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转一甲子 骨肉亲情难阻隔

时间: 2021-11-10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5025

  

62年后,两兄弟(左二为陶春友)再相会

  他是合川区太和镇的周承后,也是涪陵区蔺市街道的陶春友。近日,这两个名字重叠,周承后作为涪陵区蔺市街道白玉村村民陶春学失散62年的小弟,回家认亲了。

  当天早上,蔺市街道白玉村七组村民陶春学家热闹异常,仔细打理过的院坝中放着许多板凳,或坐或站聚集着一拨一拨的人,墙上红色条幅写着:欢迎回家。

  忐忑:

  离别62年的亲人即将相见

  坐在车上的周承后心情复杂,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要不了多久,他就要见到62年未见的家人。他不知道见到后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要说些什么话。

  下车后,周承后有些紧张,他一只手不自然地抓着衣角下沿,一只手紧紧握着儿子的手,从闹哄哄的人群中穿过,看到哥哥姐姐的第一眼,强忍着的情绪一下绷不住了,几人相拥而泣。

  1959年,父亲带着陶春学与年仅5岁的陶春友一起乘船到解放碑游玩,周末的闹市人头攒动,父亲一个转身,小儿子陶春友就不见了踪影,从此再无音讯。

  其实,走失的陶春友被好心市民送到了重庆市儿童福利院,后又被合川区太和镇周姓人家收养。此后,陶春友改名周承后,并一直在合川区生活工作,前些年从某中学退休。

  记忆:

  出现偏差多年寻亲未果

  “我一直记得房子旁边有个水凼,屋头的灯都是烧的桐油,屋里不亮堂。我记得有2个姐姐、3个哥哥,每次我们几个娃儿回家都要穿过一片竹林,从老屋后门回家。”虽然当时年纪很小,但周承后一直记得自己是个走失的孩子。他记得父亲带着他和三哥坐船到的重庆,记忆中多次出现“长寿”一词,便误以为自己来自长寿,多年来一直在长寿区找寻家人,但无所获。

  2021年6月,周承后的女儿看了中央电视台寻亲栏目《等着我》后,向浙江台州警方寻求帮助。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刑侦大队接寻亲信息后,于6月27日采集了周承后的血样并录入到全国公安机关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库。

  “经技术分析,今年9月,周承后的DNA比中涪陵区陶姓家族DNA,我们便将线索及时传递给了涪陵区公安局。”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民警介绍。

  鉴定:

  他与亲人仅隔176公里

  涪陵区公安局接到台州警方信息和公安部指令后,迅速组织民警开展摸排走访,发现蔺市街道白玉村村民陶春学有个弟弟于1959年走失,他们便采集了陶春学的DNA送到重庆市公安局法医DNA室进行检验比对。

  涪陵区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教导员李斌说:“今年10月22日,陶春学的DNA比中了周承后的DNA。经公安部专家复核比对,周承后就是陶春学1959年走失的弟弟陶春友。”

  盼了62年,弟弟终于回家了,陶春学非常激动:“60多年了,终于找到了,我说不出的高兴,太谢谢你们了!”

  按照当地风俗,回家先祭祖。三哥陶春学陪着陶春友去爸爸妈妈的坟前上香烧纸。每次跪下,陶春友都重重叩头。

  弟弟回家后的第一顿饭,陶春学特意请来厨子在屋门口摆上坝坝宴,各式肉类鱼鲜占了三分之二,一层摆不下就叠起二层。哥哥带着弟弟一桌挨着一桌敬酒,亲友们的“欢迎回家”给了陶春友莫大的温暖与感动。

  从合川到涪陵,相距176公里,从失散到重聚,隔着62年的漫长时光,虽然父母已经离世,不能为他们尽孝,但能够找到自己的家,与哥哥、姐姐相见,陶春友十分欣慰,表示今后一定会常回家走走、看看,因为这里有他的根。

  记者 张柳妞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时光流转一甲子 骨肉亲情难阻隔

  

62年后,两兄弟(左二为陶春友)再相会

  他是合川区太和镇的周承后,也是涪陵区蔺市街道的陶春友。近日,这两个名字重叠,周承后作为涪陵区蔺市街道白玉村村民陶春学失散62年的小弟,回家认亲了。

  当天早上,蔺市街道白玉村七组村民陶春学家热闹异常,仔细打理过的院坝中放着许多板凳,或坐或站聚集着一拨一拨的人,墙上红色条幅写着:欢迎回家。

  忐忑:

  离别62年的亲人即将相见

  坐在车上的周承后心情复杂,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要不了多久,他就要见到62年未见的家人。他不知道见到后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要说些什么话。

  下车后,周承后有些紧张,他一只手不自然地抓着衣角下沿,一只手紧紧握着儿子的手,从闹哄哄的人群中穿过,看到哥哥姐姐的第一眼,强忍着的情绪一下绷不住了,几人相拥而泣。

  1959年,父亲带着陶春学与年仅5岁的陶春友一起乘船到解放碑游玩,周末的闹市人头攒动,父亲一个转身,小儿子陶春友就不见了踪影,从此再无音讯。

  其实,走失的陶春友被好心市民送到了重庆市儿童福利院,后又被合川区太和镇周姓人家收养。此后,陶春友改名周承后,并一直在合川区生活工作,前些年从某中学退休。

  记忆:

  出现偏差多年寻亲未果

  “我一直记得房子旁边有个水凼,屋头的灯都是烧的桐油,屋里不亮堂。我记得有2个姐姐、3个哥哥,每次我们几个娃儿回家都要穿过一片竹林,从老屋后门回家。”虽然当时年纪很小,但周承后一直记得自己是个走失的孩子。他记得父亲带着他和三哥坐船到的重庆,记忆中多次出现“长寿”一词,便误以为自己来自长寿,多年来一直在长寿区找寻家人,但无所获。

  2021年6月,周承后的女儿看了中央电视台寻亲栏目《等着我》后,向浙江台州警方寻求帮助。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刑侦大队接寻亲信息后,于6月27日采集了周承后的血样并录入到全国公安机关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库。

  “经技术分析,今年9月,周承后的DNA比中涪陵区陶姓家族DNA,我们便将线索及时传递给了涪陵区公安局。”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民警介绍。

  鉴定:

  他与亲人仅隔176公里

  涪陵区公安局接到台州警方信息和公安部指令后,迅速组织民警开展摸排走访,发现蔺市街道白玉村村民陶春学有个弟弟于1959年走失,他们便采集了陶春学的DNA送到重庆市公安局法医DNA室进行检验比对。

  涪陵区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教导员李斌说:“今年10月22日,陶春学的DNA比中了周承后的DNA。经公安部专家复核比对,周承后就是陶春学1959年走失的弟弟陶春友。”

  盼了62年,弟弟终于回家了,陶春学非常激动:“60多年了,终于找到了,我说不出的高兴,太谢谢你们了!”

  按照当地风俗,回家先祭祖。三哥陶春学陪着陶春友去爸爸妈妈的坟前上香烧纸。每次跪下,陶春友都重重叩头。

  弟弟回家后的第一顿饭,陶春学特意请来厨子在屋门口摆上坝坝宴,各式肉类鱼鲜占了三分之二,一层摆不下就叠起二层。哥哥带着弟弟一桌挨着一桌敬酒,亲友们的“欢迎回家”给了陶春友莫大的温暖与感动。

  从合川到涪陵,相距176公里,从失散到重聚,隔着62年的漫长时光,虽然父母已经离世,不能为他们尽孝,但能够找到自己的家,与哥哥、姐姐相见,陶春友十分欣慰,表示今后一定会常回家走走、看看,因为这里有他的根。

  记者 张柳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