑袋后面现在还留有疤。和他类似的,外勤执法的几名队员也由于工作在身上留下了“印记”。他们说,作为城管都要讲求文明执法,即使执法相对人出手伤人,还是不能还手的,只有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渐渐地,我与队员们熟悉起来。“喵喵”是我们女协管队员中的一员,很能干,能三言两语安抚住想要撒泼的中年妇女,能“指挥”五大三粗的男队员。“喵喵”是个单亲妈妈,在朋友圈里,时常可以看到她在深夜工作的照片。“羊羊”是毕业于南京大学的高材生,平时大家电脑有什么问题都习惯向他请教,他总是随叫随到。他那本在澳洲留学的博士后女朋友,为了这个“城管”,来到了重庆。

熟识后,我越来越喜欢身边这群同事,他们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辛酸,但他们的付出一直期待着更多人的理解。

今年6月26日,整治鱼洞大江农贸市场周边占道经营的过程中,执法队员在整治前对占道经营的商贩,逐一进行了法规和政策的宣传解释,但一名占道经营的商贩却拒绝多次劝导,甚至与其亲属用棍棒、木凳等物品袭击联合执法中的警察和城管队员,导致4名城管队员和1名公安民警受伤。不明真相的人竟受挑拨,指责执法人员,让我们很委屈,有种“既流汗,又流泪”的感觉。即便如此,队员们没有言退,在群众遇到困难时又挺身而出。7月13日,入汛后长江最凶猛的2号洪峰过境。收到洪峰预警后,经验丰富的队员预感到鱼洞滨江路沿线恐遭遇江水侵袭,于是第一时间自发组织前往帮助临江商户搬运店内物品。从早上六点到傍晚六点,将商户们的物品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但队员们却累倒在路边,甚至中暑进了医院……

诚然,城市管理执法队伍还有许多不足,但是这群城管人一直在努力,不断在进步,伴随城市的发展,相信他们能做得更好,能被更多人认同和接纳。

当我又在翻看手机里的工作照片,儿子又亲昵的央求我给他看看。对于照片里一个个蓝色的身影,他已经很熟悉,他喜欢听关于城管的故事,我也乐意给他讲关于城管的一切。我希望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知道妈妈的职业会是一个被人尊重的职业,希望在他长大后仍然会大声而自豪的说:我的妈妈是城管!

(作者单位:巴南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