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我养你 老来谁养我——重庆云阳法院巡回审理之惑

时间: 2019-02-18 来源: 重庆长安网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8756

本网讯 (通讯员  刘虎)  熬过今年,李老汉就77岁了。这是他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的第三年。时间如河,带走了他的健康,也带走了他九万多元的积蓄。

如今李老汉独自居住在云阳县泥溪镇街道上,每年的房租为900元。每周,他分两次乘车,从镇上来到县城,接受透析治疗。仅此一项,将耗尽他每月1245元的养老金。

两个女儿成为他“防老”的最后一根稻草,走投无路下,他将两人及小女婿告上法庭。

2月14日下午两点半,云阳法院六法庭干警来到云阳县泥溪镇农贸市场。大家协力悬挂国徽、布置开庭现场。摄像机调试妥当后,庭长刘媛宣布开庭。

时值春节,好奇的人们渐渐靠过来,伸长脑袋一探究竟。一会功夫,庭审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女儿李红觉得父亲可怜,想从经济上帮助他,但妹妹李蕊的冷漠让她感到心寒。答辩环节,李红坦陈同意老人的诉讼请求,但是妹妹也必须承担相应的赡养义务。否则,“不行。”

李蕊和丈夫觉得自己也很委屈,老人的倔强和古怪让先前同住的三人在日常生活中频生口角,双方都愤愤不平指责对方。法官刘媛借机询问,李蕊的丈夫抱怨起来,说李老汉性格偏执,难以相处。“那为了方便治疗,老人现在想去县城居住,每年要求房租3000元,每月要求生活费800元,以及护理费、水电费等,要求两个女儿分摊,你们两口子是何意见?”刘媛追问。

“每月几百生活费!钱从哪来?”李蕊的丈夫怒目圆睁,又从包里抽出一根烟来。

“我们正在开庭,请遵守法庭秩序,不要抽烟!谢谢!”刘媛打断他。

“我们也不容易,小孩虽然都已成年在外务工,但没有减少我们的压力。我们两口子都在种地务农,没啥收入,去年底贷的十万元,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还。”小女婿指了指对面的银行,一旁的李蕊点点头:“我们也不是不养他,他还是可以来跟我们一起住,需要去县城治疗,我们开车送他,但是要生活费,我们没钱。”

“你们还有车?长安七座那种?”

“五座那种。”

“那你们贷款的十万元呢?”

“我们买了十头牛。”

小女儿的表态让李老汉感到窝火,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坐立不安的李老汉上楼接了杯水坐回原位,默不作声背过身去。

刘媛继续做被告的思想工作,她告诉李蕊,老人年事已高,加上身患疾病:“你们也想一下,在你们小时候,走不得路,吃不来饭,那个时候李老汉没有跟你们谈条件,没有说因为经济条件不好,就让你们露宿街头,现在他老了,希望你们这些子女来赡养他,这是正常的,也希望你们能够换个角度,互相理解。”李蕊和丈夫听完连连摇头:“要么他来跟我们一起住,要钱?没有!”大女儿李红哭红了眼:“反正我愿意每年给他两万块。”接着她转过头,疑惑地对一旁的妹妹、妹夫说:“我们还是调解算了,喊你们一个月拿几百块意思下,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愿意呢?”

路人纷纷劝说,但都无济于事,见双方争执不下,法官刘媛宣布休庭,另行组织双方进行调解。该案正进一步审理中。(当事人均采用化名)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少时我养你 老来谁养我——重庆云阳法院巡回审理之惑

本网讯 (通讯员  刘虎)  熬过今年,李老汉就77岁了。这是他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的第三年。时间如河,带走了他的健康,也带走了他九万多元的积蓄。

如今李老汉独自居住在云阳县泥溪镇街道上,每年的房租为900元。每周,他分两次乘车,从镇上来到县城,接受透析治疗。仅此一项,将耗尽他每月1245元的养老金。

两个女儿成为他“防老”的最后一根稻草,走投无路下,他将两人及小女婿告上法庭。

2月14日下午两点半,云阳法院六法庭干警来到云阳县泥溪镇农贸市场。大家协力悬挂国徽、布置开庭现场。摄像机调试妥当后,庭长刘媛宣布开庭。

时值春节,好奇的人们渐渐靠过来,伸长脑袋一探究竟。一会功夫,庭审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女儿李红觉得父亲可怜,想从经济上帮助他,但妹妹李蕊的冷漠让她感到心寒。答辩环节,李红坦陈同意老人的诉讼请求,但是妹妹也必须承担相应的赡养义务。否则,“不行。”

李蕊和丈夫觉得自己也很委屈,老人的倔强和古怪让先前同住的三人在日常生活中频生口角,双方都愤愤不平指责对方。法官刘媛借机询问,李蕊的丈夫抱怨起来,说李老汉性格偏执,难以相处。“那为了方便治疗,老人现在想去县城居住,每年要求房租3000元,每月要求生活费800元,以及护理费、水电费等,要求两个女儿分摊,你们两口子是何意见?”刘媛追问。

“每月几百生活费!钱从哪来?”李蕊的丈夫怒目圆睁,又从包里抽出一根烟来。

“我们正在开庭,请遵守法庭秩序,不要抽烟!谢谢!”刘媛打断他。

“我们也不容易,小孩虽然都已成年在外务工,但没有减少我们的压力。我们两口子都在种地务农,没啥收入,去年底贷的十万元,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还。”小女婿指了指对面的银行,一旁的李蕊点点头:“我们也不是不养他,他还是可以来跟我们一起住,需要去县城治疗,我们开车送他,但是要生活费,我们没钱。”

“你们还有车?长安七座那种?”

“五座那种。”

“那你们贷款的十万元呢?”

“我们买了十头牛。”

小女儿的表态让李老汉感到窝火,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坐立不安的李老汉上楼接了杯水坐回原位,默不作声背过身去。

刘媛继续做被告的思想工作,她告诉李蕊,老人年事已高,加上身患疾病:“你们也想一下,在你们小时候,走不得路,吃不来饭,那个时候李老汉没有跟你们谈条件,没有说因为经济条件不好,就让你们露宿街头,现在他老了,希望你们这些子女来赡养他,这是正常的,也希望你们能够换个角度,互相理解。”李蕊和丈夫听完连连摇头:“要么他来跟我们一起住,要钱?没有!”大女儿李红哭红了眼:“反正我愿意每年给他两万块。”接着她转过头,疑惑地对一旁的妹妹、妹夫说:“我们还是调解算了,喊你们一个月拿几百块意思下,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愿意呢?”

路人纷纷劝说,但都无济于事,见双方争执不下,法官刘媛宣布休庭,另行组织双方进行调解。该案正进一步审理中。(当事人均采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