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香

时间: 2020-02-21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9740

记忆是人生路上永不凋零的花朵,美丽而芬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包产到户,我们家也慢慢吃上了饱饭。又因为考试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读住校的我星期六放学回到家,晚餐偶尔可以吃上一碗香喷喷的臊子面或者腊肠面。这都是勤劳而节俭的母亲给我带来的。吃饱了饭的这个农家孩子快乐起来,不仅对山外的世界充满好奇、憧憬和热望,而且有了一双会发现和欣赏山里生活美的眼睛。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放学后,除了把沉甸甸的书包和老师布置的作业背回家,这孩子还把校园的美带回了农家小院。

那是一个初夏的周末,刚刚拿到校园作文比赛第一名的我,放学刚走到教室门口,就被一向不苟言笑的班主任老师叫到一边。和颜悦色的他拿着一把大剪刀,带我来到学校的花坛前,捡起一株已经断根倒伏在地面,却依旧开满红色花朵的枝条,摘去多余的枝叶,剪成几段,递给我:“这是海棠花,随便一插就活,花会开好几个月,送给你,作为这次作文比赛的奖品吧。”

就这样,海棠花被我小心翼翼地带回家,插栽在院坝边破损的石槽里。此后,没有刻意去经管,该上学去上学,该干活去干活,海棠花便在院里恣意生长并继续开着红色的花朵。干完了农活,忙里偷闲,端一根小板凳,坐在它旁边背诵课文,虽然不懂什么诗情,倒也觉得十分惬意。

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永远不知道苦和累的母亲终于病倒了。大妹包揽了做饭、煎药和喂猪等家务,我在家时则负责去请本村或邻村的姓曾姓晏的赤脚医生,待医生“望闻问切”毕开了药方,又到两村的药房去找姓陶姓樊的司药拿药。母亲时病时好,断断续续吃了很多药,药渣就倒在海棠花丛旁边,花的香气我记不清楚了,只有如我忧伤、惶恐的情绪般的中药味道,弥漫了我的嗅觉和那一段少年时光。海棠在药渣的滋养下,长得蓬蓬勃勃、枝枝蔓蔓,而且花开不败,在寒冬都有盛放的花簇如火苗一样照耀我的眼眸、温暖我的心房。我也暗暗发愿:母亲一定会像生命力旺盛的海棠,不会舍弃我们而去。

好在,医生古道热肠又隔得不太远,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只要在家都是随请随到,而且尽心尽力;好在,司药都是非常善良的女性,不管有钱无钱都能够拿到药,欠费也无须打欠条留下处方签就行,有时候还对抹泪的我安慰几句;好在,母亲虽然多灾多难,还是舍不得几个儿女,又或是她平时的善行感动了上天,竟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还记得,即便在病床上,母亲也没有闲着,总是嘱咐父亲、大妹给医生煮一碗鸡蛋醪糟或臊子面;总是安排我给晚上出诊的医生,准备回家照明的电筒或火把;总是让父亲想方设法在年前,到药房结清欠账、不欠隔年账并道一声谢;最重要的总是叮嘱我们几兄妹要懂知恩图报、行善积德。

病好了,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作为礼品,回赠给这些帮助过我们家的恩人,一听到医生问起或者夸奖院里的海棠花好看,母亲立即把海棠最粗壮的老根剪下来送给他们。除此之外,还把一些常用的金银花、芍药、紫苏等中药栽到了房前屋后,无偿地提供给急需的人家做“药引子”。曾医生就是从我家带去了紫苏种子,如获至宝地种满自家院子和村药房旁边的空地。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海棠花,于是,海棠花从校园开到了我家,又从我家开到众多邻里乡亲的院坝,成了传递师生情、亲情和邻里情、乡情的使节。而我呢,多年后听到《赤脚医生向阳花》这首歌时依旧会泪流满面,在我的印象里,他们甚至连白大褂都没有,却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白衣天使”。

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参加工作来到新胜茶山,得知永川、大足和荣昌还有一段关于海棠的公案,即故昌州“海棠香国”“棠城”的属地之争,又从张爱玲的《红楼梦魇》书中读到她的“人生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甚是不以为然。因为,在我心中,海棠花是有香味的,不独花,还有叶,都是有淡淡香味的,好似中药香。因忙着自己管理教育服刑人员的工作,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养我所钟爱的海棠花,也没有兴趣去管别人的风花雪月,结果还是让自己犯了“错”,而且一“错”多年。直到2016年看电视剧《海棠依旧》,才知道海棠有木本、草本之分,西花厅盛开的是木本的海棠花,我所见的至多是称之为“秋海棠”的草本的海棠花。这时候,我也在自家小院里栽了几盆秋海棠,聊以慰藉心中郁结的浓浓乡愁。

2020年1月26日,庚子年正月初二的上午,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家过了除夕、春节,正在依旧盛开的海棠花前徜徉时,我接到了回单位参加市司法局紧急视频会议的通知。我知道,疫情防控阻击战在重庆市司法行政系统正式打响了,作为监管场所一线指战员,我该回到自己的“战场”了。因为,逆风而行是我们的担当,迎难而上是我们的本分。简单地收拾好行装,临出门前,摘下一片海棠叶轻轻一嗅——真的有香味,然后告诉独自在家的儿子:“待在家里尽量不出门,自己照顾好自己。”

到了单位,我们开始实行14天全封闭在岗和14天严格隔离的新型勤务模式,孩子他妈也参加到她所在单位的集中封闭隔离,所有与我们一样“像父母、像医生、像老师”的监狱戒毒民警,就这样与时间与疫情赛跑。欣慰的是,儿子在家没有完全闲着,他也写了一篇小小说《爷仨儿》,讲一家三代如何接力抗“血吸虫”“非典”和“新冠肺炎”的故事,虽然文笔还很稚嫩,但我分明在文中找到了我自己和前辈的痕迹: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我在重庆工作,3岁的儿子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在永川月琴坝全封闭做狱医的妈妈,每天在家哭着找妈妈要妈妈,当封闭解除妈妈回到家时,儿子却躲开妈妈伸出的双手,像见到陌生人一样,直往外公外婆身后躲,妈妈呼唤了很久,儿子盯了很久,终于认出自己的妈妈,“哇”地一声大哭,才又跌跌撞撞地扑向妈妈怀抱,孩子他妈掉泪了,好不容易团聚的一家人都陪着掉泪了。那一幕,儿子现在不一定有印象,但我相信已经镌刻在他的潜意识中。“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整天被前线英雄和身边战友的事迹感动流泪、感动流泪、感动流泪得有点麻木的神经再次复苏。如是,我有了动笔的冲动,想为武汉为湖北为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线医护人员,为我的所有民警战友,为我和他们的至爱家人,为所有以各种方式支撑、支持和支援这场阻击战的正直、善良、勇敢、无私的国人,写一点文字,以给共和国留下一段真实而温暖的国民记忆。我始终坚信:“没有一个冬天无法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文章写到这里,再次确认我所钟情的“海棠”,通过手机识花软件,才知道它不仅不是海棠,连秋海棠也不是,而是我非常陌生的名字——天竺葵。

我想,这也没有什么,名字就是一个符号。海棠花让我们记住了周总理这样一些伟人,而我们更多更多的人,包括一代又一代共和国的开创者、建设者和护卫者,都是普通而平凡的人,都是被错叫为“海棠”“秋海棠”的天竺葵,都是无名的野花小草,无论有无香味,但我们都为点缀锦绣神州的无限风光,而保留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本色、本味。我想,这就足够了。

(作者系渝西监狱监狱长)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海棠花香

记忆是人生路上永不凋零的花朵,美丽而芬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包产到户,我们家也慢慢吃上了饱饭。又因为考试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读住校的我星期六放学回到家,晚餐偶尔可以吃上一碗香喷喷的臊子面或者腊肠面。这都是勤劳而节俭的母亲给我带来的。吃饱了饭的这个农家孩子快乐起来,不仅对山外的世界充满好奇、憧憬和热望,而且有了一双会发现和欣赏山里生活美的眼睛。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放学后,除了把沉甸甸的书包和老师布置的作业背回家,这孩子还把校园的美带回了农家小院。

那是一个初夏的周末,刚刚拿到校园作文比赛第一名的我,放学刚走到教室门口,就被一向不苟言笑的班主任老师叫到一边。和颜悦色的他拿着一把大剪刀,带我来到学校的花坛前,捡起一株已经断根倒伏在地面,却依旧开满红色花朵的枝条,摘去多余的枝叶,剪成几段,递给我:“这是海棠花,随便一插就活,花会开好几个月,送给你,作为这次作文比赛的奖品吧。”

就这样,海棠花被我小心翼翼地带回家,插栽在院坝边破损的石槽里。此后,没有刻意去经管,该上学去上学,该干活去干活,海棠花便在院里恣意生长并继续开着红色的花朵。干完了农活,忙里偷闲,端一根小板凳,坐在它旁边背诵课文,虽然不懂什么诗情,倒也觉得十分惬意。

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永远不知道苦和累的母亲终于病倒了。大妹包揽了做饭、煎药和喂猪等家务,我在家时则负责去请本村或邻村的姓曾姓晏的赤脚医生,待医生“望闻问切”毕开了药方,又到两村的药房去找姓陶姓樊的司药拿药。母亲时病时好,断断续续吃了很多药,药渣就倒在海棠花丛旁边,花的香气我记不清楚了,只有如我忧伤、惶恐的情绪般的中药味道,弥漫了我的嗅觉和那一段少年时光。海棠在药渣的滋养下,长得蓬蓬勃勃、枝枝蔓蔓,而且花开不败,在寒冬都有盛放的花簇如火苗一样照耀我的眼眸、温暖我的心房。我也暗暗发愿:母亲一定会像生命力旺盛的海棠,不会舍弃我们而去。

好在,医生古道热肠又隔得不太远,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只要在家都是随请随到,而且尽心尽力;好在,司药都是非常善良的女性,不管有钱无钱都能够拿到药,欠费也无须打欠条留下处方签就行,有时候还对抹泪的我安慰几句;好在,母亲虽然多灾多难,还是舍不得几个儿女,又或是她平时的善行感动了上天,竟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还记得,即便在病床上,母亲也没有闲着,总是嘱咐父亲、大妹给医生煮一碗鸡蛋醪糟或臊子面;总是安排我给晚上出诊的医生,准备回家照明的电筒或火把;总是让父亲想方设法在年前,到药房结清欠账、不欠隔年账并道一声谢;最重要的总是叮嘱我们几兄妹要懂知恩图报、行善积德。

病好了,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作为礼品,回赠给这些帮助过我们家的恩人,一听到医生问起或者夸奖院里的海棠花好看,母亲立即把海棠最粗壮的老根剪下来送给他们。除此之外,还把一些常用的金银花、芍药、紫苏等中药栽到了房前屋后,无偿地提供给急需的人家做“药引子”。曾医生就是从我家带去了紫苏种子,如获至宝地种满自家院子和村药房旁边的空地。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海棠花,于是,海棠花从校园开到了我家,又从我家开到众多邻里乡亲的院坝,成了传递师生情、亲情和邻里情、乡情的使节。而我呢,多年后听到《赤脚医生向阳花》这首歌时依旧会泪流满面,在我的印象里,他们甚至连白大褂都没有,却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白衣天使”。

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参加工作来到新胜茶山,得知永川、大足和荣昌还有一段关于海棠的公案,即故昌州“海棠香国”“棠城”的属地之争,又从张爱玲的《红楼梦魇》书中读到她的“人生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甚是不以为然。因为,在我心中,海棠花是有香味的,不独花,还有叶,都是有淡淡香味的,好似中药香。因忙着自己管理教育服刑人员的工作,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养我所钟爱的海棠花,也没有兴趣去管别人的风花雪月,结果还是让自己犯了“错”,而且一“错”多年。直到2016年看电视剧《海棠依旧》,才知道海棠有木本、草本之分,西花厅盛开的是木本的海棠花,我所见的至多是称之为“秋海棠”的草本的海棠花。这时候,我也在自家小院里栽了几盆秋海棠,聊以慰藉心中郁结的浓浓乡愁。

2020年1月26日,庚子年正月初二的上午,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家过了除夕、春节,正在依旧盛开的海棠花前徜徉时,我接到了回单位参加市司法局紧急视频会议的通知。我知道,疫情防控阻击战在重庆市司法行政系统正式打响了,作为监管场所一线指战员,我该回到自己的“战场”了。因为,逆风而行是我们的担当,迎难而上是我们的本分。简单地收拾好行装,临出门前,摘下一片海棠叶轻轻一嗅——真的有香味,然后告诉独自在家的儿子:“待在家里尽量不出门,自己照顾好自己。”

到了单位,我们开始实行14天全封闭在岗和14天严格隔离的新型勤务模式,孩子他妈也参加到她所在单位的集中封闭隔离,所有与我们一样“像父母、像医生、像老师”的监狱戒毒民警,就这样与时间与疫情赛跑。欣慰的是,儿子在家没有完全闲着,他也写了一篇小小说《爷仨儿》,讲一家三代如何接力抗“血吸虫”“非典”和“新冠肺炎”的故事,虽然文笔还很稚嫩,但我分明在文中找到了我自己和前辈的痕迹: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我在重庆工作,3岁的儿子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在永川月琴坝全封闭做狱医的妈妈,每天在家哭着找妈妈要妈妈,当封闭解除妈妈回到家时,儿子却躲开妈妈伸出的双手,像见到陌生人一样,直往外公外婆身后躲,妈妈呼唤了很久,儿子盯了很久,终于认出自己的妈妈,“哇”地一声大哭,才又跌跌撞撞地扑向妈妈怀抱,孩子他妈掉泪了,好不容易团聚的一家人都陪着掉泪了。那一幕,儿子现在不一定有印象,但我相信已经镌刻在他的潜意识中。“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整天被前线英雄和身边战友的事迹感动流泪、感动流泪、感动流泪得有点麻木的神经再次复苏。如是,我有了动笔的冲动,想为武汉为湖北为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线医护人员,为我的所有民警战友,为我和他们的至爱家人,为所有以各种方式支撑、支持和支援这场阻击战的正直、善良、勇敢、无私的国人,写一点文字,以给共和国留下一段真实而温暖的国民记忆。我始终坚信:“没有一个冬天无法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文章写到这里,再次确认我所钟情的“海棠”,通过手机识花软件,才知道它不仅不是海棠,连秋海棠也不是,而是我非常陌生的名字——天竺葵。

我想,这也没有什么,名字就是一个符号。海棠花让我们记住了周总理这样一些伟人,而我们更多更多的人,包括一代又一代共和国的开创者、建设者和护卫者,都是普通而平凡的人,都是被错叫为“海棠”“秋海棠”的天竺葵,都是无名的野花小草,无论有无香味,但我们都为点缀锦绣神州的无限风光,而保留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本色、本味。我想,这就足够了。

(作者系渝西监狱监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