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肩章 同样担当——记九龙坡区公安分局陶家派出所辅警慕平

时间: 2020-03-07 来源: 重庆法制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270

“辅警也是‘警’,穿起制服就代表法律尊严!下次遇到同样情况,我还会往前冲,但肯定会提高警惕。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应该有这样的准备。只要需要,再危险也要上!”辅警慕平说。

今年32岁的慕平是九龙坡区公安分局陶家派出所的一名辅警,2017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主要协助户籍窗口业务,2018年被分局评为优秀辅警。作为警务辅助人员,慕平肩扛不同的肩章,却有着同样的担当。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这名窗口辅警也走在防疫最前线。

勇敢:参与制服嫌疑人 被咬伤也没松手

“本来是个很小的事,以为可以劝她戴好口罩回家就好了,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回单位的路上,慕平依然对陶某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2月13日上午,陶家派出所接到社区防疫工作人员支援请求,称天桥湾安置房有一中年女子阻碍疫情防控工作。考虑对方是女性,所里安排慕平随同两名值班民警立即前往。一来女性之间好沟通,二则慕平长期在派出所窗口工作,脾气好,擅长和群众打交道,可以通过语言劝阻当事人。

一行人抵达现场后了解到,女子陶某欲带丈夫、孩子一起外出,但按照规定,一户每两天可以有一人外出,显然一家三口超员了。而且,陶某前一天才外出过,当天再外出也不符合小区防控规定。

看到民警到来,陶某忽然撒起泼来。非但不听周围人群的劝阻,还将自己的口罩摘下来扔在地上。而且,女子的满腔“怒气”似乎越积越旺,两位男民警试图上前劝她冷静,反而遭到她一通撕扯。后来,陶某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民警的腿不撒手……看着两位男民警有点拘手拘脚,慕平抢上来帮着想拉开陶某的手,没想到,陶某回过头来,冲着慕平的左臂猛地一口咬下去……陶某很快就被控制,最终因阻碍疫情防控,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坚韧:受伤从未害怕 若再遇到还会上

一同出警的民警陈家权说,慕平被咬伤后,周围的热心群众赶紧递上了医用酒精帮着消毒。民警将慕平送到医院后,院内候诊的群众了解到是她因为制止妨碍疫情防控行为而受伤后,也自发为她让道接受治疗,市民的关怀让慕平感到很温暖:“大家对于疫情防控工作非常支持配合,我们这些天上门入户、排查宣传的努力没有白费。”

由于当日温度较低,慕平穿得比较厚。回到所里,慕平脱出胳膊一看,尽管隔着保暖内衣、毛衣、辅警服三层,没想到还是被咬出两个深深的牙印,还破了皮,一个星期以后,还青着一块肿胀未消,可见当时咬人者用力之狠!

事发后,分局领导第一时间赶到所里看望慕平,并协调相关合作医院开辟民警因公负伤就诊绿色通道帮她治疗。所领导和战友每天都会关心她,尽管她再三表示自己没问题,但所领导还是“强制命令”她回家休息。“这种全所战友的特殊保护,是大家的情分,我很温暖!” 慕平说。

无论是民警还是辅警,公安执法,都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平时的工作都不给爸妈和女儿说,毕竟老的老小的小,怕他们担心。”

“让我在家休息,真是难为我!我最想干的事儿就是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慕平闲不住,心里时刻放心不下工作,说好的第二天休息,结果一大早大家又在单位的前台看到了她。“让我们说啥好呢,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同事李雪又心疼又感叹。

细腻:材料审查细,一眼识破“假结婚”

在战友眼中,慕平是个整天笑眯眯的“假小子”,外向而开朗,说话像连珠炮,工作起来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全所下上,没有一个不喜欢她。

慕平的本职是户籍窗口辅警。疫情期间窗口的工作最近并不繁忙,因此慕平自农历新年开始,就一天不休地协助值班组日常接处警和所里的疫情排查防控。因为熟悉户籍业务,了解辖区人口状况,加上会做群众工作,同事们都一致反映,只要有慕平在,当天的排查工作就会顺利许多。

女性的细致和警务辅助人员的责任感,是慕平认真工作的源动力。窗口工作看似按部就班,可在具体工作中,稍有疏忽就可能犯下错误。去年夏天,一对男女结婚后前来办理户口。可在材料审查中,慕平发现了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即两人办理离婚手续的时间竟是同一日。慕平长了个心眼,对两人的家庭关系进行了细致梳理,果然,两人竟然是亲家关系,大有钻空子、假离婚、假结婚的嫌疑。慕平将情况汇报给所领导,转由社区民警进行走访调查,最终对两人的业务申请不予受理。

陶家派出所副所长周利刚是慕平的直管领导。慕平平时做工作干净利落,深为组织器重。“平时出去抓犯罪分子,或者清查场所,可能需要女辅警协助的,大家一般都喜欢和慕平搭档。”周利刚说,前年分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石桥铺某套路贷犯罪团伙实施抓捕,慕平就主动请缨参战,表现非常英勇。

“我热爱辅警这个工作,我以有幸成为一名辅警为荣。咬一口就怕了,那就不是我了!请大家放心!”慕平笑着说。

记者 舒楚寒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不同肩章 同样担当——记九龙坡区公安分局陶家派出所辅警慕平

“辅警也是‘警’,穿起制服就代表法律尊严!下次遇到同样情况,我还会往前冲,但肯定会提高警惕。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应该有这样的准备。只要需要,再危险也要上!”辅警慕平说。

今年32岁的慕平是九龙坡区公安分局陶家派出所的一名辅警,2017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主要协助户籍窗口业务,2018年被分局评为优秀辅警。作为警务辅助人员,慕平肩扛不同的肩章,却有着同样的担当。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这名窗口辅警也走在防疫最前线。

勇敢:参与制服嫌疑人 被咬伤也没松手

“本来是个很小的事,以为可以劝她戴好口罩回家就好了,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回单位的路上,慕平依然对陶某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2月13日上午,陶家派出所接到社区防疫工作人员支援请求,称天桥湾安置房有一中年女子阻碍疫情防控工作。考虑对方是女性,所里安排慕平随同两名值班民警立即前往。一来女性之间好沟通,二则慕平长期在派出所窗口工作,脾气好,擅长和群众打交道,可以通过语言劝阻当事人。

一行人抵达现场后了解到,女子陶某欲带丈夫、孩子一起外出,但按照规定,一户每两天可以有一人外出,显然一家三口超员了。而且,陶某前一天才外出过,当天再外出也不符合小区防控规定。

看到民警到来,陶某忽然撒起泼来。非但不听周围人群的劝阻,还将自己的口罩摘下来扔在地上。而且,女子的满腔“怒气”似乎越积越旺,两位男民警试图上前劝她冷静,反而遭到她一通撕扯。后来,陶某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民警的腿不撒手……看着两位男民警有点拘手拘脚,慕平抢上来帮着想拉开陶某的手,没想到,陶某回过头来,冲着慕平的左臂猛地一口咬下去……陶某很快就被控制,最终因阻碍疫情防控,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坚韧:受伤从未害怕 若再遇到还会上

一同出警的民警陈家权说,慕平被咬伤后,周围的热心群众赶紧递上了医用酒精帮着消毒。民警将慕平送到医院后,院内候诊的群众了解到是她因为制止妨碍疫情防控行为而受伤后,也自发为她让道接受治疗,市民的关怀让慕平感到很温暖:“大家对于疫情防控工作非常支持配合,我们这些天上门入户、排查宣传的努力没有白费。”

由于当日温度较低,慕平穿得比较厚。回到所里,慕平脱出胳膊一看,尽管隔着保暖内衣、毛衣、辅警服三层,没想到还是被咬出两个深深的牙印,还破了皮,一个星期以后,还青着一块肿胀未消,可见当时咬人者用力之狠!

事发后,分局领导第一时间赶到所里看望慕平,并协调相关合作医院开辟民警因公负伤就诊绿色通道帮她治疗。所领导和战友每天都会关心她,尽管她再三表示自己没问题,但所领导还是“强制命令”她回家休息。“这种全所战友的特殊保护,是大家的情分,我很温暖!” 慕平说。

无论是民警还是辅警,公安执法,都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平时的工作都不给爸妈和女儿说,毕竟老的老小的小,怕他们担心。”

“让我在家休息,真是难为我!我最想干的事儿就是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慕平闲不住,心里时刻放心不下工作,说好的第二天休息,结果一大早大家又在单位的前台看到了她。“让我们说啥好呢,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同事李雪又心疼又感叹。

细腻:材料审查细,一眼识破“假结婚”

在战友眼中,慕平是个整天笑眯眯的“假小子”,外向而开朗,说话像连珠炮,工作起来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全所下上,没有一个不喜欢她。

慕平的本职是户籍窗口辅警。疫情期间窗口的工作最近并不繁忙,因此慕平自农历新年开始,就一天不休地协助值班组日常接处警和所里的疫情排查防控。因为熟悉户籍业务,了解辖区人口状况,加上会做群众工作,同事们都一致反映,只要有慕平在,当天的排查工作就会顺利许多。

女性的细致和警务辅助人员的责任感,是慕平认真工作的源动力。窗口工作看似按部就班,可在具体工作中,稍有疏忽就可能犯下错误。去年夏天,一对男女结婚后前来办理户口。可在材料审查中,慕平发现了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即两人办理离婚手续的时间竟是同一日。慕平长了个心眼,对两人的家庭关系进行了细致梳理,果然,两人竟然是亲家关系,大有钻空子、假离婚、假结婚的嫌疑。慕平将情况汇报给所领导,转由社区民警进行走访调查,最终对两人的业务申请不予受理。

陶家派出所副所长周利刚是慕平的直管领导。慕平平时做工作干净利落,深为组织器重。“平时出去抓犯罪分子,或者清查场所,可能需要女辅警协助的,大家一般都喜欢和慕平搭档。”周利刚说,前年分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石桥铺某套路贷犯罪团伙实施抓捕,慕平就主动请缨参战,表现非常英勇。

“我热爱辅警这个工作,我以有幸成为一名辅警为荣。咬一口就怕了,那就不是我了!请大家放心!”慕平笑着说。

记者 舒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