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女儿的4566天昨日终结

时间: 2021-07-05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039

  

母亲给刘娜看她小时候的照片

  4566天,刘运来(化名)能清楚地说出与女儿失散的具体天数,因为每过一天,他都记在心里。

  1391公里,是从安徽单集林场到重庆石坪桥派出所的距离,是江红霞(化名)12年来寻找女儿走过的路程中最令她激动的一段,因为,女儿就在铁轨的那一头。

  “妈妈再也不让你离开了!”昨日上午,在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石坪桥派出所里,九龙坡警方与安徽亳州涡阳警方共同举行的“爱满盛夏”主题团圆仪式现场,江红霞看着女儿刘娜(化名)泣不成声。

  2009年初,不满14岁的刘娜与父母发生争执出走失联,12年间,父母和当地警方从未放弃过寻找她,终于在两地警方的不断努力下,一家三口团聚了。

  一场争执 女儿离家出走

  按照安徽亳州的习俗,过年从腊月初八就开始,到正月十五结束,春节前后延续一个多月。对于家住涡阳县单集林场的刘运来、江红霞夫妇来说,从2009年的腊八开始,过年就不再是一件开心的事——家人都不齐了,这年如何过得好?

  那一年的腊月初七(1月2日),“过年”的前一天,在亳州读中专的女儿刘娜因为一件琐碎事,与家人发生争执后离家出走。刘运来觉得,女儿会和以前一样,大不了找同学玩几天就回来了,也没有多想。

  谁知几天后,老师打来电话说,刘娜没参加期末考试。刘运来打电话问女儿,女儿只说了“没什么事”就挂断了电话,此后就关了机,与家里断了联系,这一断就是12年。

  一标三实 发现神秘女子

  刘娜再次现身,是在1300公里外的重庆。

  2021年6月27日晚,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坪桥派出所按照分局部署开展一标三实工作,对辖区人口、住房、户口等情况展开细密梳理。社区警务队民警到石坪村片区的老旧楼栋入户时,群众向民警李翔、武帅反映,近半个月来有个年轻女子时常出现在附近,是生面孔,疑似流浪人员。民警随即根据群众提供的信息,找到了该女子并将其带回派出所进一步核实。

  没有证件,也不愿意与民警交流,这名女子有心事。为了确认女子身份,民警通过系统查询,比对出一名范女士。但该女子与系统中范女士的相貌并不一致。民警联系上范女士,经确认,该女子与范女士毫无关联,很可能是她之前捡到范女士的身份证使用,才会查到有关联。

  女子什么都不愿说,但当民警提起“与家人失散”等话题时,她明显有所触动。民警立即与全国打拐库进行比对,利用大数据对疑似人员进行筛查。

  一次采血 点燃最后希望

  但人口库中的相片是走失者当年的照片,辨别难度相当大,根本无法用肉眼在短时间内判定。最终,民警通过眉毛的细节,经过一个通宵的辨别,发现该女子可能是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的刘娜。

  石坪桥派出所迅速与安微警方取得联系,并通过当年的承办民警联系上了刘娜的父母。通过对比DNA,最终确认该女子就是刘娜。

  自刘娜失踪后,刘运来和江红霞就开始了漫漫寻女路。刚失去联系时,女儿的银行卡在浙江杭州出现了使用记录,两口子去到杭州,通过当地电视台的寻亲栏目撒网搜寻,没有结果;接下来十年没有一点音信,夫妻俩也没有放弃,省城合肥、邻近的河南、山东,他们都去找过,但无异于大海捞针;两年前,安徽当地警方比对出一名重庆女子,江红霞第一次来到重庆,可找到的是被误录的范女士。

  “时间越来越长,银行卡、身份证,这两个仅剩的线索都断了,我们真的还有希望吗?”刘运来夫妇有时候也会做最坏的打算。2019年,他们到涡阳当地派出所采集血样,在他们看来,这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今年6月29日,刘运来夫妇再次接到警方来电,这次DNA比中,刘娜真的找到了。两口子在电话那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别12年 家人终于团聚

  7月3日,刘运来夫妇在涡阳警方的陪同下,乘坐高铁抵达重庆。高铁舒适、快捷,但这短短10个小时里,江红霞如坐针毡,一心只想快点见到不辞而别12年的女儿,她有太多问题想问女儿了。

  “她过得好不好?她被人骗了吗?为什么一直不跟家里通电话?是不是还在怨恨我当年对她语气太重?”12年里,母亲时刻都在想着这些问题,“睁着眼睛,就想办法去找,闭上眼睛,想的还是她,无时无刻不想把她找回来。”尽管陪同的民警一再安抚,希望夫妻俩调整好情绪,但一路过来,江红霞还是哭了好几次。

  “闺女啊!我们终于找到你了!”团圆现场,当刘娜出现在父母面前时,极力告诉自己要冷静、克制的刘运来和江红霞紧紧抱住女儿,泪水止不住地淌。“走,咱们回家。”朴素简单的一句,胜过千言万语。“这条路,我们走了12年,一路上,我们从满怀希望到灰心失望,再到重新燃起信心,辛酸、悔恨、惊喜、急切,这其中的激动,我们说不出来,只能说,感谢,感谢重庆公安,感谢涡阳公安,感谢大家!”临行前,刘运来代表一家再三向警方表示感谢。

记者 舒楚寒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想女儿的4566天昨日终结

  

母亲给刘娜看她小时候的照片

  4566天,刘运来(化名)能清楚地说出与女儿失散的具体天数,因为每过一天,他都记在心里。

  1391公里,是从安徽单集林场到重庆石坪桥派出所的距离,是江红霞(化名)12年来寻找女儿走过的路程中最令她激动的一段,因为,女儿就在铁轨的那一头。

  “妈妈再也不让你离开了!”昨日上午,在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石坪桥派出所里,九龙坡警方与安徽亳州涡阳警方共同举行的“爱满盛夏”主题团圆仪式现场,江红霞看着女儿刘娜(化名)泣不成声。

  2009年初,不满14岁的刘娜与父母发生争执出走失联,12年间,父母和当地警方从未放弃过寻找她,终于在两地警方的不断努力下,一家三口团聚了。

  一场争执 女儿离家出走

  按照安徽亳州的习俗,过年从腊月初八就开始,到正月十五结束,春节前后延续一个多月。对于家住涡阳县单集林场的刘运来、江红霞夫妇来说,从2009年的腊八开始,过年就不再是一件开心的事——家人都不齐了,这年如何过得好?

  那一年的腊月初七(1月2日),“过年”的前一天,在亳州读中专的女儿刘娜因为一件琐碎事,与家人发生争执后离家出走。刘运来觉得,女儿会和以前一样,大不了找同学玩几天就回来了,也没有多想。

  谁知几天后,老师打来电话说,刘娜没参加期末考试。刘运来打电话问女儿,女儿只说了“没什么事”就挂断了电话,此后就关了机,与家里断了联系,这一断就是12年。

  一标三实 发现神秘女子

  刘娜再次现身,是在1300公里外的重庆。

  2021年6月27日晚,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坪桥派出所按照分局部署开展一标三实工作,对辖区人口、住房、户口等情况展开细密梳理。社区警务队民警到石坪村片区的老旧楼栋入户时,群众向民警李翔、武帅反映,近半个月来有个年轻女子时常出现在附近,是生面孔,疑似流浪人员。民警随即根据群众提供的信息,找到了该女子并将其带回派出所进一步核实。

  没有证件,也不愿意与民警交流,这名女子有心事。为了确认女子身份,民警通过系统查询,比对出一名范女士。但该女子与系统中范女士的相貌并不一致。民警联系上范女士,经确认,该女子与范女士毫无关联,很可能是她之前捡到范女士的身份证使用,才会查到有关联。

  女子什么都不愿说,但当民警提起“与家人失散”等话题时,她明显有所触动。民警立即与全国打拐库进行比对,利用大数据对疑似人员进行筛查。

  一次采血 点燃最后希望

  但人口库中的相片是走失者当年的照片,辨别难度相当大,根本无法用肉眼在短时间内判定。最终,民警通过眉毛的细节,经过一个通宵的辨别,发现该女子可能是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的刘娜。

  石坪桥派出所迅速与安微警方取得联系,并通过当年的承办民警联系上了刘娜的父母。通过对比DNA,最终确认该女子就是刘娜。

  自刘娜失踪后,刘运来和江红霞就开始了漫漫寻女路。刚失去联系时,女儿的银行卡在浙江杭州出现了使用记录,两口子去到杭州,通过当地电视台的寻亲栏目撒网搜寻,没有结果;接下来十年没有一点音信,夫妻俩也没有放弃,省城合肥、邻近的河南、山东,他们都去找过,但无异于大海捞针;两年前,安徽当地警方比对出一名重庆女子,江红霞第一次来到重庆,可找到的是被误录的范女士。

  “时间越来越长,银行卡、身份证,这两个仅剩的线索都断了,我们真的还有希望吗?”刘运来夫妇有时候也会做最坏的打算。2019年,他们到涡阳当地派出所采集血样,在他们看来,这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今年6月29日,刘运来夫妇再次接到警方来电,这次DNA比中,刘娜真的找到了。两口子在电话那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别12年 家人终于团聚

  7月3日,刘运来夫妇在涡阳警方的陪同下,乘坐高铁抵达重庆。高铁舒适、快捷,但这短短10个小时里,江红霞如坐针毡,一心只想快点见到不辞而别12年的女儿,她有太多问题想问女儿了。

  “她过得好不好?她被人骗了吗?为什么一直不跟家里通电话?是不是还在怨恨我当年对她语气太重?”12年里,母亲时刻都在想着这些问题,“睁着眼睛,就想办法去找,闭上眼睛,想的还是她,无时无刻不想把她找回来。”尽管陪同的民警一再安抚,希望夫妻俩调整好情绪,但一路过来,江红霞还是哭了好几次。

  “闺女啊!我们终于找到你了!”团圆现场,当刘娜出现在父母面前时,极力告诉自己要冷静、克制的刘运来和江红霞紧紧抱住女儿,泪水止不住地淌。“走,咱们回家。”朴素简单的一句,胜过千言万语。“这条路,我们走了12年,一路上,我们从满怀希望到灰心失望,再到重新燃起信心,辛酸、悔恨、惊喜、急切,这其中的激动,我们说不出来,只能说,感谢,感谢重庆公安,感谢涡阳公安,感谢大家!”临行前,刘运来代表一家再三向警方表示感谢。

记者 舒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