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桂香

时间: 2022-09-09 来源: 重庆法治报 编辑: 万 先觉 阅读量:14949

  ◎ 鲍安顺

  故乡天井湖公园里,大片的桂花树开花了,我去闻香,观赏它,求个心静。可是那桂花太香了,香得沁人心脾,让我无法安静下来。我想,公园里到处都是桂花树,我每走一步都能闻香,多好呀!

  我见过的桂花树很多,有几棵桂花树让我印象深刻,极为熟悉。那些桂花,长于山上古刹,生在幽谷庙宇,立落于乡村田野,寻常人家,一株比一株令人心仪。其中有一棵千年桂花王,长在故乡水龙山上西鸣寺的古刹门前,立于石墙堆砌的绝壁之上,浓荫华盖,风光迷人。每年花开时,我都领朋友去那儿,在桂花树下小憩。山风吹来,那花香吸入口鼻,弥漫五脏六腑,心神惬意,舒服极了。在桂花王的近旁,山间有一缕清泉,涓涓汇流成一池清澈的池水,照得见人影。我还看见,那池内满是硬币,耀眼发光,扑朔迷离。

  这株桂花王,闻名遐迩,让四方乡邻纷纷赶来顶礼膜拜,还有许多游客也慕名前来观光。我对它也很执迷,曾为它写过一篇短文叫《桂花雨》,竟然与学校课本上的一篇文章重题了。有人问我,两篇文章的写法大相径庭,有点风牛马不相及。我说,不,都是桂花飘香的灵性在作祟,它点燃了我,也点燃那位更知名作家的梦。

  其实,之前我也没有读过那篇同名散文。后来我读过后,觉得生命同源的感慨,那么五花八门,可是那点燃心智的内心,那写作意趣中的启迪与思考,其实是一脉相承。我想,写作对于人类的魅力所在,隐藏于人的精血与思想中,那滋滋作响的声音,如同桂花一样的芳香,长久的,深入的,在根本中是固化了的心结。

  故乡狮子山是禅宗之地,山上风光无限,绿色葱郁,分别有上、中、下三座清凉寺,目前中清凉寺仅存遗址。下清凉寺前,也有一棵桂花树,约有300多年。每天秋天,它花开得优雅,在清静的幽谷里,吸取了浓荫馥郁的精气,仿佛清凉寺的名字一样,散发着清凉之气。桂花树旁,是故乡的文化名人陈翥的墓园。陈翥是北宋著名学者,也是世界上撰写第一部林学专论典籍的林学家。他一生著书颇丰,从未出仕,被誉为“乡村真儒,道德真君”。王安石等一批文人来故乡铜陵时,都为他撰写过诗文,以示敬意。王安石有一句:“ 洒落襟怀超俗侣,能全道德卧林丘。”我读后,感觉那溢美之词,犹如桂花的香气,有着清凉之香,德馨之美。

  偶尔发现,故乡九榔村的田野上,竟然有一群寂寞的桂花群。那成群的桂花分成三小群,每群紧挨着不出数米远,都由几枝桂花树相拥而成。第一次见它时,甚为惊讶,在故乡的开阔之地,竟然有如此天生灵物,长成了古桂花树中少有的景致。那惊奇的方阵,蜂拥的气势,花香透天的馥郁,都让我叹为观止。那群桂花树,树龄都在200年以上,古色古香,生机盎然。可是,当我凝神目睹它时,竟然在内心生成了一种寂寞的失落感。因为,那桂花群,过去生长在荒滩野地,现在散落在一个寻常农业园里不起眼的角落里。至今,它仍然是寂寞的,那无人问津的寂寞让我心痛。那种痛是苍凉的,像人世间某种意味深长的嫌弃之痛。

  有位挚友,他在老家重建老屋封顶时,我去恭贺。那座富丽堂皇的新屋前,有一棵桂花树,树龄600年以上,九枝丛生,古朴沧桑,郁郁葱葱。朋友告诉我,当年他的高祖父在此地的老房子里生了9个儿子,后代子孙分散到各地,就像这九枝丛生的桂花一样,都有建树,人丁兴旺。朋友是小房后代,所以至今仍是老屋主人。那老屋破旧不堪了,朋友回家重建,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许多债。亲朋们纷纷说他傻,那在老家的建房款,可在城里买一套高档住房,况且建了房,他也不常回老家住呀。

  朋友坦然地告诉我,那是眼里只看见钱的人说的话。他之所以回老家建房,就是因为那棵九枝桂花树,那是他们家繁荣昌盛的根,也是他内心隐秘的乡愁,最深刻的故园牵挂!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2020 © 重庆长安网 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重庆法治报社 承办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0163号 渝ICP备15010797号 电话 023-88196826

重庆法治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23 - 88196822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重庆长安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在线投稿 请使用系统指派指定账号密码登录进行投稿。
故园桂香

  ◎ 鲍安顺

  故乡天井湖公园里,大片的桂花树开花了,我去闻香,观赏它,求个心静。可是那桂花太香了,香得沁人心脾,让我无法安静下来。我想,公园里到处都是桂花树,我每走一步都能闻香,多好呀!

  我见过的桂花树很多,有几棵桂花树让我印象深刻,极为熟悉。那些桂花,长于山上古刹,生在幽谷庙宇,立落于乡村田野,寻常人家,一株比一株令人心仪。其中有一棵千年桂花王,长在故乡水龙山上西鸣寺的古刹门前,立于石墙堆砌的绝壁之上,浓荫华盖,风光迷人。每年花开时,我都领朋友去那儿,在桂花树下小憩。山风吹来,那花香吸入口鼻,弥漫五脏六腑,心神惬意,舒服极了。在桂花王的近旁,山间有一缕清泉,涓涓汇流成一池清澈的池水,照得见人影。我还看见,那池内满是硬币,耀眼发光,扑朔迷离。

  这株桂花王,闻名遐迩,让四方乡邻纷纷赶来顶礼膜拜,还有许多游客也慕名前来观光。我对它也很执迷,曾为它写过一篇短文叫《桂花雨》,竟然与学校课本上的一篇文章重题了。有人问我,两篇文章的写法大相径庭,有点风牛马不相及。我说,不,都是桂花飘香的灵性在作祟,它点燃了我,也点燃那位更知名作家的梦。

  其实,之前我也没有读过那篇同名散文。后来我读过后,觉得生命同源的感慨,那么五花八门,可是那点燃心智的内心,那写作意趣中的启迪与思考,其实是一脉相承。我想,写作对于人类的魅力所在,隐藏于人的精血与思想中,那滋滋作响的声音,如同桂花一样的芳香,长久的,深入的,在根本中是固化了的心结。

  故乡狮子山是禅宗之地,山上风光无限,绿色葱郁,分别有上、中、下三座清凉寺,目前中清凉寺仅存遗址。下清凉寺前,也有一棵桂花树,约有300多年。每天秋天,它花开得优雅,在清静的幽谷里,吸取了浓荫馥郁的精气,仿佛清凉寺的名字一样,散发着清凉之气。桂花树旁,是故乡的文化名人陈翥的墓园。陈翥是北宋著名学者,也是世界上撰写第一部林学专论典籍的林学家。他一生著书颇丰,从未出仕,被誉为“乡村真儒,道德真君”。王安石等一批文人来故乡铜陵时,都为他撰写过诗文,以示敬意。王安石有一句:“ 洒落襟怀超俗侣,能全道德卧林丘。”我读后,感觉那溢美之词,犹如桂花的香气,有着清凉之香,德馨之美。

  偶尔发现,故乡九榔村的田野上,竟然有一群寂寞的桂花群。那成群的桂花分成三小群,每群紧挨着不出数米远,都由几枝桂花树相拥而成。第一次见它时,甚为惊讶,在故乡的开阔之地,竟然有如此天生灵物,长成了古桂花树中少有的景致。那惊奇的方阵,蜂拥的气势,花香透天的馥郁,都让我叹为观止。那群桂花树,树龄都在200年以上,古色古香,生机盎然。可是,当我凝神目睹它时,竟然在内心生成了一种寂寞的失落感。因为,那桂花群,过去生长在荒滩野地,现在散落在一个寻常农业园里不起眼的角落里。至今,它仍然是寂寞的,那无人问津的寂寞让我心痛。那种痛是苍凉的,像人世间某种意味深长的嫌弃之痛。

  有位挚友,他在老家重建老屋封顶时,我去恭贺。那座富丽堂皇的新屋前,有一棵桂花树,树龄600年以上,九枝丛生,古朴沧桑,郁郁葱葱。朋友告诉我,当年他的高祖父在此地的老房子里生了9个儿子,后代子孙分散到各地,就像这九枝丛生的桂花一样,都有建树,人丁兴旺。朋友是小房后代,所以至今仍是老屋主人。那老屋破旧不堪了,朋友回家重建,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许多债。亲朋们纷纷说他傻,那在老家的建房款,可在城里买一套高档住房,况且建了房,他也不常回老家住呀。

  朋友坦然地告诉我,那是眼里只看见钱的人说的话。他之所以回老家建房,就是因为那棵九枝桂花树,那是他们家繁荣昌盛的根,也是他内心隐秘的乡愁,最深刻的故园牵挂!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